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楔子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叶罗丽之你是我唯一的光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是我非鱼 念念不离心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远大钱程绿翻红 寄居天神 拥抱在花开之日 

        苗山寂静。

        夕阳如血,从重重山峦中徐徐沉下,将无边林莽染上一片瑰丽的金色,更装点出山中的烂漫秋意。

        山脉南面的一处深谷,却连一丝阳光也没有,七道浓黑的烟雾从谷底蒸腾而上,悬停在山谷上空,宛如在碧空中绽开了七朵妖异的墨莲。

        这便是传说中的武林七大禁地之一,天风谷。

        山峦绵延的青色到此戛然而止,每一块岩石都呈现出浓黑的色泽,其中还点染着若有若无的金光,远远望去,昼夜也仿佛在这里错乱,一片瑰丽的夜空画卷般地在青山深处铺开,衬着周围煌煌日色,显得分外诡异。

        传说此谷位于天地阴阳交界之处,钟灵毓秀,生长着千种奇花异草。这里本是苗人采药收蛊的胜地,然而,数十年前,这片山谷突然被无数金蚕蛊占据。

        金蚕蛊是《蛊神经》上排名第一的毒物,若能役使,得一便可称霸一方,是武林中极为罕见的至宝。成千上万只金蚕蛊竟同时出现,布满了天风谷中的每一寸土地,成为武林中旷古未闻的奇观。

        然而,没有人敢觊觎谷中的金蚕。

        那七道烟雾,乃是比桃花瘴更毒的毒障,中之立死,足以让侵犯者尸骨无存。即便精通蛊毒之术的高手,也挡不住任意十只金蚕蛊的合击,更何况谷中金蚕何止千万!

        于是,苗人蛊师中暗自流传着一个不敬的传说——即便是蛊神亲自下凡,也无法踏足天风谷一步。

        唯有每年中秋例外。

        这一日,谷底的黑障会稍稍散开,满谷的金蚕也会让开一条小道,从谷口直通谷底。这最神秘的禁地仿佛得到了神魔的赦令,网开一面,默默等候着大胆的访客。

        然而,每到这个时候,人们却更加远远躲开。只因他们知道,这一日的天风谷,远比平时还要可怕。

        谷中除了千万金蚕外,还栖息着七头上古异兽。

        七禅蛊。

        这些异兽就沉睡在谷底的神魔洞中。每隔七年的中秋之夜,神魔洞开启,它们便会苏醒。此间若有人闯过天风谷,踏足神魔洞,便会引起神兽震怒,不光侵犯者尸骨无存,还将给整片苗疆带来巨大的灾难。

        没有人怀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七年之前的中秋夜,附近十八峒的苗人都听到一声兽吼,吼声惊天动地,山峦动摇。此后干旱、蝗灾、天火……相继而来,折磨了十八峒苗寨整整一年。

        从此之后,再无人敢侵犯这神魔之怒。

        吉娜却是个例外。

        她去天风谷并不是为了采药、寻蛊,而仅仅因为,她想再看一眼这栖息于深谷的神兽。

        某个深夜,熟睡中的她被兽啸惊醒,几个哥哥都被吓得哭了起来,唯有她好奇地打开窗,四处张望,想看一看传说中的神兽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

        然后,她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时,天空呈现出瑰丽的紫色,琉璃一般清明、通透,没有一丝瑕疵。一团夺目的光晕明月般悬浮在天际,却是如此耀眼。

        她并没有看到狰狞恐怖的神兽,而看到了一双正从光晕中缓缓消散的眸子。

        那双眸子是如此夺目,哪怕漫不经心地看上一眼,也会永生难忘。它却又毫无形迹,仿佛只是光与风偶然的邂逅。

        然而,天地之间的一切美丽、威严、智慧却都在这里汇聚、沉淀。这双眸子中涵盖的竟是无限广袤的天空,是滋长万物的大地,也是阅尽众生的轮回。

        这是只有神佛才有的眸子。

        它不仅仅是天地间最无言的大美,也是人们心中永远的**、光明与梦想。

        吉娜努力睁大眼睛,想将它看得更清,但那光晕却在无声地破碎,飞散,化为万亿尘埃。她看到的,只是这眸子消失前的惊鸿一瞥,却觉得如此熟悉,仿佛在渺不可知的前生,她已悄悄凝视了千年。

        或许,前生她就是一只鸟儿,默默地守候在它身旁,为它歌唱,为它落泪,为它思念。

        千万年的相思还没有回报,今生,她那幼小的心已再度被它迷惑。

        吉娜伏在窗棂上,直到东方发白。她心中暗暗发誓,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身在何处,也要再见它一面。

        那年她才八岁。

        七年后,吉娜长成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苗山中各种传说里的鬼山、魔地都去探访了一番,却再没有发现这双眸子的影子。于是,她对神魔洞的向往也就越来越强烈,好不容易被她等来了神魔洞重开的机会,又岂能放过?

        八月十五那天,吉娜早早出门,赶到天风谷前,太阳还没有落山,吉娜就坐在山崖上,吃过干粮,又重新收拾好了包裹,沿着古藤下到了谷中。

        今日的天风谷,黑障退去,景色清明了很多。谷中没有生长花木,只有一种极粗的藤萝,在漆黑的岩壁上纠结盘旋。仿佛传说中的上古巨人,挥动如椽巨笔,在石壁上写下的怪异文字。点点金光就从这些文字的空隙中透出,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

        吉娜知道,这些金光就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金蚕蛊了。

        她仔细看去,这些金光并非嵌在岩壁上,而是悬??罩?。每一道金光,都笼罩着一团极薄的雾气,宛如一个个水泡,只要轻轻一碰便会破灭,其中的金蚕就会破壳而出,恢复出狰狞的姿态,将侵犯者撕咬粉碎。

        吉娜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绕开岩壁,向神魔洞方向行去,刚走了两步,就绊在了一块石头上,重重地跌了一跤。

        吉娜从落叶中爬起来,正要向那石头踢上两脚泄愤,却发现那石头竟发出一声**,缓缓动了起来!

