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二章 被薜荔兮带女萝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拥抱在花开之日 念念不离心 别耽误我逃命 叶罗丽之你是我唯一的光 远大钱程绿翻红 飨桑 是我非鱼 

        苍天令的主人就暂住在大熊岭北面。

        吉娜顺着那片山崖爬了下去。她一面爬,一面仔细地搜寻着,看是不是真的像双头怪人所说的,有一块突起的石头。找了半天,石头很多,却不知是哪一个。

        她突然想起,双头怪人说过此地有两棵古树,急忙抬头看时,就见那崖顶的另一端,果然生了两棵极为粗壮的古树,参天而立,将碧森森的绿影投在了满崖纠结的藤蔓上。顺着那古树看下去,十米远的距离处,果然有块大石突出,就如个小小的石台,挺立在悬崖峭壁之上。

        吉娜心中大喜,顺着那些藤蔓荡了过去,双脚小心翼翼地踏在石台上,试了试,那石台极为结实。吉娜踮着脚,从石台的边上向下看了一眼,只觉云雾蒸腾,深不可测,不禁失声大叫道:“好危险!真的会有人住在这里么?”

        那石壁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上面满布了青黝黝的苔草,似乎亘古以来就一直矗立在那里。吉娜一时又起了顽皮之心,屈起两只手指敲了敲石壁,小小的鼻子轻轻地皱了起来,笑问道:“有人在家么?我来看你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你为什么来看我?”

        吉娜一声尖叫,慌忙转过身来,就见石台外面凌空站着一个人影,虚荡荡地浮在空中,全身上下毫无凭借,在西沉的金黄阳光下,显得亦幻亦真,宛如灵神山鬼。

        一袭阔大的黑色鹤氅将那人全身笼罩住,其人的面貌也隐在一张青铜面具之下,完全不可窥探。山风吹起那人墨云般的长发,在云雾中凌空飞舞,更显出一种不容谛视的威严。

        吉娜虽胆子素大,但也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颤声道:“你……你是谁?”

        那人不答,仍问道:“你为什么来看我?”

        吉娜听她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仍有一丝清润,似乎是位女子,又见那夕阳将她的影子清楚地投射在山崖上,似乎确实是人非鬼,恐惧之心渐去,笑道:“我不能来看你么?呃,我就要来看你?!?br />
        这种语调已近乎耍赖。那人默然片刻,也不再追问,淡淡道:“进来?!币膊患俨?,就宛如墨云一般“飘”到了石台上。吉娜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忽然走到石台边上,伸手在空中捞了几捞,大声道:“咦?怎么没有绳子?”

        那人不去理她,伸手在崖壁上轻扣几次,就听“咯咯”一阵轻响,崖壁上忽然显出一个尺半多宽的小洞来,从洞中似乎透出微微的光芒。

        黑衣漂浮,那人缓缓向小洞走去。吉娜就觉她的身影一暗,已然步入洞中。吉娜大大张开了嘴,不可置信地看着。就听那人的声音从洞中传了出来:“进来!”

        吉娜拿手试了试洞壁,但觉入手阴冷,坚硬之极。她小心地将两只肩膀钻了进去,然后再将整个身子塞入。即使她身材如此苗条,也钻得非常吃力,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走”入的。

        突然前方透过来一重极为柔和的光芒。吉娜又不禁大大张开了嘴。那洞外面虽小,里面却无比广阔。洞底到穹顶高十几丈,无数条钟乳石倒垂而下,呈现出种种奇丽的姿态,将山洞衬托得更加雄伟。洞中陈设极为简单,只是布满了从未见过的石块,光怪陆离的,什么颜色的都有,青白红紫,映得洞内全都是琳琅的光芒,宛如仙境。

        吉娜顾不得洞口狭窄,一阵奋力挣脱,跳了进来,拍手道:“做神仙就是好,竟然有这么好玩的地方!”

        黑衣人森冷的目光投了过来:“神仙?”

        吉娜笑嘻嘻地看着她,道:“你就是神仙啊?!彼壑辛髀冻龅髌さ纳裆?,“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呢?”

