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四章 解环佩以结言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拥抱在花开之日 远大钱程绿翻红 逆世女星师 寄居天神 念念不离心 青春医院 

        月华清冷。吴越王大军退后,木阗长吁了一口气,坐倒在地。眼看遍地血迹,被殴打掠夺的苗民们正扶老挈幼,收拾残败的家园,四周一片狼藉。念及吴越王的声势,不禁心下黯然。

        吉娜懊恼杨逸之的离去,也怔怔地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破空之声再度响起,吉娜以为是杨逸之去而复返,不禁大喜过望,抬头看去,却只见一个黑色的影子悬浮在空中。

        吉娜认得,此人是山洞中传她武功的人,不禁有些失望:“师……”她刚想叫师父,突然想起那个不向任何人提起的诺言,只得改口道:“……是……你?”

        黑衣人并不理她,转而对木阗道:“你想送她去峨眉?”

        木阗怔了怔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黑衣人冷冷看着他们:“吴越王寄心天下,染指武林,峨眉自身难保,又岂能庇护得了她?”

        木阗笑容更苦,只得摇了摇头,道:“也没有别的办法,避得一时便是一时吧?!?br />
        黑衣人默然片刻道:“峨眉虽能带吉娜走,却不能阻止吴越王进攻苗疆。吉娜既然与我有缘,我不能坐视不理?!?br />
        木阗有些惊愕,吉娜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又怎么便成了有缘?却因为一时不敢多问,只能加倍忝敬道:“那敢问阁主有什么良策妙计?”

        黑衣人道:“妙计便是它?!笔忠环?,亮出一枚轻微泛晕着青色云光的令牌来。

        木阗大愕,失声道:“逼走吴越王的玄天令?怎么又到了阁主手中?”

        黑衣人冷冷道:“这枚并不是玄天令,而是苍天令,虽然同是四方天令之一,但却大不相同?!?br />
        木阗定睛一看,果然,两枚令牌虽然样式如一,但光泽却大不一样。玄天令如墨玉般乌光流转,苍天令却散发着淡淡的青光,如云如水,澹荡不定。

        木阗不禁道:“这苍天令,又有什么用处?”

        黑衣人道:“苍天令本身并无特殊的威能,但只要送到了一个人手中,却能让吴越王不寒而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br />
        木阗愕然抬头:“什么人,居然有这等本事?”

        黑衣人目光悠远,遥视着月光下那苍茫的苗山,许久,方才吐声道:“卓王孙!”

        木阗皱了皱眉头,道:“卓王孙?没听说过啊?!?br />
        黑衣人道:“天外之人,自然不是你所能知晓的。你只知道他握有连吴越王都忌惮的力量就可以了。只要到了他那里,吉娜或者你们十八峒,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危险。因为吴越王不敢?!?br />
        木阗犹豫道:“可是……可是他又怎会插手此事?”

        黑衣人道:“便是因为这苍天令。他一直在寻找这枚令牌,而且传言江湖,如果有人将苍天令送与他,他便答应此人一件事情,所以,苍天令又被称作‘允诺之令’,只要吉娜携令送交卓王孙之手,并愿意留在他身边,吴越王只有望洋兴叹,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br />
        木阗道:“这个卓王孙,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并不是不肯相信,今夜遇到的这些人,早已经超出他理解的范围,只是吴越王天璜贵胄,权炎熏天,已是他心目中最高权势的象征,难道卓王孙是神仙不成?

        黑衣人的目光又投到远天之上,道:“江湖中的圣地,武林里的传说,九百年皇龙争聚的华音阁……”

        “华音阁!”木阗一震,他虽然远在边陲,但也听说过华音阁的盛名。

        华音阁乃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派,介于正邪之间,传世已近千年,声势已远在武当少林之上。武林中据传有七大禁地,苗疆神魔洞才是其中之一,然而华音阁就独占其三。

        数百年来,没有人敢闯入华音阁,也没有人敢与华音阁对抗。

        这实在是江湖中独一无二的传说。

        木阗仿佛明白了什么:“难道,卓王孙是……”

