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九章 沛吾乘兮兰舟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飨桑 远大钱程绿翻红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拥抱在花开之日 叶罗丽之你是我唯一的光 是我非鱼 念念不离心 

        楼心月挟着吉娜在湖面上疾掠而过,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但神色仍是冷冰冰的,毫不动容,竟如这伤势根本不在她身上一般,连血迹都不擦。鲜血不断从她眉间额上的伤口处涌出,将大半个脸都遮住了,看上去就如同夜魔罗刹。

        吉娜仍在大声痛哭不止,仿佛天下其余的事情,都不在她心中了。

        疾行中楼心月忽然一个踉跄,一口鲜血喷出,“扑通”的一声掉在水中,就此动也不动。一只手却还是紧紧抓住吉娜,把她也拖得直往下坠去,吉娜呛了好几口水,哭也哭不出来,只得赶紧用足力气手脚并用地往上游,终于挣扎着浮出水面,大大喘了口气。再看楼心月时,却见她银牙紧咬,面如淡金,已经连气都没有了。

        吉娜这一惊非同小可,只有暂时放下自己的儿女情长,拉着她奋力向附近的一个浅滩游去。

        一到滩上,吉娜赶紧摇晃了楼心月几下,只见她身躯僵硬,就如同木头一般,什么动静都没有。

        吉娜哽咽道:“你怎么了?你虽然要杀我,但我也没怪你啊,你要我的令牌,我也给你了,你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呢?”虽然她已十六岁了,但如此近距离地迎接一个人的死亡,在她来说实属首次,心中也不知为什么,觉得非??膳?。

        吉娜想起以前家里养的一只小鸡也是这个样子,姆妈拿针扎了它的脚几下就好了,不禁升起了一线希望,赶紧满身找起针来。但她身上是不可能有针的,楼心月身上似乎也不太可能有,找了半天,吉娜失望得又哭起来。

        突然,一条鱼从水中跃起,吉娜心中一动,潜意识地凌空一抓,那条鱼不知怎么的就被她抓在了手中,却也顾不得管它。那鱼长得乱七八糟,自然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是背鳍的主刺又长又尖,似乎刚刚合用。

        吉娜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将背刺小心折了下来,然后说了好多好话,将那鱼放回水中,连连又说了几句抱歉和再见。然后战战兢兢地将楼心月的鞋子、袜子脱了,拿背刺对准了她的脚心,犹豫了半天,终于大叫一声,扎了下去。一扎赶紧抽了出来,转头掩了面不敢再看。

        过了一阵子,就听楼心月微微**了一声,吉娜慢慢地移开一个手指,从指缝里看了看,就见她胸膛一起一伏,已经开始喘息起来。赶忙将手完全移开,就见楼心月苍白的脸上多了一点血色。

        吉娜一把抱住了她,眼泪汪汪地笑道:“好姐姐,你终于醒过来了,刚才的样子可把我吓坏了?!?br />
        楼心月先不回答,胸口起伏了几下,道:“受了点伤,流几滴血,死不了的?!?br />
        吉娜道:“楼姐姐这么漂亮的人儿,老天爷怎么舍得一下子就收回去呢,当然是死不了?!?br />
        楼心月似乎对这样的谈话觉得厌烦,眉头皱了皱,道:“你怎么不趁我晕倒的时候逃走?我是要杀你的!”

        吉娜偏着头道:“我想楼姐姐只是吓吓我,就是为了要我的令牌才说要杀我的吧。我都不要那令牌了,楼姐姐当然就不杀我了。楼姐姐,你一开始就是骗骗我的,对不对?”

        楼心月哼了一声,似乎对吉娜这种天生感觉良好的人实在没什么话说。她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你刚才哭什么?”

        吉娜本已暂时忘了那件事,一听楼心月提起,顿时悲从中来,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她一面哭,一面断断续续地将她事情的由来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楼心月冷冷道:“人海茫茫,你只看见一双眸子幻象,又哪里去找?我看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好?!?br />
        吉娜听她说得无望,哭得更大声了,怎么劝也劝不住。

        楼心月眉头皱得更深,要不是身子实在虚弱得很,真想一招云飞鸟渡,将她斩为两截,再一招佛果禅唱,将这两截斩成一片片的碎片,然后一招空穴来风,将这些碎片吹到八千里之外,才能摆脱这呜呜咽咽的噪声。

        吉娜一面啜泣,一面擦着眼泪道:“楼姐姐你在想什么?我现在该怎么办?”

        楼心月自然不能说是在想怎么杀她,道:“我看你也不必着急。事到如今,你只能将苍天令带给阁主,求他帮你寻找了?!?br />
        吉娜止住了哭声,瞪大了眼睛:“阁主?他,他能找到么?”