        即使是吉娜胆大,也不禁惊得大叫。定睛一看,脚下的不是石头,而是一个人!

        那人从头到脚都被一袭黑色斗篷遮得严严实实,看不清面貌。他挣扎着,似乎想站起来,但又力不从心,只得倚着岩石坐下,两道冷光从斗篷下透出,狠狠盯在吉娜身上。

        吉娜也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指着他膝盖道:“你受伤了?”两三寸长的羽箭从那人膝头透出,箭尾青羽已被鲜血染红。

        那人的目光更加冰冷,却并不回答。

        吉娜是个毫无心机的孩子,虽然隐约感到了他的敌意,却不忍见死不救,她急忙赶过去,掏出手绢帮那人包扎伤口。

        那人失血太多,已无力抵抗,只得任由她摆弄。他的目光一直冷冷盯着吉娜的动作,若这个小姑娘不是真心为他治伤,那么就算不能起身,也至少有七种方法能立刻杀死她。

        吉娜完全不知道他的心思,仔细为那人包好了伤口。

        那人的目光也缓和了些,对吉娜道:“把我胸口的红色瓶子拿出来,喂我吃下去?!鄙羲溆行┧谎?,但仍掩不住妩媚好听。

        吉娜不由完全怔住了:“是个姐姐?”

        那人声音陡然一厉:“快!”

        吉娜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在她怀中一阵乱掏。没想到她身上藏着这么多各式各样的瓶子,正一个个分辨,却不小心触到她的伤口,那人闷哼一声,正要发怒,又强忍了下去。

        好不容易吉娜找出药丸,喂她服下,又见她失血过多,于是将随身的水袋解开,递了过去。

        那人没有喝,只闭目坐着。过了一会儿,似乎是药效发作,那人渐渐缓和过来,对吉娜道:“小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吉娜怕说出神魔洞的传说,会将她吓坏,于是编了个谎言:“我帮阿婆采药,不小心迷路才走到这里的?!?br />
        那人将信将疑地看了她一眼,却也并不再问。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道:“小姑娘,你可知道我是谁?”

        吉娜睁着大眼睛,摇了摇头。

        那人缓缓道:“我是百蛊门门主,蓝彩衣?!?br />
        吉娜点了点头,却是一脸茫然。

        蓝彩衣见吉娜没有听过她的名字,有点失望地叹息了一声:“我因为被坏人追杀,才会昏迷此处?!?br />
        吉娜又茫然地点了点头。

        蓝彩衣道:“我本要去神魔洞取七禅蛊,没想到在这里中了敌人的埋伏……”

        吉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道:“七禅蛊?那是什么???”

        她不禁想起了七年前看到的那双眸子,难道这眸子的主人,竟然就叫做七禅蛊?

        那人有些不耐烦:“你背我去神魔洞,我再告诉你?!?br />
        她似乎颐指气使惯了,说出话来一派命令的口吻。吉娜倒也不以为忤,答应了一声,背起蓝彩衣就走。

        蓝彩衣目光闪烁,心中盘算,一到神魔洞,就杀人灭口。

        吉娜背着蓝彩衣,气喘吁吁地在山路上跋涉着。好在她年纪虽小,但在苗疆爬高窜低也习惯了。她一面爬山,一面还不时地回头问问蓝彩衣累不累,伤口痛不痛。蓝彩衣看她一派天真,不似作伪,防备之心也渐渐淡了。

        涉过一条小河,蓝彩衣让吉娜在草地上休息,缓缓道:“七禅蛊,传说乃是七只上古神兽,经异人练化后,具有惊天动地的无上威能。一旦寄身,寄主的一切都将被神蛊改变,从此,剑术、内功、杀气、智慧、容貌……无一不臻于绝顶。这就是七禅蛊的力量,也是天下人觊觎它们的原因?!?br />
        吉娜听得目瞪口呆,她久处苗疆,对蛊术也略有了解,但却从未听说蛊术能给人如此大的改变。

        蓝彩衣对她的少见多怪不屑一顾,继续道:“十几年前,书生邱渡无意得到了七禅蛊,顿时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成为天下敬仰的大侠。但邱大侠不幸在武林大会中,与魔教长老同归于尽。七禅蛊也受到了重创,其中六只都陷入了常年沉睡,只有此生未了蛊受伤最轻,每隔七年苏醒一次,为七禅蛊遴选新的主人?!?br />
        她看着岩壁上的点点金斑,脸色变得沉重起来:“天风谷有万千金蚕蛊把守,除了中秋之外,绝没有任何人能靠近。而神魔洞中的金蚕,却比谷中还要多上千倍!”

        吉娜看了蓝彩衣一眼,有些担忧地道:“这么危险,姐姐现在身体又受伤了,可一定要小心……”

        蓝彩衣的笑声中有些苦涩:“没有什么小不小心的。我此去神魔洞,就是要接受此生未了蛊的考验。它若认可,我从此成为七禅蛊主人,金蚕蛊也自会追随我左右。若不,我便会被那些金蚕撕咬得粉身碎骨?!?br />
        吉娜大惊失色:“那……那姐姐还是不要去了,还是等七年后养好了伤……”

        蓝彩衣挥手打断吉娜的话:“金蚕蛊天下无敌,养不养好伤对结果毫无影响,何况……”她的声音透出些许苦涩,“何况,这已是我唯一的机会?!?br />
        吉娜愕然:“为什么?”