        黑衣人仿佛根本不屑回答,自顾说下去:“他如今执掌华音阁主,号称武功天下第一,文才风流天下第一,谋略军策天下第一,才智术算天下第一,乃是中原第一等的人物?!庇侄倭硕俚?,“他虽然众多天下第一,但年龄尚轻,也并未娶亲,你倒可以将错就错,把吉娜嫁与他为妻,反正苍天令在你的手上,他为誓言所格,也不会不答应?!?br />
        木阗脸一红,道:“现在还不至于?!?br />
        那人淡淡道:“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你要有所准备,吉娜此去,恐怕是不能回来了。你好自为之,红尘之气于我修为有碍,我去了?!?br />
        也不等木阗作答,“?!钡囊簧?,青气湛然的苍天令牌落在木阗面前。那人的声音远远传来道:“此去飞云崖下,自然有人接应?!?br />
        一语即罢,余声杳然。

        木阗将苍天令拿在手中,翻来覆去观看,除了沉重出人意料外,再无奇处,不知这么一件东西,究竟为何有这么大的威力?而这个神秘的黑衣人,为什么甘愿赔上武林至宝苍天令来将吉娜送往华音阁?

        这样的好事来得太为离奇,不知到底是福是祸。

        然而事关一族人的生死,当下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只好促装让吉娜上路。吉娜几次想悄悄溜走,都给木阗率几个儿子挡了回来。她惯于栖息山林,这么整天闷在家中,不由得整天发脾气。木阗无法,只好让吉娜的阿妈开导她说外面的景色怎么秀丽,人物怎么出色,物产怎么富饶,而城郭又怎么繁华,说出去之后有多少好玩之处。

        吉娜对汉人风物城池毫无兴致,但想到出了苗疆,便能追随杨逸之踪迹,迟早有见到他的一天,心中不禁无限憧憬。终于暂且抑制住遨游荒山野岭之心,希冀出了崇山峻岭之后,可以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美妙世界。

        木阗心中着急,三天之后,终于将行囊整治完毕,足足装了三辆大车,要吉娜带走。吉娜皱着眉头道:“这么多东西,我怎么拿得了?我要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阿妈温和地笑道:“傻丫头,你到那边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给你多准备点,你吃什么?穿什么?”

        吉娜胸脯一挺,道:“那怕什么?饿了就吃野果子,困了就爬到树上睡觉啦,衣服还要多少?身上穿一件就可以了?!?br />
        阿妈抚着她的头发道:“傻丫头,汉人跟我们苗人不同,规矩多着呢。何况这一路上,又不用你自己拿,我让你两个哥哥送你过去,一路上这些苦啊累的活一点也沾不到你身上去?!?br />
        吉娜嘟着嘴道:“这么一大堆的东西,看着也闷死我了?!?br />
        阿妈叹了口气道:“孩子,以后阿妈想送你东西,都不知有没有机会了?!彼底湃滩蛔∧靡陆笫美?。

        吉娜将整个身子偎依在阿妈的怀里,道:“阿妈既然这么舍不得吉娜,吉娜就不走了,永远陪着阿妈?!?br />
        阿妈强笑道:“傻丫头,女孩子终究是要离开爹妈的。何况这一去也是为你好,阿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木阗也是心酸,但见她们母女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便硬起心肠道:“又不是生离死别,哪有这么多话说。时间不早了,也该让吉娜上路了。趁着现在天气阴凉,多赶些路是正经?!?br />
        阿妈忍不住眼泪又下来了:“还说不是生离死别……”木阗赶忙向她使了个眼色,对雄鹿和嵯峨道:“一路上照料好妹妹,不要让她只顾着玩耍。凡事能让就让,总之以大局为重?!毙勐购歪隙肫肷鹩α?。督促吉娜上车,可吉娜怎么都不肯钻到车子里面,偏要乘马,众人无法,也只好由着她。

