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十章 东风飘兮神灵雨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念念不离心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飨桑 是我非鱼 叶罗丽之你是我唯一的光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拥抱在花开之日 远大钱程绿翻红 

        琴言怀中横抱着吉娜,与楼心月站在一片山脊上。八月的阳光照下来,很是扎眼。楼心月折了一片硕大的树叶,替吉娜遮住太阳。吉娜熟睡未醒,脸上红扑扑的,正不知梦见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楼心月怔怔地看着她,琴言微笑打趣道:“咱们华音阁正盈月妃向来冷面冷心,连阁主都待理不理的,怎么对这个小丫头这般呵护?”

        楼心月轻轻地为吉娜理平了鬓角吹乱的几丝乌发,叹道:“我也不知为何,自打见了她,就觉得有些动尘缘。也许上天看我修行太苦,降她下来跟我做伴吧?!?br />
        琴言笑道:“你既然如此喜欢她,就向阁主求个情,留她在华音阁中好了?!?br />
        楼心月斜了她一眼,道:“莫非是你这妮子想她留下来,却要我去顶这份苦差?”

        琴言笑着抚了抚吉娜的脸蛋,道:“这么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我若是说不肯留她下来,那也是假的。咱们阁中过于安静,有个孩子闹闹也可改改气氛?!?br />
        楼心月一句话要说,忍住了没有说出来,只微微一笑。琴言见她神态古怪,心中一动,立即羞红了脸蛋,笑道:“我不许你说!你要说我就恼了?!?br />
        楼心月笑道:“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琴言大羞,身形一转,就如御风而行一般,远远掠了出去,脸上红晕犹自未退,似乎很是难为情。

        楼心月微微一笑,已经觉得话说得太多了。几年未回华音阁,这时踏上旧路,精神不由为之一快。当下小心地将吉娜抱在怀中,也展开轻功,向前掠去。

        等到吉娜揉着眼睛醒来时,就见琴言跟楼心月微笑看着她,眼前的景色已然大变。

        ——武林中最神秘、强大的门派华音阁,赫然已在眼前。

        武当山,终年云雾笼罩的武当山。

        一个萧索的人影沿着山道缓缓而上,渐渐走近那座极为巨大的山门。

        自从当年剑神郭敖一剑将此山门劈成两半之后,武当派就一直未复元气,再也不是当年的第一剑派了。

        那人双手负在身后,淡淡地看着这重新建成的山门。依旧是两丈硬木伐成的大门,依旧是大红的颜色,只是不知现在还值不值得剑神一剑?

        剑神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了,是不是因为当今江湖,已经没有人再配这两个字?那人长长吐了口气,神色更为萧索。

        他走到山门口,盘膝坐下,便不言不动。武当山的道士们想要出入,才走近他的身边,便被一道凌厉之极的劲气弹开。

        杀气!无人能够通过的杀气!

        一时之间,他清俊而苍白的脸上笼上了一层血色,这血色让他的眉峰斜斜挑起,有说不出的孤傲,说不出的邪逸!

        时正清晨,此人当门而坐,登时将道士们全都堵在门内,无一人能出入。众道士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嘈嘈杂杂地乱成一片,直到清宁道长出来。

        清宁道长见了此人,脸色霍然变了,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孟天成。你不在吴越王府当差,到我们武当山做什么?难道来做看门狗么?”

        孟天成闭着的双目没有张开,淡淡道:“清宁,你的肩胛骨还好吧?”

        清宁的脸色又变了,变成了一片青紫。

        众道士也都看出来,此人必定与清宁师叔有过恩怨,只是不明白以清宁师叔的火爆脾气,怎么不扑上去刺他几个透明窟窿?