        那人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吉娜有些失望。

        不过,好在她已看到了那人的眼神,虽然极为深邃沉静,却并不像她七年前见到的那人,便不再执著于看她的容貌。

        她好奇心极重,瞬间又被洞中的石头吸引了。她看了这个,又看那个,个个都爱不释手,喜欢得不得了。

        那人淡淡道:“你若是喜欢,不妨就拿些走?!?br />
        吉娜摇头道:“不好?;故侨盟谴粼谡饫?,这里有它的兄弟姐妹,是它的家,它肯定不愿意跟它们分开的?!?br />
        黑衣人冷笑道:“兄弟亲姐妹自相残杀的,还少么?它们为什么就一定愿意在一起?”

        吉娜嘻嘻笑了声,不再回答。黑衣人说的这话太过于沧桑,吉娜是不会懂得的。

        看着她如此天真的面容,黑衣人心中竟然泛起一丝久违了的暖意。她的声音禁不住变得温和起来:“你想要什么,我拿给你?!?br />
        吉娜大喜过望,脱口就想让那人传授给她浮空而立的法门。但突然想起来,双头怪人是托自己来送信的。于是急忙从怀中掏出书信,放到那人面前。

        那人看了看信函的落款,微微皱了皱眉。她闭上双目,将信轻轻托在掌心,却并不拆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吉娜趁机四处搜寻,就见墙边的木案上,放了一枚七寸长的铁尺,和以前见过的玄天令一模一样,只是这枚是青色的。同那些晶莹闪亮的会发光的石头比较起来,这铁尺实在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但吉娜认得,这正是双头怪人向她描述过的苍天令。

        没想到得来这么容易,她一声欢呼,扑上去抱着那铁尺,道:“我就要它!”

        黑衣人霍然睁眼,一字字道:“你要它?”

        吉娜笑道:“不是我要它,是别人要我来要它……啊,不对,是我要它,我要它的!”她从未说过谎话,此时忍不住就将实情说了出来。

        黑衣人目中暗暗闪烁出一丝极为森冷的光芒来,轻轻合掌,那封信顿时化为尘埃,从她掌心散开。

        吉娜愕然,喃喃道:“我送你的信……”

        黑衣人淡淡道:“我已经看过了?!?br />
        她拂袖将尘埃荡开,注视着吉娜,目光颇为复杂,缓缓道:“你要它也可以,但要拜我为师?!?br />
        吉娜道:“拜你为师,那是什么东西?”

        黑衣人道:“就是要做我的弟子,学习我的武功?!?br />
        吉娜道:“你的武功?”她突然想起双头怪人的话,眼前这个人,乃是天下武功最高的高手,不禁喜出望外,“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学武功慢不慢,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彼肫鹉切┝访盼涔Χ返胶踊ò椎拇?,又不免有些害怕。

        黑衣人淡淡道:“我以前有一个弟子,我只传了他三剑,他就成了武林盟主,你说慢不慢?”

        “武林盟主……”吉娜喃喃重复了一次,突然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望着黑衣人,“他,他叫做杨逸之!”

        黑衣人淡淡道:“你认得他?”

        吉娜拼命点头,又拼命摇头,“不,不认得……”她激动得语无伦次,在地上转了几个圈,又猝然止步,抬头道,“你是他师父,太好了,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黑衣人声音一冷:“我不想见他。而且我传你武功之事,也不能向任何人提起?!?br />
        吉娜“哦”了一声,不禁大大失望,但转念想到自己一旦练成武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愁找不到他,又兴奋起来,高声道,“我要学,我要学!”

        她想了想又道:“练武功会不会痛?”