        车行辚辚,一路向西北而去。等转过山弯时,吉娜回头张望,还看到父母和族人在远远地挥着手。

        她怎么也想不到,再与父母相见时,竟然已是天人永隔。

        飞云崖居大熊岭西北一百余里,乃是著名险峻的地方,附近的居民都不叫它飞云崖,而叫野鬼坡,真不知那人为什么约了这么个会面地点,也只好赶去。

        吉娜一路上兴致勃勃,毕竟走这么远的路,对她还是第一次。而且有两位兄长照料着,什么事都不用操心,木阗又置办得细致,几乎要什么有什么。这趟行程与其说是赶路,不如说是游山玩水。只是八月云南,天气炎热,行走间甚为艰难。赶了一天的路程,地面石头渐多,草木渐少,过了重安江,再走十几里地,就到飞云崖。

        吉娜吵着说带的东西吃腻了,要吃些青菜,雄鹿只好命令加快赶路,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家。这一急赶,赤日炎炎,更觉难以忍受。

        转过山脚,忽然路边显出小小的一个茶寮,雄鹿不禁大喜,道:“妹子你看,那边有个茶寮,我们可以去歇一下,你想吃什么,只要他们有的,我总会想办法弄给你?!?br />
        吉娜答应了一声。雄鹿挥手叫手下的人将车停在门口,和嵯峨服侍吉娜进了茶寮,只见冷清清的没几个人,老板在柜台后面忙碌着,几个茶客背对着门口斜坐。雄鹿看了一眼,就不再多看,大声呼喝着让老板将所有的饭菜都端上来,吉娜则赶紧抢占了临窗的位子,拍着桌子一叠声地叫茶。

        就见茶老板悠闲地从柜台后面转了出来,笑着抱了抱拳,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吉娜姑娘,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惫诖腿?,满脸踌躇满志之色,不是吴越王是谁?

        雄鹿大吃一惊,“刷的”将腰刀拔了出来,抢上去护住吉娜。吴越王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对吉娜微笑道:“姑娘看我整治的这个店面如何?此去京师,还是让本王亲自伺候姑娘,才可以放心?!?br />
        吉娜撇了撇嘴道:“我们不去京师,也不要你管。你既然开了茶馆,为什么不给我们上茶?”

        吴越王笑容不改,道:“姑娘要茶,自然有茶?!迸坌浠臃?,真气催动柜台上的茶壶,激起一道水箭,如景天长虹般,刹那间将吉娜面前的茶杯注满。吴越王袍袖轻挥,水箭灵蛇般缩回壶中,竟无半点溅出。

        遥闻楼上似乎有人轻轻拨了声琴弦,吉娜撇了撇嘴,道:“显什么显?!备┫律砝垂距焦距浇杷裙饬?,道:“再斟来?!?br />
        吴越王手一招,背门而坐的几个茶客转过身来,赫然就有欧天健在内。吴越王道:“给吉娜姑娘倒杯茶去?!?br />
        欧天健俯身一礼,慢腾腾地拿起柜台上的茶壶,倒了满满一杯的热茶,走到吉娜面前,道:“吉娜姑娘请?!?br />
        吉娜冷哼一声,接过杯子要喝,不料什么东西都没倒出来。定睛看时,原来一杯热茶在方才的瞬间已被欧天健的掌力冻成了冰块!

        此时的吉娜对武林高手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指着茶壶笑道:“我正嫌热呢,你就送了块冰给我,麻烦你将这整壶也变成冰吧?!?br />
        欧天健沉下脸来。猛地一探掌,抓向吉娜的手腕,吉娜一动不动,任由他抓住,笑道:“你抓我的手做什么?我可没打你也没骂你?!?br />
        欧天健倒真拿她没办法。只好冷冷地道:“跟我们走!”

        吉娜道:“那你也不用抓住我不放啊?!焙鋈唤滞矍耙换?,道:“你瞧,没抓住?!迸诽旖∫汇吨?,吉娜猛一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咯咯笑道:“那是另一只手啊,笨蛋!”