        蓝彩衣道:“十年前,我修炼蛊术走火入魔,多方搜索奇方异术,才勉强苟延残喘,活了下来,如今药物的作用越来越小,我已等不到下个七年了!”山风吹来,她紧紧抱着黑色斗篷,肩头却仍在微微颤抖,看上去宛如一头被逼到绝境的母兽,痛苦而无助。

        吉娜眼中波光盈盈而动,喃喃道:“没想到姐姐这样可怜……”她抬起眸子,“可是,姐姐有成功的把握么?”

        蓝彩衣冷哼了一声,似乎不屑吉娜的疑问:“七禅蛊虽然难得,但我却是天下极少数拥有神蛊钥匙的人之一?!?br />
        吉娜不禁又起了好奇心:“哦?七禅蛊的钥匙,到底是什么???”

        蓝彩衣看了吉娜一眼,道:“告诉你也无所谓,因为你就算知道了,也是得不到此生未了蛊的认可的?!?br />
        吉娜脸上一红,分辩道:“我可没有想要……”

        蓝彩衣冷笑一声,指了指自己笼罩在黑纱下的脸:“这就是钥匙!”

        吉娜瞪大眼睛,全然不明白她的意思。

        蓝彩衣的眼中泛起光芒:“上次战斗后,其他六蛊都陷入常年沉睡,因此,替七禅蛊选出新主人的责任只能落在了此生未了蛊身上。此生未了蛊的作用就在于改变寄主的容貌,因此,它选择主人的标准不是武功,而是容貌?!?br />
        容貌?

        吉娜不禁一怔。

        蓝彩衣将目光投向远天,傲然重复了一遍:“传说此生未了蛊乃是天上神魔,它能让每个人看到心中对至美至爱的想象。因此,也只有真正的绝色美人,才能得到此生未了蛊的认可?!?br />
        至美至爱。吉娜听着她的话,脸上流露出痴迷之色。

        她不禁又想起了那双眸子,难道这就是自己心中的至美至爱么?

        那它们又属于何等样的绝色佳人呢?

        一阵山风吹来,将吉娜从失神落魄中唤醒,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怀疑地望着蓝彩衣,却说不出话来。

        蓝彩衣的容貌隐在黑纱下,看不真切,但隐约觉得肤色黧黑,加上如今满面血污,蓬头垢面,又哪里有一点绝代佳人的风华?

        蓝彩衣看到吉娜直愣愣地看着她,不禁心头火起。

        百蛊门门主蓝彩衣,当年乃是赫赫有名的苗疆第一美人。只是近年疾病缠身,少走江湖,加之百蛊门势力日益削弱,沦为江湖三流门派,声势才渐渐淡了下去。这第一美人之称,也被白水堡主夫人抢去了,此事蓝彩衣深以为恨,若不是如今身处荒郊野岭,正是用人之际,真恨不得将吉娜一掌拍死。

        吉娜见蓝彩衣满面怒容,连忙把头低下,摆手道:“我,我只是想看清姐姐的样子……”

        蓝彩衣冷哼一声:“你真的要看?”

        吉娜怯怯地思索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蓝彩衣缓缓将脸上黑纱揭下。

        吉娜“啊”了一声,跌坐在草地上。她此刻的神情完全不似看到了绝色美人,而是光天化日之下见到了厉鬼。

        眼前这张脸,也真的和厉鬼相差无几。

        粗糙黧黑的皮肤上,遍布着铜钱大小的白斑,白斑间隙点缀着无数状若蚕豆的疮疥,其中几颗也已破皮溃烂??谘塾傺嵝?,鼻子高高肿起,仿佛刚被人狠揍过一顿,看去惨不忍睹。

        蓝彩衣冷哼一声,将黑纱罩上,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是这个样子?!?br />
        吉娜惊得说不出话,只好拼命点头。

        蓝彩衣道:“七年前,我曾去过神魔洞一次。那时,神魔洞的秘密刚刚传晓江湖,自不量力去取蛊的人,竟有两百多个。只可惜,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br />
        吉娜看了看蓝彩衣,想说:“那你不是被金蚕咬成这样的吧?”却终于没敢说出口。

        好在蓝彩衣没有看她,而是遥望远方,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我能活下来,多亏亲眼见到了秦梦楼被金蚕咬得粉身碎骨的一幕?!?br />
        吉娜愕然:“秦梦楼又是谁?”

        蓝彩衣答道:“白水堡主夫人。自我练蛊入魔,闭门修养后,她就成了苗疆第一美人。当年迷恋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白水堡堡主为了得到她,也不知杀了多少人,费了多少财力,耗了多少心机。成亲那日,聘礼是三斛南越明珠,真是古今无有的奢华。一时之间,普天下的女子无不艳羡,叹恨上天不公,没让这样的好事落在自己头上?!彼崆崂湫α艘簧?,“可谁知道,白水堡主本是断袖之人,对女色毫无兴趣。他费尽心机迎娶秦梦楼,又对她百依百顺,只不过是要骗她替自己取蛊罢了!”

        吉娜听得似懂非懂:“但她为什么会死呢?”

        蓝彩衣摇了摇头,“只因为她的美貌还不够?!彼纳糁杏行┦?,“在她入洞之前,我曾仔细打量她的容貌。自负虽未必弱于她,但最多也就在伯仲之间。她没有得到此生未了蛊的认可,当年的我也未必能。因此,那一年,我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悄悄从洞口逃走了?!?br />
        她长长叹息了一声:“七年来,那一幕无时无刻不重现在我脑海,满天兽啸,金蚕振翅声震耳欲聋,血雨纷扬坠落,人们惊惶逃避,这恐怖如炼狱一般的场景中,我却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至美的影子?!?br />
        “那就是此生未了蛊的幻影?!彼纳羧缟椒缫谎嗝?,“那是凡人无法想象的美丽,只要看过一眼,就会不惜粉身碎骨,也要沉醉在它怀中。如果说,以前我是为了治疗伤势来取七禅蛊,那么自从见它之后,我宁愿用所有的生命,来祈求它给我一日的美丽?!?br />
        她顿了顿重重地重复了一句:“和它一样的美丽?!?br />
        吉娜不禁想,如果此生未了蛊幻化的是每个人心中的至美至爱,那她所看到的幻影,和蓝彩衣的应该不同吧。但那种痴迷的心境却是一样的执著——宁愿死去,也要再看它一眼的执著。

        蓝彩衣的声音渐渐有些苦涩:“之后,我用了一年的时间,练成了早已绝传的刹那芳华蛊?!?br />
        吉娜讶然:“刹那芳华蛊?这又是什么东西?”