        孟天成将赤月弯刀解下,横放在膝上,道:“我今日来,是拜见敷非、敷微、敷疑三老的?!?br />
        水云深处,迎面高耸两根入云的华表,一下子吸引住了吉娜的眼睛。

        那华表通体莹白净洁,乃是用整块石头雕成的,虽不识得是什么石头,只觉极为好看,上面雕满了弯弯曲曲宛如符号一样的文字。吉娜生在酋长之家,也自小给父母夹磨着学过汉语汉字,要说正正楷楷地写了,吉娜光认字倒能认个十之八九,但眼前这些龙飞凤舞、姿态纷呈的篆书行草却是一点也看不明白了。

        只见文字缭绕如云,中间盘旋飞舞着一只似龙非龙的怪物,尾巴直垂在地下,那颗硕大的头颅却顶在华表的柱顶,昂首向着天空,模样狰狞可怕。吉娜对着那怪兽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转过眼光,就见华表后面,是一道白玉牌楼,用整块汉白玉石雕成的,上面横书三个大字:“华音阁”,倒是认识。

        那牌楼不甚高大,也没有多少藻纹修饰,样式古拙沉雄,宛如巨人蹲踞,极为**。连吉娜都禁不住有些肃然起来。

        牌楼后面是水道,水道两边一片平川展开,川上长满了绿树。中间各色花朵点缀,露出院墙楼台隐约的痕迹,就如同色彩澄鲜的风景长卷一般。

        那些亭台一律仿唐时建筑,描了很精致的飞檐。

        楼台都是木制建筑,大大小小的用复道连在一起,错落有致,斜斜地将半个青山包住,取了个缓舒的斜角。不论建筑边上还是川上的空余地带,都栽着各式的鲜花。这飘飘渺渺的香气,就已经很使人心神荡漾了,哪里更兼许多声色的诱惑。

        吉娜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又由不得高兴起来。偏这秀色看上去又是如此的谐和而丰致,仿佛老天特意造出来让人居住的,不由大加赞赏。

        楼心月笑着问她愿不愿意住在这里时,吉娜赶紧点头,哪里还想得起苗疆的家。

        舟随水进,水波澄澈,一些大小画舫擦肩而过,吉娜倒满不在乎的,见了个人就问好,多半都住舟称赞道:“好可爱的小姑娘,你们是从哪里找来的?”一路行来,就觉华音阁中的人都和气得很,浑然不是外面听到的那样凶恶。琴言也含了微笑,跟每个人点头,楼心月却板起脸理都不理,只有吉娜乐得其所。

        吉娜正兴高采烈,楼心月已经起身:“前面不远就是我的住处,我先走了?!?br />
        琴言道:“难道你不去……”

        “有你去了我去干什么?我又不想见他?!甭バ脑麓搜砸怀?,人已在岸上。霎时之间,便已走得无影无踪。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楼姐姐……”吉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人怎么就不见了?”

        楼心月轻功虽好,但华音阁的迷离布局的确也占了很大因素。这些美景风物中其实暗暗蕴藏了极为凌厉的阵法,若无人小心带路,不要说在其中来去自如,哪怕要行走一步,也是千难万险。

        事关阁中机密,琴言也无意多向吉娜解释,只拉过她安慰道:“你楼姐姐有事,不和我们一起了?!?br />
        吉娜指着楼心月去的方向,烟雾缭绕中隐约可见一些塔尖和一道高耸的石碑:“那里就是楼姐姐住的地方?”

        琴言笑道:“盛唐时候,华音阁几代主人都信奉佛教,留下了许多唐时的佛塔、造像,你楼姐姐就喜欢住在旁边,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找她啊?!?br />
        吉娜听得神往起来,拉着琴言的袖子:“姐姐,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找她?!?br />
        琴言笑道:“那怎么行,傻丫头不要说傻话。凡地总有个主儿,来到了华音阁,当然就要先拜见华音阁的主人了。

        说起见阁主,吉娜“哦”了一声道:“我知道了。就是你常说起的那个诸多天下第一的人了!可是为什么要我去拜见他,他怎么不拜见我?”

        琴言吃了一惊,急忙摇手,止住吉娜。吉娜忽闪着大眼睛,奇怪地看着琴言,道:“你怎么这么怕他?难道他长着三个脑袋不成?”

