"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六界直播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发个朋友圈

    作者:食百骸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7-06 12:12:1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师兄很妖孽 鸿蒙道尊 三界论道 落雨剑决 修仙毒瘤 大道之极 凡人狂徒 洪荒之太虚元尊 

        这还是我第一次吻男人的唇,那么柔软,那么香甜。

        他似有情动,搂得我更紧了些,舌尖撬开我的唇,想要勇闯门关。

        我脑袋轻轻往上一磕,敲在他脑门上:“忘记我说的话了?只能我撩你!”

        “哈哈!”苏楼顿时一脸痛苦以及无奈的表情,还有意犹未尽的笑意?!昂冒?,那就等女王陛下早日招幸奴家,奴家会暖床,会哄人,还会更多哦!”

        “滚!”我笑着给了他一拳,然后道:“吃早饭了吗?”

        “知道你会晚起,所以来的时候都买好了,在那个全是花的餐厅里?!彼章サ?。

        “那是春阑苑,昨儿我和阿颖取名字了?!蔽夜戳艘幌滤南掳?,然后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珠:“你先去吃吧,我还得换衣服化妆?!?br />
        “嗻,我的女王陛下!”

        “滚犊子!”

        苏楼大笑离去,我舔了舔嘴唇,除了牙膏的薄荷味,还有些微他的气息,中和了牙膏的涩味。

        接下来我画了个精致的妆容,恩,很精致,画了眼线、眼影、眉毛,还用了腮红和闪粉,整个妆容一下子立体起来。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从未在镜子里看见过这样的自己,漂亮,不比任何一个女人差的容貌,大方,而且更加自信。那双眼睛,如果是在以前,美则美矣,却和脸型根本不搭,戴上眼镜之后更是有一种被封印的感觉。如今,它总算在恰当的脸上,绽放出最美的光泽来。

        我卷了我的头发,用发簪在头上高高挽起,再戴上阿颖送我的珍珠耳链,因为一人一只,我戴在了左边,长长垂挂下来,显得我的脖子格外修长白皙。

        茶白色的长款连衣裙,莲花瓣似的抹胸设计,露出我精美的锁骨,也挺立了我本就傲人的胸脯,小腰被收拢,包裹着臀部,那惊人的S曲线,就连女人都要羡慕,下摆宽松了下来,里衬是绸面,外面一层轻纱,辅佐以层层叠叠的羽毛和珍珠配饰,一下子将整件裙子衬托得立体起来。

        我本来个子就高,再穿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苏楼说得对,今天的我,就是女王陛下!

        “白嫮,你不一样了!”

        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在香水的雾气中轻轻转一圈,然后走出房子去。

        来到春阑苑门口,正遇见也才打扮好的阿颖,我的眼中瞬间亮了,这还是阿颖吗?

        一身藕色长裙,褶皱的吊带挂在脖子上,将她的胸型勾勒得宛若两座傲人的高峰,肩膀处的大片留白,白皙柔嫩,搭配上那只珍珠耳链,真的是绝美的精致。

        “阿颖,你真漂亮!”我上前痴痴地看着她:“电视里的那些明星也不如你?!?br />
        “你才是真的美呢!”阿颖也是含笑走来,牵起我的手:“我的小白,是天底下最美的美人儿!”

        “好,那今儿咱们姐妹两,艳压群芳!”

        于是,我们雄赳赳气昂昂进了餐厅。

        苏楼正给我们热牛奶呢,毕竟从外面买来的,不怎么热了。听见我们高跟鞋的动静,抬起头来,那一瞬,眼睛里的惊艳就宛若炸开了的礼花一样。

        “你们……”

        我笑着在他的下巴上勾了一下:“先生,你的牛奶撒了!”

        苏楼连忙低头,果然倒牛奶的时候直接倒在了桌子上,还溅了自己的一身。他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苦笑:“你们又不是上战场,怎么打扮得这样漂亮,搞得我像是收破烂似的!”

        “你怎么都帅??!”我笑着拿起一片吐司,从苏楼手中接过热牛奶,吃了一口,便笑了起来。

        “不是这样说的,你们这样让我压力好大呢!”苏楼以手扶额,然后摆摆手道:“不行,我也要去换身衣服,你们先吃?!?br />
        “随你?!?br />
        我和阿颖才吃了个半饱,苏楼就已经焕然一新过来,一件白到发光的白衬衫,外面一件银灰色的西装,勾勒出他不胖不瘦的标准身材,再搭配一个领结,端的是一派男明星走红毯的造型。

        “好吧,三人一起上战??!”

        半小时后,我们吃过早饭,来到了苏楼给我买的车前。

        “还不能睁眼吗?”苏楼一出来就让我闭着眼睛,然后带着我和阿颖直接飞下来。

        “等等啊,好了,到了,你数三下睁眼吧?!?br />
        “一二三?!?br />
        睁开眼,便是那辆我看了许久的火红的大吉普,果然实物看起来比照片要更帅,更震撼一点。

        “你果然买了啊,这辆车我们嘉成市的车城里说不好定呢!”