        蓝彩衣道:“刹那芳华蛊的作用也是改变寄主容貌,但与此生未了蛊不同,它是常年压榨寄主的美丽,只让它在某一个时刻绽放出来。也就是说,它会让练蛊之人平日变得极丑,而只在某一时刻,将美丽全部释放。变丑得越厉害、时间越长,那一刻的美丽也就越是动人?!?br />
        她的手从自己脸上拂过,动作中似乎有无限的眷恋,声音在轻轻颤抖:“为了一个时辰的美丽,我忍受了七年的丑陋。七年来我戴着黑纱,日夜带着这张不堪入目的脸,就是为了在今夜面对七禅蛊的一刻!”

        她声音有些哽咽,胸口起伏,仿佛承受着无尽的痛苦??梢韵爰?,这七年她过着怎样不见天日的日子。

        吉娜渐渐觉得她非??闪?,只得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上路吧?!?br />
        蓝彩衣深吸一口气,渐渐平复下来,让吉娜将自己背上,向神魔洞行去。

        夕阳渐渐隐没,一轮皓月爬上苍穹。

        万仞绝壁上,沉睡的金蚕发出七彩光晕,宛如一个个悬停在空中的水滴,映得整个天风谷美丽非常,却也诡异非常。

        中秋朗月的照耀下,神魔洞宛如一头巨兽,静静伏于山谷尽头,洞口两条石笋高高耸起,直插苍穹,宛如巨兽口中的利齿。洞中看不见丝毫亮光,仿佛张开的一张阔口,耐心等候着踏入它领地的猎物。

        吉娜惊讶地发现,洞口已经有了一个人。

        那人侧卧在洞口的一方青石上,正在鼾睡,身上衣衫褴褛,还散发出阵阵臭味,分明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乞丐。

        老乞丐头发本已全白,却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污泥,显得灰白斑驳,说不出的肮脏。脸上皱纹纵横交布,看上去已经有一百岁还不止。更为可怕的是,他的眼睛早已被剜去,只剩下两个深深的黑洞,让这张苍老、丑陋的脸更添上了几分狞恶。

        吉娜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寨东的阿盘婆死的时候,脸上也是这般灰噩的色泽,心中不免有几分害怕,怯怯地躲在蓝彩衣身后。

        蓝彩衣扶着吉娜,目光死死盯在这个乞丐身上,似乎想看明白他的来历。

        她行走江湖多年,当然知道不可以貌取人的道理。然而当她小心翼翼地将内息探出,却收不到丝毫回应——这老乞丐竟似全然不会武功一般。

        蓝彩衣心下一惊,神魔洞位于天风谷深处,若他具是个不会武功、又奄奄一息的老乞丐,又怎么可能找到这人人畏惧的武林禁地?

        难道这人竟是绝顶高手,已能将内息练到无形无迹的地步了么?

        正在惊讶,那老乞丐竟缓缓从巨石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似乎在侧耳倾听什么,嘶声道:“终于有人来了么?”

        蓝彩衣皱眉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那老乞丐咳嗽了几声,摇头道,“丫头,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我在这里住了十四年了?!?br />
        蓝彩衣的脸色更加凝重:“你住在这里?”

        老乞丐伸出手,捶了捶早已站不直的腰,叹息道:“我在这里守护七禅蛊?!?br />
        一听到七禅蛊三个字,蓝彩衣脸色陡变,一手悄悄向怀中掏去。

        老乞丐似乎看透她的心思,脸上皱起一个笑容:“我记得了,你叫蓝彩衣,七年前来过?!?br />
        蓝彩衣的手突然止住,愕然道:“七年前,我并没有见过你?!?br />
        老乞丐笑道:“那不过是我不想让你们看见罢了?!彼忠×艘⊥?,“丫头,你若是蓝彩衣的话,就不必进去了,免得枉自送了性命?!?br />
        蓝彩衣眉头皱起,怒道:“为什么?”

        老乞丐悠然道:“因为你和秦梦楼一样,都还不够被此生未了蛊认可的资格?!?br />
        蓝彩衣怔了怔,重重冷哼一声:“你凭什么说我不能?你又老又瞎,难道还能分辨美丑不成?”

        老乞丐摇头道:“我虽眼瞎,心却不瞎。我在此守护七禅蛊多年,只得了一个好处,就是能听懂蛊语?!?br />
        蓝彩衣冷笑更浓:“蛊语?那它说什么?”

        老乞丐笑了笑,指着洞中道:“此生未了蛊说,你最好不要进去?!彼倭硕?,又道:“七年前,我也曾这样劝过秦梦楼,可惜她不相信?!?br />
        似乎为应证他的话,那些悬停在崖壁上的金蚕蛊突然闪烁起来,发出夺目的彩光,将山谷照得一时透亮,又缓缓黯淡下去。

        蓝彩衣的目光死死盯在老乞丐身上,似乎在分辨他话中的真假,渐渐的,她的怒火也随金蚕的彩光熄灭,她冷笑道:“老瞎子,你这次可看走了眼,我已不是七年前的蓝彩衣!”