        琴言还没回答,就听吉娜笑道:“两个脑袋的怪人我见过,就是没见过三个脑袋的阁主,我倒真想见一下了!走,我们现在就见阁主去!”

        琴言苦笑道:“现在你想见,我却又不敢让你见去了。不过早晚要见的,是福是祸,躲是躲不掉的。只盼着……”

        她摇了摇头,满脸都是忧色,终于道:“走吧,这时候阁主应该在天籁瀑练字?!?br />
        两人下了船,步行在绿树掩映的小道上。她们避开红廊复道联系的主道,行入偏僻之处,但仍是山石叠翠,精舍依稀,四方水声隐隐,半空彩羽纷飞,也不知华音阁到底有多大。

        水声渐渐大了起来,眼前现出一仞峭壁,上边葛罗交织,爬满各色花叶,宛如一道巨大彩屏,在镏金的夕阳之下熠熠生辉。

        吉娜童心大起,跑过去踩踏地上数寸厚的花瓣,却见琴言忽然止步,深吸一口气道:“玄度司新月妃琴言拜见阁主?!彼纳舨⒉淮?,仿佛怕惊起那林中的飞鸟。

        吉娜的脚也顿住,正踏在花瓣的边缘。

        此声一出,似乎周围的声音一起都沉静起来,吉娜的身子却突然一震,觉得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压力猛然挥开,不自禁地就肃然而立,等候着某种莫名的命令降临。

        她吐了吐舌头,就听里面有人浅声道:“进来吧?!?br />
        吉娜悄悄道:“是个姐姐耶?!鼻傺匀凑?,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去。

        吉娜才要说话,琴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以目示意,脸上微露惊恐之色,吉娜只好乖乖地随着她向里走,心中却很不服气呢。

        依着青山,却是一片亩余大的池塘。一条白瀑从山涧中垂落下来,涛声滚滚,直击得池塘中浪花翻飞,泡沫纷涌,水气蒸腾而上,映着丽日,变幻出无边彩辉。

        在彩辉的中间,站了一个人。

        那人青衣落落,只剪裁出最简单的样式,随意穿在身上,并没有束发,散垂的长发纷披而下,被瀑布吹得向后飞散开。他从容地负手站在潭中心,昂首看着瀑布从天际飞落。

        他并没有什么动作,但吉娜自转过林子以来,眼睛就一直盯在他身上。似乎这人本身就具有隐秘的魔力,可以同天地之威抗衡,吸引一切人的注意。

        瀑布垂下的水气直腾开来,似乎想将他吹开,但他的身形一动不动,仿佛他本身已隔离于这个世界,他的心思,他的意旨,都浑然不在这尘滓之中。

        就听一人浅声道:“你们等一会儿,阁主正在练字?!?br />
        吉娜收回目光,就见潭边站了个十六七岁的姑娘,鹅黄衣衫,团团的脸,手中捧着淡紫的水晶盘,里边放着紫云青花砚,一支笔,一卷古帖。

        那姑娘脸上透出几分儒雅的书卷气,静静地站着,连说话都轻悄细声的,仿佛怕惊了这天地间永恒流动的元气。这份温柔平和,跟琴言的优雅妩媚又不相同。那姑娘见吉娜打量她,报之一笑,转头注目湖中。似乎这正是她的工作一般。

        湖中那人一直凝目注视着瀑布,晶莹的水帘,只映着他出世的站姿,微微凉风,融融斜阳,漂起无尽水花,无声摇落在他身周。

        波光与落花,似乎都被他身上那份闲散的神态所笼罩,在脉脉的频率中,配合得了无痕迹。

        吉娜再看一会儿,就觉瀑布都似乎在逐渐凝结起来,像这个人一样陷入了永恒的静止中。这感觉越扩越大,潭水、林木、青山、天空,包括自己的呼吸,都一点一点安静下来,被这个人从无序归结为有序,随着他本身的意志运行。

        吉娜心中不禁一惊。

        ——这种被控制、被攫取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了!