        黑衣人不再说话,突然出指,一指点在吉娜的眉心。一道炽热的气流随着她的手指直通下去,吉娜“啊”的一声叫,跳了起来。热气瞬息传到脚心,同地面一触,登时涌生出一股柔和但坚韧的力量,托着吉娜缓缓升了起来。

        吉娜大喜,忍不住叫道:“好玩!太好玩了!”她一开口说话,那股力道登时消散,化作两道清亮的气息,降入小腹,顺着气血脉络散诸全身,暖融融地消为无形。一时顿觉神清气爽,胸脯之间有说不出的舒适,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顺心如意,似乎连体重都感觉不到了。

        吉娜大喜,问道:“我已经成为高手了么?我可以到处去找他了么?”

        那人看着她,也不知是喜是怒,淡淡道:“这是我的空行自在暗狱曼荼罗真气,你学了之后,也可以像我一样凌空浮立,想多么自在,就多么自在?!?br />
        吉娜道:“自在倒是自在,只是会不会摔死???”

        黑衣人淡淡道:“只要你好好学,便是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摔死。我已经在你体内放了一段‘气息’,你好生运用体会,早晚便可运用自如?!?br />
        吉娜乖乖地“嗯”了一声,沿着那人指点,引导着自己体内暖暖的那股气,在周身运行起来。她悟性颇高,对于这种好玩的事情兴致更浓,学起来竟然极为迅速。不多时,就能够凌空翻滚,如飞燕翔击了。那人再教她如何将气息运到手掌上,甚至布达身外,吉娜一一学得认真无比。

        洞中光明如昼,不觉时光流逝。吉娜突然大叫道:“哎呀!我忘了!今天晚上是跳月大会来着!我若是不去,阿爸又要气得胡子翘起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黑衣人淡淡道:“怎么办?去不就是了!”

        吉娜差点哭了起来:“可是这里离月野坪好远啊,等我赶到时,他们早就散了!阿爸的胡子,怕不都翘光了!”

        黑衣人冷冷道:“你运用我传你的功法,不用半个时辰,就能到?!?br />
        吉娜立即破涕为笑,道:“那就好多了。对了,你参加过跳月大会没有?你有没有情郎?”

        她说话从无遮拦,那黑衣人的神情完全被面具隐住,却也看不出是否冒犯了。

        望着吉娜蹦蹦跳跳远去的背影,黑衣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这的确是个有趣而有用的孩子。

        时正七月十五,苗疆气候炎热,已是收获的季节。大熊岭的苗族在族长木阗的治理下,人人戮力,今年收成较去年多了三成。那木阗雄才大略,颇通经营之道,大熊岭十八峒苗族独成一派,不与汉人交通,但族长仁政爱民,上下齐心,族内一片铁桶江山,却是人人不敢轻视。今年再丰收,便是接连三年收成过了八千石,再也不用担心什么荒年。是以木阗下令,趁着十五月圆,举行一年一度的跳月大会,全族一起欢庆遮瀚神的荫佑。

        一轮冰月已悄悄地升起在东天,将整个天空和大地渲染成一片净洁的银白色。鹿头江边灯火辉煌,充满了节日的欢声笑语。苗族少女们都戴起了满头的银饰,长长的筒裙绣满了鲜花,舞动起来流光溢彩,几十人围了熊熊燃起的篝火拉着手跳舞,目光瞟着边上散乱坐着的小伙子们。这些小伙子一面回应着姑娘火热的目光,一面拿大勺子舀了边上的酒痛饮。

        牛羊在火堆上烤得滋拉滋拉地响,欢庆的时刻就要开始了。

        这片平野的中央,是用大木搭起来的一座高台,台上虚设了几个座位。中间一座上遮虎皮,自然是苗主木阗的了。炉火渐旺,姑娘们的歌声中逐渐掺入了小伙子们粗犷的声音。突听一阵号角声呜呜响起,雄沉郁凉,各种声音立时寂静下来。小伙子们肃然起立,姑娘们也赶忙停止了歌声,静静地站着。号角声呜呜不止,突然一阵急骤的鼓声响起,木阗率领着两个儿子新野、雄鹿以及族中长老走上台来。

        众人一阵欢呼。木阗面露微笑,挥手让大家坐下。朗声道:“神明佑护我们取得如此大的丰收,我们就用我们的喜悦答谢神明!今晚大家尽情欢乐,遮瀚神保佑你们!”台下又是一阵欢呼。

        长老送上一碗酒,木阗张手接过,一口喝干,“噗”的一声一道酒浪吐在两丈远的火堆上面?;鸲咽艽艘患?,火苗蹿起了老高。人们又是一阵欢呼,立时小伙子们姑娘们围着大小的火堆疯狂地跳了起来。已经有家室的男子则在四周充当护卫。

        木阗转过身来,满脸的欢笑立时消失无踪,低声道:“你妹子还没回来?”