        她突然一挥手,将脸上黑纱揭下。

        十五的月光宛如流水一般,垂照在她的脸上。

        吉娜正要捂上眼睛,双手却宛如被无形的绳索套住,停在半空中。

        她此生绝未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

        那张原本丑陋的脸不知何时已变得细腻温润,仿佛是整块美玉雕成,没有分毫的瑕疵。而脸上的每一分线条都是如此精致、完满,仿佛经过了神匠精心刻画,美得竟全然不似真人。

        吉娜心中不由暗暗惊叹,是怎样的蛊术,才能造就出这样一张完美的脸。

        苗女多美貌,吉娜见过的美人并不少,她本人虽然年幼,但也出落得清秀娇俏,可谓百里挑一之选,但无论何等样的美人,都会有些许遗憾,造物总是如此吝啬,不会将真正完美之物赐予人间。

        然而,经过了刹那芳华那近乎残忍的锻造,蓝彩衣的容貌真正泯灭了一切瑕疵,七年的压抑、扭曲的美丽,终于在这一刻喷薄而出,绽放出妖异般的光芒,几乎灼伤了吉娜的眼睛。

        蓝彩衣似乎十分满意吉娜的惊讶,徐徐转向老乞丐,傲然道:“现在,老阁主能否帮我再问问此生未了蛊呢?”

        明月照在她绝美的脸上,她整个人仿佛都散发出逼人的光彩,与刚才重伤委顿判若两人。

        或许是因为不能看见她的脸,老乞丐的神色并未有太多改变,他刚要开口,一个淡淡的声音却从几人身后传来:“蓝姑娘此刻的容貌,正应了古人一句话之评?!?br />
        众人骇然转身,就见身后的空地上,不知什么时候竟多出了一顶镂花软轿。

        轿子样式十分古雅,紫檀轿身上雕着仙鹤云藻,看上去十分华丽,青玉色的轿帘徐徐垂下,让轿中人的身影也变得隐约起来。

        蓝彩衣心下一沉,荒山野岭之中,人行走都极为困难,何况一顶轿子?更何况,他来到自己身后,自己竟完全没有察觉!

        蓝彩衣眉头深深皱起,轿中人的武功显然更在她之上,若也是为七禅蛊而来,倒是个真正的劲敌。

        轿中人顿了顿,似乎在等几人的惊愕散去,才徐徐将刚才的话说完:

        “美则美矣,全无灵魂?!?br />
        蓝彩衣脸色陡变,欲要发作,却忌惮那人武功了得,只有强压心火,怒目而视。

        轿帘在夜风中轻轻飘扬,宛如空中的一段夜云。

        却听那人道:“此生未了蛊天生神物,所求所待,绝不是妖蛊之术造出的木石美人。只有完美容颜加上绝代风姿,才可称得上真正天姿绝色,也才能打动神蛊?!彼坪跚崆崽鞠⒘艘簧?,“蓝姑娘如今容貌不可谓不美,但心胸狭窄、冒进妄为,绝代风仪几个字,却是万万说不上了?!?br />
        蓝彩衣怒到极处,反而笑出声来:“说得倒是容易,你倒是找出一个容貌既是绝美,风华亦是绝代的美人,给我们大家开开眼界?!?br />
        那人默然片刻,良久长叹一声,一字字道:

        “就是我?!?br />
        “你?”蓝彩衣忍不住暴出一阵大笑,笑得弓下身去,“你是谁?”

        “南宫韵?!彼纳舨⒉桓?,也没有丝毫炫耀,仿佛只是与朋友谈笑中,不经意地提起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蓝彩衣的笑声却戛然而止。她霍然抬头道:“你是南宫韵?”她又重复了一遍,“南宫世家的南宫韵?”

        南宫韵淡淡笑道:“是我?!?br />
        蓝彩衣猝然闭口,吉娜却觉得她的身体渐渐沉重起来,几乎扶持不住。

        江湖也是一个世界,总会私下流传着种种排名,百年前,武林异人百晓生排兵器谱,名噪一时;一些登徒浪子也会不时炮制出武林美人谱来,私下流传。而武林女子相对官宦闺秀而言,受到的约束较少,风气较为开化,自然也模仿着排出了她们心目中的美人谱。

        ——当然这美人全部都是男子。

        这份特殊的谱册叫做兰台谱,以楚国美男子宋玉之号“兰台公子”命名。谱中之人也以宋玉为楷模,主论容貌风仪,兼考人品武功,共有二十余人榜上有名。

        谱册在武林世家小姐闺房中秘密流传,向来无人知晓,直到五年前,蜀中唐门大小姐唐岫儿无意中将之丢失,就此泄漏,顿时引得江湖一片哗然。

        武林中的老顽固们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但碍于唐门的声势,也不敢多说。于是这份兰台谱竟流传得越来越广,妇孺皆知。上榜的少侠们表面不屑,心中却暗自窃喜,之后无论行走江湖,还是门派联姻,都是身价十倍。到后来这份谱册干脆从地下转为公开,人人传抄,洛阳纸贵,真是武林中古今未有的奇观。

        在兰台谱上,南宫世家九公子南宫韵,正是榜眼。

        南宫韵名字下,还有武林第一才女卿云亲手写下的品题: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没有人怀疑,南宫韵是当时最当得起这个品评的人。出生世家,文采风流,年未弱冠,归云剑却已练到了江湖一流的地步,的确是武林中难得的人才。

        南宫韵虽出身高贵,为人却温婉和蔼,时常行走江湖,为武林中人排忧解难,一改南宫世家高高在上、拒人千里的印象,一时声誉鹊起。

        当时,几乎每个少女都做过一个梦,自己能在深山秀谷中邂逅九公子,被他援手于危难之中,从此相识相知,演出一段传奇。

        甚至有一些迷恋九公子的少女,暗中结成组织,准备离家出走,去江湖中追随九公子足迹。她们甚至还发动了一次口舌之战,要将兰台谱的排名改一改,将九公子推上第一的宝座。

        然而争议良久,九公子依然排在榜眼之位。

        因为第一是魔刀堂少堂主,孟天成。

        如果说九公子经常行侠仗义,行走江湖的话,孟天成则离群索居,神秘莫测。魔刀堂与南宫世家乃是宿仇,百年来争斗不休。南宫韵与孟天成一正一邪,又恰恰都是两家翘楚,自然成了少女们闺中最好的话题。