        就在这一片浑成的静穆中,一道青霓突然透水光而出,不知何时,水晶盘中的笔已浓墨饱蘸,被他握在手中。但见他的身形从容而起,衣袂御风,腕底龙蛇游走,墨落水帘之上。登时水雾飞扬起无边氤氲,烘托着他的身影,一齐挥空落下。

        黄衣少女盘中的古帖,也随之无声翻动着。

        他的身影融于水气之中,若动若静,似乎亘古以来就存于天地。他只是用笔在审视这个眼下的一切,用力量来说服万物听从,默然伏首在他沉静的意志前面。

        这实在也是种惊人的美。

        是让天地雌伏,众生垂首的美。

        这是与杨逸之的温暖、包容、洁净之光截然不同,却同样是造物主呕心沥血的杰作,不知经过了几千万年的雕琢,才能如此耀眼地绽放在这个世界上。

        吉娜身子一震,突然想到了什么——这笼盖一切、对抗天地的力量是那么的熟悉!

        她突然大声道:“喂!你能不能转过来,让我看看你!”

        黄衣少女和琴言都吃了一惊。

        突然“轰”的一声响,整个瀑布突然炸开,玉龙般的瀑身化做山峰一样的惊涛骇浪,狂龙般地四下奔走。

        潭水受其冲击,潮涌般向四周鼓荡着。炸开的瀑布落到潭中,轰轰然爆发出丈余粗的水柱,几千万条一齐冲天而起,然后化做倾盆大雨,挟着轰隆巨响滚滚落下,击得山石都碎裂了。

        一时阳光完全被遮住,身边充斥着爆炸般的连环巨响和疯狂一般的茫茫水柱,吉娜惊恐万分,琴言长袖飘起,将她完全遮住。

        过了一刻钟左右,这次爆发才停歇住,阳光重回,吉娜勉强睁开眼,就见附近的花木完全凋零散尽,地面上积水过足,正哗哗地汇聚成小溪,向潭中流去。潭水也变得无比浑浊,那瀑布倒还是老样子,只是如被狂风吹折,兀自摇晃不停。

        吉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黄衣少女和琴言却拜了下去。

        吉娜惊魂未定,一抬头,就见一人正淡淡地看着她。

        残阳如血,他飞扬的长发及披风都被这夕阳染成金色,宛如自身也是这满天落辉的一部分,散发出不容谛视的光芒。

        他淡淡地看着她,天地之间的一切美丽、威严、智慧都在他眼中汇聚、沉淀。

        这双眸子中涵盖的竟是无限广袤的天空,也是滋长万物的大地,也是阅尽众生的轮回。

        这是只有神佛才有的眸子。

        吉娜突然尖叫出声,身子仿佛被突然抽空一般,深深地跪了下去,然后泪流满面。

        他就是她要找的人??!

        ——竟然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毫无希望的地点,他出现在她的面前。

        吉娜心中狂喜狂悲,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多么想就这样冲过去,扑倒在他怀中,就这样静静地陪伴着、凝望他,再也不要分开。

        只是他的神色却是如此遥远,仿佛不可触摸。

        如果杨逸之是天地间自由徜徉的清风与明月,他就是所有神明用所有赞叹与企慕雕琢的炽热火焰。

        如果说,在杨逸之身边,他能给你张开光芒的羽翼,如此慷慨地阻挡了红尘与风雨,给予每个平凡的女孩梦想的天堂。

        那么,在这个人身边,一切却是截然相反。

        他掌控天地间的一切,却如此吝惜一个承诺,他并不给予,而是肆无忌惮地掠夺,用他的目光,他的笑容,不断地掠夺你的心,你的爱,你的眼泪,你的一切。

        哪怕最不经意的一顾,便能让你轻易抛开所有矜持,为他奉献上所有繁华。

        哪怕最淡然的微笑,也让你真切地感到卑微,感到仰望,感到焚灭的疯狂。

        他让你心甘情愿做扑火的飞蛾,哪怕知道会受伤,会流泪,也要不顾一切地留在他的身旁。

        于是,你来到他身边,被那焚灭一切的烈焰点燃,你的生命便会在剧烈的痛楚与快乐中战栗,化为一团灿烂的烟花。

        只是,这烟花并不属于你,却只点缀了他的辉煌。

        吉娜紧紧咬住嘴唇,强忍着彭湃的心潮,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多么想告诉他自己此刻的心意,但是她不能。