        欧天健本以她是皇帝要的人,不敢太用力,却不料又为她这小儿伎俩所耍,又觉好笑,又觉可气,并指一划,茶桌从中分成两半,欧天健运掌成风,一招雪落长空,掌影点点洒下,将吉娜全身笼罩起来。

        吉娜“啊哟”了一声,对吴越王道:“那个好人,你不来救我?”吴越王微笑不答,欧天健掌影飘忽,忽然片片掌影归成一个,直向吉娜胸口袭来。

        吉娜也不躲避,将胸往前一挺,嘻嘻笑道:“你说我们两个什么恩仇都没有,为什么要打架呢?”

        欧天健想起她是皇上亲选的嫔妃,倒不敢真的伤了她,只得收束内力道:“因为我们要捉你回去?!?br />
        吉娜笑容陡然一变,高声道:“那就不客气了!”乒乒乓乓,所有的桌子、椅子、凳子、杯子都飞了过来。茶寮之中地方本小,欧天健避无可避,凳子什么的虽没砸到身上去,却被溅了一身的茶水。这下不由得心头火起,玄功运出,在身体四周布出了两尺大的一个气障,抛过来的桌子椅子还未及身,就被弹了开去,吉娜反而要躲避弹回来的茶水杂物,情势顿时逆转。

        欧天健一声冷笑,嗤驰四指连弹,吉娜就觉身上一冷,似乎有什么看不到的细丝缚住了四肢,都转动不灵活了。

        欧天健冷笑声中,慢慢向吉娜走来,眼中满是讥诮的笑意,似乎在说:“现在看你还有什么花招?!?br />
        吉娜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突然叫道:“暗狱曼荼罗!”欧天健怔了一怔,吉娜的身子不知怎的突然凌空舞起,在空中一阵翻腾,一道凌厉的劲风直扑下来!

        这劲风来得好快,如斧如凿,如震雷闪电,如天帝震怒,轰然击在欧天健胸前。欧天健猝不及防之下,一口血箭喷出,身子直向后摔出。

        吴越王皱了皱眉,手一引,将欧天健的身子带住,欧天健又是一口鲜喷出,恨恨地看了吉娜一眼,道:“属下无能,请王爷降罪?!?br />
        吴越王摇了摇头,对吉娜笑道:“没想到你的武功这么好??蠢匆愀颐亲?,得要本王亲自出手了?!?br />
        吉娜满脸都是惊愕,似乎也没想到会将欧天健伤成这个样子,不禁愕然看着自己的手,喃喃道:“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

        吴越王仍旧微笑道:“你一掌能将欧天健打成这个样子,内功修为也算很不错的了。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答应做了皇妃,本王不出手也罢?!?br />
        吉娜双手掩面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吴越王叹道:“这又是何必?!笨谥兴淙晃⑻?,但脚步却毫不停留地向吉娜走来!

        忽然铮琮几下琴音,二楼上帷幕轻动,几道春水般的暗力悄没声息地袭来。

        吴越王当下护身劲气一鼓,只听“啪啪”两响,锦袍左右所挂的两块玉佩被暗劲所击,坠落地上!

        吴越王身形不动,真气外运,锁住来袭的真气,猛然一声短啸,真气鼓涌而出。

        只见二楼上的五色帷幕被劲风逼催,顷刻化为碎屑,落花般片片飘落。

        无尽飞花中,琴音陡敛。只见一位少女青丝垂肩,倚栏而立。

        她怀中一张七弦琴,乌光流逸,古色古香。只见她目如秋月,盈盈一弯,皓月一般的脸上似乎藏了无尽的笑意,她抱琴凭栏,目光往楼下微微一扫,整个茶寮中杀意顿消,似乎连窗外透入的艳阳也变得妩媚起来。

        那少女轻抬衣袖,拂了拂鬓边散发,纤指如玉,指尖一点丹蔻,真是毫无瑕疵,只听她柔声道:“久闻王爷大名,果然是好功夫?!?br />
        吴越王淡淡道:“我以为是什么不长眼的小贼,原来是琴言姑娘。姑娘不在华音阁修身养性,来这边陲之地做什么,莫非也想做皇上的嫔妃?”

        听到“华音阁”三个字,吉娜心中不禁一宽,看来,接应她的人已经到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