        只是三年前,南宫世家与魔刀堂决一死战,南宫世家损失惨重,几位长老尽皆战死,而魔刀堂则满门被灭,从此销声匿迹。传说孟天成也在决战中坠落山崖,引得少女们好一阵叹惋落泪。

        自此,兰台谱虽未改写,但南宫韵却已成为无冕之王。

        神魔洞前月光明灭不定,蓝彩衣只觉心中暗暗发苦。

        她当然听说过南宫韵的名字。且不说他的容貌是否有传说中那般清绝天下,单是他手中的归云剑,自己就一分胜算都没有。

        这时,南宫韵却笑了:“南宫韵绝非恃强凌弱之辈。蓝姑娘既然先到一步,若执意要入洞去见此生未了蛊,在下绝不阻拦?!?br />
        蓝彩衣一怔,似乎没想到南宫韵竟如此大度,放她先行入洞。须知七禅蛊只会选定一个主人,若先认可了蓝彩衣,就算南宫韵是神仙化人,也是再无办法了。

        但随即,她从这大度中读出了轻蔑。

        她注视着软轿中的人影,冷冷道:“你如此自信,是笃定我不可能成功了?”

        南宫韵微笑不语,似是默认。

        蓝彩衣扶着吉娜的肩头,勉强站直了身子,伤口的疼痛反而激起了她的勇气:“我受了整整七年的折磨,才等来这个机会,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百蛊门虽非高门大派,却也不曾怕了别人?!?br />
        她秀眉微颦,轻轻咬住嘴唇。那一点点委屈与坚强,反而使她木石般的美貌变得生动起来,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格外动人。

        南宫韵轻轻叹息了一声:“你又何苦执著,白白舍弃生命呢?”夜风轻轻吹起轿帘,他已从软轿中走出。

        万千金蚕蛊身上突然发出夺目的彩光,仿佛它们也禁不住齐声赞叹。无数彩光在一瞬间凝结为朵朵秋云,轻轻环绕在他周围。

        但这些光芒再明亮、再美丽,却也掩盖不了他本身。

        他青玉色的衣衫上,淡淡描绣着云纹。让他整个人都宛如笼罩在美玉一般柔和的光晕下,看去是那么的高远清华。蓝彩衣聚精会神想要看清他的容貌,却始终不能,片刻之间,她竟起了一种错觉——她甚至不能确定眼前之人是否还在世上!

        只有那淡淡的笑容,让他整个人又变得如此温暖,似可触摸,仿佛他本是天上之人,只因这一笑,又回到了人间。

        蓝彩衣却觉自己心中的热情在一点点变冷,最后凝为寒冰。

        玉山在侧,顿觉自惭形秽。这种感觉真切地袭来,一点点将她的心侵袭为死灰。

        她在心中默默对比着彼此的容颜,并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只知道自己的确是败了!

        为什么,为什么七年痛苦换来的刹那之美,最终还是不敌他的一个笑容?

        难道自己真的与七禅蛊无缘么?

        蓝彩衣脸上的惊愕、失望渐渐转变为苦涩。

        吉娜本来为南宫韵的容貌所摄,正看得目瞪口呆,却感到蓝彩衣的手渐渐变得冰凉,不由担心地道:“姐姐,你怎么了?”

        她目光落在蓝彩衣脸上,却不由大惊失色。她的脸并没有改变,但美丽眸子中却泛出一片死灰的色泽。

        她的目光看上去竟和垂死的阿婆一样苍老。

        吉娜只觉一阵噩寒从心底深处升起,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姐姐,不要……”

        就在这时,蓝彩衣眼中掠过一丝绝诀,两条彩色丝带突地从她袖中激射而出,将她整个身子托起,向神魔洞中飞去。

        “不要!”吉娜失声惊呼,正要去抓住她,却被一股强大的反挫之力弹开了。

        吉娜连忙爬起来,却只看到蓝彩衣最后的眼神。

        她投身神魔洞,并不是想要获得此生未了蛊的认可。而是一切希望破灭之后,她只有用毁灭,来表达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

        她宁愿在最美的时刻,葬身七禅蛊身前,也不愿在病痛与丑陋的折磨中,慢慢死去。

        ——如果我不能得到你,那请让我再看你一眼。

        然后,沉醉在你给予的死亡中,无怨无悔。

        吉娜怔怔地跪在冰冷的青石上,蓝彩衣最后的身影如惊鸿一瞥,却是如此动人。

        然后,一声巨大的兽啸直冲云霄。

        天地动摇,四周山石滚滚落下,吉娜几乎立身不住。

        一阵嗡嗡振翅之声大作,伴随着蓝彩衣凄厉的长笑,但瞬间,她的笑声就已淹没在骨肉破碎的裂响中了。

        一切又重归寂静。

        吉娜又惊又悲,眼圈立刻红了起来。身后那老乞丐轻轻摇头道:“可惜?!?br />
        南宫韵脸上又浮起那优雅的笑意,拱手对老乞丐道:“老阁主,现在轮到我去取蛊了?!?br />
        “你也不必?!币桓錾粼诤诎抵邢炱?,那声音低沉动听,却带着莫名的森寒,连谷中的夜风也不禁为之瑟缩。

        南宫韵不由微微变色:“谁?”

        “我?!币桓龊谏擞霸谠律薪ソデ逦?。

        “孟天成?”南宫韵温婉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你还没死?”