        “打开后备箱?!?br />
        我听话地打开后备箱,打开的一瞬间,又是一片火红,满车厢的红玫瑰,简直将内饰每一个地方都铺满了!

        我又是感动又是哭笑不得:“你这得残害多少花???”

        “没看出来你这样圣母的??!”苏楼笑问。

        我顿时佯怒:“老娘偶尔圣母一下,偶尔装一下不行吗?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你怎么样我都是喜欢的!”

        “这还差不多!”我摸着这些玫瑰花,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惊喜和开心?这还是我第一次收花呢,还是以这样土豪的方式,得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我发个朋友圈,发个微博!”我顿时掏出手机,做起了摄像师,阿颖也紧随其后,那八卦的小眼神,早就已经按捺不住那颗躁动的心了。

        拍完,修图,发朋友圈,然后发一句酸不溜丢的话:“哎呀,今天过生日,男朋友送的呢,真讨厌,都没有地方养了!”

        这句话绝对够婊,我就不信恶心不死朋友圈那些一起只会骂我的人!

        “十点半了,走吧?”苏楼笑得合不拢嘴,又是一脸宠溺,看得我是心情大好。

        苏楼定的地方,自然不会是普通场所,而是嘉成市最大,也是最豪华的五星级餐厅,里面的装修偏禅意,偏日式,服务人员的礼数好到就像是受过专业的训练似的,让人如沐春风。

        “您好苏先生,已经按照您的吩咐,为已经先到的客人准备了餐前甜品?!币晃簧泶┖头呐庸?,半蹲行礼,对苏楼柔声道。

        “好,我们先过去?!?br />
        来到礼堂的时候,我顿时有些蒙圈,我以为是几个相识之人的聚餐,档次高点没事,充其量一桌人也就够了,可怎么进去,居然有三十几桌?什么情况?

        而且最要紧的是,这些人都是谁?怎么七七八八都乱哄哄得闹作一团?再仔细看,咦,那不是胡德镇吗?哎?邵文骏?郑贤靖?刘才先?

        苏楼见我满脸的疑惑,低下头微微一笑:“算是让公司聚餐了?!?br />
        “聚餐是聚餐,可这是我生日??!”我皱眉,我还是不大喜欢这样的热闹。

        苏楼便笑道:“别着急,我们在里面,不在外面?!?br />
        说着,我们在众人瞩目之下,去了礼堂里面的一个独立包间,这个包间倒是雅致,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恰是一处花园,景色也好。

        此时包间里已经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陈佳明,一个是黄莹。

        这两人本来关系也不好,这个时候虽都应邀而来,但彼此之间也只是各自玩着手机,并没有过多的话。

        我一进去,他们两人便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着我,居然是黄莹先捂着嘴,不敢置信得问:“你、你是白嫮?”

        “是啊,好久不见,黄莹!”我笑着过去与她握手。

        黄莹还是一直处于一直蒙圈的状态,但好歹人在高位,见多识广一些,很快也就回了神来,不由叹道:“你真是变得太多了,若是在路上看见你,我必不会认为这是你?!?br />
        “人总是会变?!蔽倚α?。

        “是啊,人是会变的?!被朴ㄇ嵝σ簧?,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我才发觉,她今日虽穿了小礼服,但也是宽松的裙子,这样坐下来之后,她的小腹还是微微隆起的:“这样算起来,快六个月了吧?”

        “六个月多了?!被朴ㄐψ哦晕抑辶酥灞亲樱骸罢夂⒆诱嫣?,除了肚子大不方便,我既不孕吐,也不忌口,太省心了?!?br />
        “有母如你,他自然也护你周全?!蔽倚Φ?。

        “说起来,这件事我还一直没有机会感激你,之前也想请你吃饭来着,但是家里那位似乎不大乐意,只好作罢?!被朴嘈ζ鹄?。

        我察觉了她苦笑之中的没落,便问她:“怎么了?吴梁的问题?”

        黄莹也不瞒我,微微点头:“我和李梦媛的走向何其相似,前段时间我发现他在外面又养了一个女人?!?br />
        “呵,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吐槽一声,又问她:“那你打算如何?”

        “我什么也不打算,只要我的孩子平安生下来,我也不怕他像对待李梦媛一样对待我,我和她不同的是,我抓住了他的经济命脉,在公司里,我随时可以吃掉他的股份。他若是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他一辈子爬不起来!”黄莹狠狠道。

        这种事,我不置可否,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但是吴梁这个人,我可真是觉得够人渣,对一个是这样,对两个也是这样,可见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转头对一直看着我的陈佳明招了招手:“过来啊,愣着干嘛?”

        “哦,哦哦!”陈佳明这才狐疑得过来,可我总觉得他的神色除了狐疑,还有一些我说不清的感觉。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