        在她的家乡,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当女孩子寻找到自己生命中的那个人时,绝不能立即说出来。不仅不能说,而且还要表现出几分冷淡,几分调皮。

        然后,她必须完成三件事。

        这三件宛如恶作剧一般的事情,是对他的三次试探。如果这些试探都顺利的话,中秋那夜,她便会将那件精心准备的礼物放到他面前。

        如果他收下了,他们就能受到遮瀚神的祝福,从此相伴永远。若有一样没有完成,那么神明便会震怒,让他们的一生变得坎坷。

        吉娜默默地看着他,心中一遍遍预言着那三次试探,渐渐压抑下心头的激动。

        最爱的人就在你身边,却不能告诉他你爱他。

        这是多么幸福的折磨啊。

        吉娜一点点站直了身体,呆呆地看着他,一面擦着眼泪,一面傻笑着,刚笑了几声,又忍不住啜泣起来。

        看着她又哭又笑,琴言很有些担心,却又不敢说什么。

        那人见吉娜如此举止,神色也温和起来。他嘴角浮出一个淡淡的笑意,整个天地万物的肃杀都一扫而空,随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刚才吓着你了?”

        吉娜点了点头,哽哽咽咽地道:“简直把我吓死了。我都不知道这么好看的瀑布发起脾气来竟然这么可怕。你们这瀑布怎么这么奇怪啊,说发脾气就发脾气。我们那儿的瀑布只有在夏天雨水大的时候才发脾气,而且也不像这样,这简直就是吓死人了?!?br />
        她故意将话题转移开,却根本不提自己千辛万苦、一路寻找他的事。

        那人微微含笑着听她讲,转头对琴言道:“你们带来的这个小姑娘很有趣,我们就留下她吧?!?br />
        琴言大喜,恭敬地行了一礼,道:“阁主看中了她,正是她的福气”。

        吉娜心中说不出有多么欢喜,却昂起了头,笑着对他道:“那你可要好好对我,要不我还不住呢?!弊齑轿⑽⒕锲?,似乎住下来还是很给这阁主面子呢??吹们傺砸膊挥尚α似鹄?。

        但她随即又正色施了一礼,道:“琴言此次赖阁主之福荫,不辱使命,终于将苍天令带回阁中?!彼底?,悄悄施眼色,让吉娜将苍天令拿出来。

        卓王孙随便地接过来,随便地看了一眼,随手递给了身边那个黄衣女子,她却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轻声道:“启禀阁主,正是苍天令?!?br />
        卓王孙微笑着对琴言道:“很好,你这次辛苦了?!彼馑姹愕囊痪浠?,琴言却似乎觉得是莫大的荣宠,赶紧伏首逊谢。

        他却转头对吉娜道:“琴言说你想将苍天令交给我,可是真的?”

        吉娜笑道:“那是没办法的啦,我给琴姐姐,她不肯要,给楼姐姐,她后来又还了我。说是要我亲自交给什么阁主,就是你吧?”

        卓王孙微笑道:“你远道而来,送这么大的礼给我们,传令月写意,开丹书阁,迎苍天神令?!?br />
        吉娜听得莫名其妙,回头问琴言:“他说的是什么???”

        琴言牵起吉娜的手来,道:“走吧?;褂行矶嗪芎猛娴亩?,你马上就知道了?!?br />
        吉娜道:“姐姐肯陪我么?还有他肯陪我吗?你们若不陪我,我就不玩了?!彼呈种噶酥缸客跛?。

        琴言吓了一跳,赶紧将她拉过来,正要责备,却听卓王孙淡淡笑道:“不但我陪,全阁中的人都陪着你?!?/div>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