        那人缓缓向洞口走来,一字字道:“二百八十条人命,还没找你们南宫家讨回来,我又怎么会死?”夜风如鬼啸般响起,大片墨云宛如张开了一对巨大的羽翼,随着他的脚步,徐徐向神魔洞压下。

        南宫韵摇了摇头:“不可能,你中了我的归云剑,绝不可能活这么久的?!?br />
        孟天成冷笑道:“我只是没有想到,堂堂南宫世家的公子,江湖上人人敬仰的少侠,竟会在剑上下毒!”

        南宫韵想要反驳,却一时无语??醋潘讲奖评?,不禁又想起了月光下他那弯血红的魔刀和赤红的双瞳,心中一寒,他深吸一口气,勉强沉下心来,道:“你……你也来取七禅蛊?”

        孟天成在他面前三尺处止步,森然笑道:“还有人比我更配来见此生未了蛊么?”

        他长身站在南宫韵面前,黑衣宛如羽翼一般在山风中翻飞。

        这一刻,借着微薄的月光,吉娜看清了他的脸。

        这张脸极为清俊,惊若天人,却又偏偏带着浓厚的邪气。

        如果说南宫韵宛如美玉一般温润无双,那他就是一团暗狱之火,在仇恨中燃烧出夺目的光华。

        这光华带着邪恶、妖异,却是如此耀眼,将南宫韵精心维持的风仪一点点侵蚀、焚灭。

        无边杀气,从孟天成身上透出,沉沉压在整个神魔洞口。南宫韵心中一惊,短短三年时间,他的武功竟进步了这么多。

        孟天成冷笑,又向前踏了一步。南宫韵为他的气势所迫,几乎要向后退去。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紧紧握住了归云剑。

        他知道,这个时候后退哪怕小小一步,他就彻底失败了。自己的梦想,父辈的期望,南宫世家的百年荣耀都会在这一退中彻底化为泡影。

        所以,他只能克制胸中的恐惧,努力让自己站得很直。

        虽然在吉娜看来,他依然玉树临风,风姿清绝,但一旁的老乞丐却已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就在这时,一道夺目的红光如闪电般划破夜空。

        南宫韵的归云剑刚刚出鞘,却感到咽喉处宛如被风吹过,微微有些发寒。然后,他看到孟天成那双被仇恨点得赤红的眸子。

        “你的债,总是要还的?!?br />
        “砰”的一声轻响,大蓬鲜血喷溅而出。

        吉娜一声尖叫,南宫韵的眼睛陡然张大,不可置信地望着对手。

        然后,缓缓倒下。

        鲜血如飞花落叶,洋洋洒洒,但孟天成没有躲闪,而是在血雨中,徐徐张开衣袖,尽情享受着仇人鲜血的温度。

        温润腥咸的液体,沾湿了他披散的长发,和羽翼般飞扬的衣带。他看上去就宛如在复仇中沉沦的王子,将自己清俊的容颜、高绝的武功和心中的善良、眼中的温暖一起交给了妖魔。

        良久,他将手中赤红的弯刀收起,也不看吓得瑟瑟发抖的吉娜,径直向神魔洞走去。

        “站住?!?br />
        孟天成皱眉——他本以为,没有人敢在此时拦住他。

        回头看去,却见那老乞丐正用脸上两个黑洞对着自己,孟天成不禁一阵厌恶,冷冷道:“怎样?”

        老乞丐摇头道:“你不能进去?!?br />
        孟天成的声音更冷:“为什么?”

        老乞丐叹息一声道:“十几年来,来到神魔洞的人不下数百。你的确是其中最优秀的?!彼牧成淞讼氯?,话锋一转,“但还是不够?!?br />
        不够?

        孟天成的脸色冷如冰霜,森寒的杀气流水一般从他袖中的弯刀透出。老乞丐却仿佛完全不觉,挥手道:“走吧,此生未了蛊不会认可你?!?br />
        孟天成注视着他,杀气渐渐敛起,转身依旧向洞口走去。

        老乞丐长叹道:“我好心阻止你,并不是因为你比他们接近此生未了蛊的要求,而是他们取蛊,都有不得已的理由,而你不是。你只是受人所托而来,又何必如此执著?”

        孟天成不禁停下脚步,重新打量这老乞丐:“你怎么知道?”

        老乞丐道:“你不必问我,我只告诉你一件事?!彼幕耙舨桓?,却带着不容置辩的力量,“我守护神蛊多年,已与它们心意相通,你若相信我,就立刻放弃?!?br />
        孟天成紧闭嘴唇,并不答话。

        老乞丐道:“我虽看不见,却能感到你心中的犹豫。你有未报之仇,未报之恩,未尽之情,的确不应该轻生的?!?br />
        月光下,孟天成的身影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显然老乞丐的话,已触动了他心灵深处最软弱的一线。

        孟天成缓缓抬头,月光倾洒在他的脸上:“我只想知道,此生未了蛊到底要寻找怎样的主人?”

        他半面脸庞已被鲜血沾染,但这不仅无损他出尘的清俊,反而与他与生俱来的邪逸之气映衬,更显出一种独特的魅惑。

        这种魅惑,足以让任何一个少女心动。

        他的确有资格问这样的话。

        若连他也不能获得此生未了蛊的认可,那还有谁能?

        老乞丐却笑了:“一年前,我也很疑惑这个问题。敢于前来神魔洞取蛊的,无不是万里挑一的美人,神蛊却不屑一顾。等了一年又一年,我也不禁着急起来,开始在江湖上四处行走,希望能找到更为出色的人选。直到一年前,我看到了他?!?br />
        老乞丐的声音竟因激动而微微发颤:“我一眼认定,他就是七禅蛊要寻找的人。于是我几次暗中留信,希望他能领悟我的苦心,来到神魔洞……但他还是没有来?!?br />
        孟天成道:“为什么?”