        新野也低声道:“方才我问过伺候妹子的兰花,妹子这两天都没有回来。不过父亲既然吩咐过她一定要参加这次跳月大会,我想无论如何,她是应该来的?!?br />
        木阗面有忧色,道:“她若能来自然最好。今年她年满十六,按照规矩,也该参加这跳月大会了。虽然说规矩毕竟只是规矩,但能参加的还是要参加的好?!?br />
        新野低声道:“是。我想她应该知道的?!?br />
        突地,就见一条黑影迅捷无伦地在山中跳跃着,向这边奔了过来。那黑影身材瘦削,手中提了好大一团东西,似乎是什么猎物。

        新野喜道:“看是阿妹回来了!”扬声道,“阿妹!这边来,阿爸在等着你!”

        就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来了!”就见那黑影倏然加速,电般一瞥,顿时蹿到了高台一侧的大树上,手中所提之物轰然掼下,将那高台砸出一个深坑来。

        木阗心头一沉,火光闪烁中,突地惊道:“嵯峨!”原来那砸在高台之上的,竟然是镇守大熊岭与外界通道的嵯峨,也就是木阗的长子。

        就见他周身僵硬,躺在高台上一动不动,木阗心下惊疑,就听那个阴恻恻的声音道:“我们天子使节来到你们这苗疆边陲之地,这小子居然不让我们通过,我们王爷非常生气,但念在你们化外之民不懂礼仪,没有取他的脑袋,叫我带他过来,问问峒主该怎么处置?!?br />
        木阗心下更惊,道:“什么天子使节?什么王爷?”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我叫欧天健?!?br />
        木阗吃惊道:“云现五龙欧天???吴越王府两大护法之一?”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你还不是太笨。我们王爷亲来,这小子居然都敢冒犯虎威,在王爷面前将把破刀劈来劈去的,你说该不该杀?”

        木阗心下忐忑不安,吴越王权倾天下,深得嘉靖皇帝宠爱,炽焰熏天,怎么会忽然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而且事先居然没听到一点风声。当下试探道:“不知王爷驾临鄙处,有何公务?”

        欧天健“咯咯”笑道:“这说起来,我就要恭喜你了。国师吴清风大人用先天术法推算,鱼篮观音已经转世人间,就是你的女儿吉娜。若是能让皇上跟吉娜合籍双修,借吉娜的仙气和万岁的洪福,不难共登仙界。因此万岁派遣吴越王爷为使节,前来迎接吉娜小姐到京城去?;共桓辖粜欢??”

        木阗只觉此事匪夷所思,吴越王图谋甚大,路人皆知,这次不知又要搞什么鬼。当下拱手道:“小女年纪还小,不堪亲近帝躯,望阁主在王爷面前多加美言,此事还是息了的好?!?br />
        欧天健冷笑道:“这话我可不敢说,你要说自己去跟王爷说去。我口信已经带到,就此别过。对了,这小子马上就是国舅了,我倒不敢冒犯太过?!币坏乐附l?,“砰”的一声将嵯峨打了个跟头。

        嵯峨跳起来大叫道:“兀那小子,咱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欧天健的笑声就如毒蛇抽气一般:“再战?吴越王已至,你们还不准备迎接,难道想造反不成?”

        他的话音刚落,月野坪外忽然冲天起了一声炮响。十八峒苗人哪里见过如此声势?都不由得住了手中的活计,呆呆地向外看着。

        就见清冷的月光下,黄钺两列,引着千军万马,铺天盖地而来。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