        楼心月冷冷道:“找不找得到可不一定,我能肯定的是,若他都不能帮你,那你还是趁早死了心的好?!?br />
        吉娜想到江湖众人对华音阁的敬畏,心中不免升起了一线希望,却又犹豫道:“可我怎么把这个人的样子形容给你们阁主听呢?我只记得他的眸子,要让我描述一遍,那可是万万不能了啊?!彼肓讼胗炙?,“你说我画出来给他看好不好呢?还是绣花?唱歌?”

        楼心月简直不耐听她唠叨,道:“这种事,去了华音阁后再担心也不迟?!?br />
        吉娜擦了擦眼泪,听话地点了点头,又道:“那我们怎么去华音阁呢?”

        楼心月冷冷道:“我怎么知道?先上岸再说,难道你就打算这么抱着我浸一晚上的水么?”

        吉娜“呀”了一声,道:“哎呀,我才想起来我们今天晚上还要睡觉的。楼姐姐你不说我都忘了呢?!?br />
        吉娜做了个鬼脸,道:“幸好我有这个?!彼底糯踊忱锾统隽艘桓霰坛脸恋纳谧永?。

        楼心月诧道:“东天青阳宫的传音玉哨!你怎么会有这个?”

        吉娜满不在乎地答道:“琴言姐姐给我的?!?br />
        “你认识琴言?”

        吉娜一副觉得她这样说很奇怪的样子道:“当然啦!喏,那个令牌就是琴言姐姐说要送给你们阁主的。琴言姐姐送了我这个哨子,说以后到了江湖上能有用处。我想现在我们就又在江上、又在湖上,还是要人帮忙的时候,不知这哨子有什么用,难道能变张床出来睡,变条鸡腿出来吃?”

        楼心月道:“你使劲吹一下看看?!?br />
        吉娜“哦”了一声,拿起凑在嘴上,用足力气使劲一吹,就听一阵悠悠扬扬的声音发出,她的嘴离了哨口,那声音还未停止,仿如野鹤直上晴空一般,唳声又远又长,良久方才顿息。

        吉娜“呀”了一声,道:“好好听哦!我再吹吹?!?br />
        楼心月皱眉道:“不要再吹了,再吹我们就死在这里了?!?br />
        吉娜问道:“为什么?”

        楼心月脸一冷,不做回答。

        吉娜嘻嘻一笑,也就不再问了。远远就听劲风击水之声间断传来,中间杂着一两声清脆的琴音。

        吉娜忍不住道:“琴言姐姐来了?!备∑鹕碜哟蠛暗?,“琴言姐姐!琴言姐姐!我在这里!”

        楼心月又皱起了眉头。吉娜大叫大嚷声中,琴言衣带飘飘,伴随万千琴音淙淙,宛如天女一般自空而降。一眼看到楼心月,笑道:“你也在这里?!币挥镂窗?,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吉娜一声惊叫,赶忙游过去将她扶了过来,才看到琴言一身的白衣,已经染成斑斑血红了。

        楼心月冷冷道:“你堂堂新月妃,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琴言苦笑道:“还不是为了找这个小丫头,闯进了人家的武林大会。哪知道正道中除了昙瞿大师外根本不讲道理,什么话也不容我分说,呼啦啦就围上了几百的人。打了半天,若不是有人暗中相助,只怕今晚就难以脱身了。你这正盈月妃又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楼心月转开脸去,淡淡道:“我碰上了杨逸之。一招之下……”她冷哼了一声,没有说下去。

        琴言吃惊道:“江湖传闻杨盟主对敌从来不用第二招,难道竟然是真的?能让你楼仙子也吃这么大亏的,以前可从未有过呢!”

        吉娜抢白道:“你们两个都受伤了,还老是在这里问来问去,赶快找个地方治治吧?!?br />
        琴言点点头,问楼心月:“你怎么样?”

        楼心月道:“死是死不了,就是走不动了?!?br />
        琴言一声叹息:“我是死倒死得了,走却也走不动了。武林的这些混蛋们可有的夸嘴了,华音阁两大月妃竟然一天内都折在他们手中?!?br />
        楼心月只是微微冷笑,并不答话。

        琴言道:“只要今天不死,总有一日卷土重来,一雪前耻。只是……今天怎么过?”她低头拂了下鬓边乱发,“我们两大高手恐怕连一个小低手都打不过了,他们一定又追得很紧,这帮家伙冲锋打仗时不怎么出力,这落井下石的时候,却是一个比一个精神?!?br />
        楼心月淡淡道:“死就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琴言道:“阁主所要的令牌还没送到,我怎么能死?死了不要紧,要是让阁主误会我私藏令牌逃走,那可就冤枉得很了?!?br />
        楼心月仍然淡淡道:“性命都没有了,哪里还能管得到误解不误解。我看这上有上弦月,下有下弦月,你再在乎阁主也没什么用的?!?br />
        琴言叹了口气,道:“我哪里有资格在乎阁主呢?只要能每天弹琴给阁主听,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br />
        楼心月摇头道:“荒谬,荒谬?!?br />
        琴言笑道:“就算不考虑令牌的事,你那炼出柄空前绝后,举世无双的宝剑的愿望还没实现,你能安心去死么?”