        老乞丐苍老的脸上掩不住失落:“因为他已不需要七禅蛊。真是可笑,想要七禅蛊的人,七禅蛊不想要他。七禅蛊在等的人,却并不需要七禅蛊?!?br />
        孟天成仰望明月,脸上浮现出一个讥诮的笑容,似在嘲笑自己,又似在嘲弄此事本身。

        老乞丐长叹:“我也已经老了,只怕等不到下一个七年,难道这天生神物,终究无法为世所用,只能长眠于深山大泽之中么?”

        孟天成瞑目思索片刻,道:“那人是谁?”

        老乞丐的脸色凝重下来,一字字道:“新任武林盟主,杨逸之?!?br />
        杨逸之,这普普通通的三个字,却仿佛带着莫名的力量,夜风一般从天风谷中飘过。

        孟天成的双眼霍然睁开,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他眼中的神色十分复杂。

        这样的神情,吉娜一天之内已经看到了三次。第一次是蓝彩衣听到南宫韵的名字,第二次是南宫韵见到孟天成。

        第三次就是现在。

        杨逸之?

        吉娜不禁对这个名字起了强烈的好奇心,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让七禅蛊如此看重,能让孟天成也甘避锋芒?

        难道说,他就是自己要寻找的,那双眸子的主人?

        想到这里,吉娜的心中一阵热血沸腾,恨不得化身飞鸟,马上来到他面前。

        老乞丐望着孟天成,似乎在重申一个事实:“七禅蛊本是为他而等?!?br />
        孟天成沉吟良久,身后,万千金蚕蛊光芒明灭不定,一如他心中天人交战。

        他终于点了点头:“这三个字,便够我向王爷交代了?!蓖蝗蛔?,向谷外走去。

        吉娜瑟缩着躲在一旁,看着他的衣角从自己眼前飞扬而过。她本想叫住他,询问杨逸之的下落,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这一日奇变迭生,早已让她惊得没了力气。

        吴越王府。

        华灯摇曳不定,明黄色的帷幕在夜风中微微起伏。

        吴越王默默听完了孟天成的陈述,叹息道:“你做得对?!?br />
        孟天成脸上略有愧色:“是我办事不力……”

        吴越王摆手道:“不必自责,你走之前,我一再叮嘱你要听从洞口老乞丐的判断。他若说你不能,就不必冒险?!蔽庠酵醯哪抗饴湓谒砩?,缓缓道,“在我心中,人才比七禅蛊更加重要?!?br />
        孟天成低下头,清俊的脸罩在斗篷的阴影下,却看不出神色。

        他沉默良久才道:“那个老人是谁?”

        吴越王淡然笑道:“他就是上一任七禅蛊的主人?!?br />
        孟天成皱起眉头:“邱渡?”

        吴越王点了点头:“正是,与魔教长老一战,他身负重伤,幸得三生蛊之助,并未丧命。但他深爱的女子,却死在了他怀中。邱渡自此心灰意冷,无心涉足江湖,于是将七禅蛊从身上取下。十余年来,他隐居山谷,即是要为这七只上古神兽找到新的寄主,也是为了远离俗尘,追缅往事?!?br />
        孟天成点了点头。

        吴越王苦笑道:“早有耳闻,七禅蛊乃不祥之物,每一届寄主都不得善终,如今看来,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彼男θ堇镉行┳猿?,“但兵者不祥之物,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相比七禅蛊带来的力量,这些传言又何足畏惧?”

        孟天成淡淡道:“王爷如今的武功已经足够睥睨当世,又何必非要借邪法之助?”

        吴越王看着他,笑容里有些自嘲,“睥睨当世……”他逼视着孟天成,一字字道,“比杨逸之如何?比卓王孙如何?”

        孟天成一怔,无法回答。这两个名字宛如尖刀一般,再度刺痛了他的心。

        吴越王也是一样。

        他渐渐将目光挪开,长叹道:“我所图的,乃是整个天下;我要创立的,是今古未有的伟业。因此,我必须得到天下无敌的力量?!彼⑹幼抛约旱氖终?,一字字道,“现有的这些,还远远不够?!?br />
        孟天成低头道:“是?!?br />
        吴越王脸上渐渐聚起一个微笑,声音也为之一缓:“所以,还要你帮我?!?br />
        孟天成没有答话。

        他当日被南宫韵暗算,跌落山崖,是吴越王将他救起,以奇方异术,助他恢复、增进武功,甚至还让他得到了最爱的女人为妻。他本是桀骜不驯的魔道少年,但一日灭门之祸,已让他人生彻底改变。为了报仇雪恨,他就算献身为魔也在所不惜,何况这仅是吴越王给他的一份礼遇?

        三年来,他绝口不提报恩之事,却已许下承诺,无论多难之事,也要替吴越王完成。

        吴越王沉吟道:“七禅蛊既然不可得,那只好先设法找到四天令了?!彼有渲腥〕鲆环庑藕?,“数年前,魔教教主集齐四天令,掘出天罗宝藏,借其中秘宝之力,屠武当,灭少林,一时风光无限。之后,四天令再次分散,流落四方。据我所知,其中一枚已经到了扶桑。你要做的,就是去一趟日出之国,替我将这枚玄天令取回来。这封信中,有你东渡所需的一切?!?br />
        孟天成接过信函,却有些犹豫。

        吴越王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心里一定很疑惑,既然天罗宝藏已被取走,我搜集四天令还有什么意义?”

        孟天成默然。

        吴越王道:“我本也以为四天令的作用,只是开启天罗宝藏的钥匙。直到一年前,先知告诉我,原来四天令中还隐藏着一个更为巨大的秘密。只要解开了这个秘密,就能执掌倾覆天下的力量,而这,正是我最想要的?!?br />
        孟天成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追问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因为他相信吴越王的判断。

        他缓缓将信函收起,嘴角挑起一丝笑意:“一年之后的今日,必献玄天令于此?!?br />
        这是他的承诺。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