        楼心月身子一震,道:“不能。你也不许死?!?br />
        琴言笑道:“我还要弹琴给阁主听,怎么会去死?但是我们除了等死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br />
        楼心月一指,道:“还有她呢?!?br />
        吉娜茫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

        琴言也道:“她一个小姑娘,人情世故都不懂,武功也时有时无的,能做得了什么?”

        楼心月道:“这个世上有些招数,也不需多高明的武功,就能施展得像模像样。我虽然不屑于用,但只要点拨一下她,那就足够送我们到浙江去了?!彼底?,叫过吉娜,耳语几句,听得吉娜连连点头,跃跃欲试。

        过了半个时辰,吉娜兴冲冲地拖了一条小船过来,上面桨楫完好,还插着“山东铁剑门”的一面大旗。她不会划,只好在水里拖着走。好在她在鹿头江中练出来的水性的确非同小可,那船被她拖得飞快。

        楼心月道:“没有人发现吧?”

        吉娜兴高采烈地道:“都打晕了!”

        琴言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两个,道:“你这不是教坏了她?”

        楼心月将旗折了,扔在水里,冷冷道:“性命都快没了,哪里还讲什么好坏?等回到阁中,再告诉她不能这样,她就又会学好的?!?br />
        琴言想了想,道:“还是不能这样……”

        楼心月脸一沉,截口道:“快上来吧!一会儿武林正道的人追了来,那可是大没有面子的事情?!?br />
        是啊,一会儿让人家逮住了,堂堂华音阁两大月妃,沦落为偷船的小贼,那可实在是难堪之极。琴言犹豫了会儿,终于也跨进了小船。

        楼心月指点吉娜怎么用桨,吉娜初度学划船,兴致高得不行,全神贯注地学习,一会儿就划得似模似样的了。

        楼心月又教她换力运气的法门,又教唆吉娜跟两边的船只比赛。吉娜大为兴奋,将船划得犹如水上流星,飞般地越过了江面上的一条条大小船只。每越过一条,她就按照楼心月的教导,放下船桨,将两手拉住下眼皮,对那船做一个大大的鬼脸,宣布自己的胜利。楼心月又告诉她,等超过了一千条船,就是吉娜胜利了。吉娜自然言听计从,一股劲地向着这个伟大的目标奋进,小舟也就离洞庭越来越远。

        不知为何,那杨逸之也没有派人追来,楼心月心中戒备也就渐渐放下,却又不免有些疑惑。至于那武林大会最后开得怎样,想出了什么对付华音阁的法子,她想也不愿去想。

        一路风景日见清雅,船也就沿着长江以下,过鄱阳湖、龙感湖、黄湖、泊湖、武昌湖,进入了安徽境内。??垂司呕?,又过了霸王祠,也就离江苏不远了。

        长江越走越宽阔,水势也就越缓和。四月天气,春风淡淡,春日和煦。远近点点白帆趁在碧波洪流之上,就如同一只只白鹦鹉停在一块琉璃之上,又随着这琉璃的晕光缓缓流动,望之让人目悦神怡。

        夹岸都是些稻粟稷米之田,绿树掩映之下时有红檐粉墙露出,远远望去,风光如画,也就更能增添些游吟的情致。吉娜看着这山侬水软,自然很是高兴,也就忘了离乡背井之苦。

        楼心月与琴言的伤势渐渐好转,不再需要吉娜划船。日常无事,三人指指点点,谈论些山川人物,风景旧史,倒也逍遥自在。只是吉娜的脑袋中从来都觉得记东西极为费劲,楼心月跟琴言说的话,她转瞬就忘了,只有船划得越来越好。

        这两个说话怪怪的姐姐,到底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那里又有些什么人?

        她们口中那个阁主到底什么样子?

        他真的如此神通广大,能帮自己完成心愿么?

        吉娜小小的心中,也不禁有些神往。

        过了南京城,赏罢扬州的瘦西湖,换船入了太湖,也就进入了浙江的境内。从京杭大运河入杭州,溯钱塘江而上,过富阳、严子陵钓滩,再行百余里,就是西湖了。西湖胜景,天下驰名,吉娜已经叹为观止,待到看了富春江一段,更又忘了西湖的美处。一路行来,琳琅满目,几乎连思考比较的余地都没有。

        一日,舟行缓怡,琴言忽然叹道:“很久没有弹琴了,今日故地重游,只有献丑?!彼底?,将那天风环佩抱了出来,理了理琴弦,临水弹了起来。

        才一动弦,便觉江潮涌起,渐渐东风送爽,山中群花皆开,引得飞鸟争相来啄。一时鸟鸣花香汇聚一起,花落瓣开的声音,都历历在耳,又仿佛这一切都萦绕在吉娜身边,所有的花都落在她身上,一时花落人去,就如一场大梦一般。

        吉娜摇了摇头,眼皮渐觉软饧沉重,终于鼻息微微,睡了过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