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十一章 折芳馨兮遗所思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拥抱在花开之日 是我非鱼 飨桑 念念不离心 远大钱程绿翻红 叶罗丽之你是我唯一的光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吉娜这时却大发脾气。

        原因是四个侍女拿来了十几件衣服要她穿在身上。衣服这东西简直跟吉娜天生有仇,吉娜是能不看到它就不看到它。要她一次穿十几件,还不如干干脆脆地一刀杀了她呢。当下梗起头来不理,侍女转到左边,她的头就转到右边,侍女转到右边,她的头就转到左边。小腮帮子嘟起了老高,若不是看侍女们为难的样子,只怕早就嚷了起来。

        侍女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不住地劝她,吉娜是理都不理。

        正为难之际,琴言急匆匆地走进来,皱眉道:“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换好?阁主都等了一刻钟了。你们这些丫头做事真是越来越回去了?!?br />
        侍女赶紧跪禀道:“吉娜小姐总不肯换上礼服?!?br />
        琴言拿起礼服道:“吉娜好妹子,赶紧换上礼服,你看大家都在等你呢?!?br />
        吉娜头一扭,道:“不穿!”

        琴言道:“为什么???你看这礼服绣满了芙蓉花,流光溢彩,金碧辉煌的,我们的吉娜妹子一穿上,肯定全天下的人都会被迷死一半?!?br />
        吉娜撇了撇嘴,道:“才一半啊,没意思?!?br />
        琴言笑道:“瞧不出你这小丫头还挺贪的,天下一半的人可不就是全部男人,能迷死全部的男人,你还不满意,难道还要将我们这些女人也一并擒之?”

        吉娜一下跳起,道:“真的,真的这么好看?”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飞起了两朵红霞。

        琴言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道:“哟,好妹子,你告诉我,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你进来没见几个人啊?!?br />
        吉娜道:“哼,我不告诉你?!?br />
        琴言走过来亲亲热热地挨着她坐下,顺手将礼服拿在手中,道:“好好,不告诉我。来,把这礼服穿上,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迷死你那小情人儿?!?br />
        吉娜这才顺从地从她手上将礼帽接过去,戴在头上,又正了几正,歪头对琴言道:“好不好看?”

        琴言一挥手,侍女抬过一面铜镜来,琴言搂着吉娜的脖子,将两人的头都凑在镜子面前,左右照了照,道:“美得不得了。衬得姐姐成了小老太婆了?!?br />
        吉娜道:“不。姐姐好漂亮的?!?br />
        琴言听了这么简单的赞美,看着吉娜那清澈漆黑的眸子,不禁心下叹道:真是天真呀!

        吉娜穿完了,在镜子面前照了几照,突然道:“琴言姐姐,这真的好看么?我怎么总觉得别扭???”

        琴言赶紧走上去道:“怎么会呢。傻孩子,一会儿你看大家的眼光就知道了?!?br />
        吉娜嗯了一声,道:“那我们赶紧走吧?!?br />
        琴言道:“先不要走,一会儿到了丹书阁上,还有些事项是要注意的。我先讲给你听,免得阁主怪罪下来,可就不得了了?!?br />
        吉娜委委屈屈答应了声“哦”,皱着眉听琴言讲起华音阁的大小礼节和注意事项?;舾蠼簿渴⑻品绶?,虽然行迹上比较脱略,但在真正重要的事务上,礼节却要讲得一丝不苟。当此之时乃明朝中叶,这些礼节就已荒失,在来自边陲、一味质朴天真的吉娜看来,那更是烦琐而无用,简直处处透着莫名其妙。但她出人意料地耐性奇好,居然听琴言讲完了,而且还问了几个没记住的地方。

        琴言倒没想到她这么耐心,赶紧讲完了,带她向丹书阁走去。

        到了阁门口,琴言又叮嘱了她一遍走路的姿势,什么胸要挺,头要昂,步子要小,落脚要轻,不可苟言苟笑,不可东张西望,以及拜见阁主的礼节。吉娜答应了一声,两人一齐开门进去。

        阁中早张起了十几盏大红宫灯,两边或坐或立,站了十几人。

        吉娜生长侗酋之家,这种场面倒也惯经。当下并不惊慌,口中念着琴言教的礼节歌诀,一步步向前走去。她这么肃穆,雍容华贵地走着,衬着广袖长袂的盛唐衣冠,衣上绣的芙蓉脉脉流动,真是步步莲花,宛如水月观音降于凡尘之上。

        卓王孙一手支颐,随随便便地高坐正中,万千宫灯的光芒仿佛都集中在他身上,又从他的微笑中腾出,倾注在这盈盈走来的吉娜身上。

        琴言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吉娜缓缓走到卓王孙面前,盈盈拜倒,双手举过头顶,手心中就是那枚苍天令。

        卓王孙衣袖垂下,将令牌卷在手中,反覆看了几下,道:“平生之愿,今完其一。远道来觐,准汝讨赏?!?br />
        吉娜茫然站立,不知如何作答。琴言赶紧走上一步,悄声道:“阁主准你任意选择封赏,你想要什么就赶紧说吧?!?br />
        吉娜想了想,道:“我没什么想要的呀?!?br />
        琴言皱眉,小声提醒道:“你不是一直说,有个心愿要阁主帮你完成么?”

        吉娜却宛如没有听见,笑嘻嘻地道:“我想到月玛玛上看看,听说那上面有好漂亮的姐姐?!?br />
        琴言皱了皱眉,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她暗中掐了她一把,低声道:“你不是要找人的么?”

        吉娜却摇了摇头,笑道:“不找了?!?br />
        琴言只得叹了口气,心想这小孩的心性,真是说变就变,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卓王孙却笑道:“若是一时想不起来,准你日后再奏。写意,看看咱们这边有什么可以赏给这位姑娘?”

        日间所见的黄衣女子领侍书仙子的职位,名月写意,禀道:“启禀阁主,前日海上得来的火齐珠,还有些。属下没事拿来穿了个链子,倒很适合这位姑娘戴?!?br />
        卓王孙点头道:“很好,就赏了她吧?!?br />
        月写意躬身一礼,退了进去,不一会儿,拿了个小小的锦盒出来。揭开来时,是一串珠子串成的项链。那珠子通体火红,个个都有拇指大小,映在烛光下熠熠生辉。月写意示意吉娜低下头来,给她戴了上去。珠子触体生温,在烛光映照下,都发出微淡的红色晕光,仿佛不是珠子,而是一颗颗的火苗。

        吉娜大喜,对卓王孙道:“你送我这么好的东西,谢谢你啦?!?br />
        琴言赶快上去小声道:“不是这样说的……”

        吉娜皱起鼻子“哼”了一声,突然将珠冠一抛,道:“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彼底?,七手八脚地将身上的礼服全扯了下来,一双靴子也踢掉,赤足踏在地毯上,指着卓王孙道:“喂,你也不要坐得那么高了,我送你东西,你送我东西,我请你吃东西,你再请我吃东西,咱们不要谢来谢去了吧?!?br />
        众人听她如此说话,都是吃了一惊,刹时丹书阁中一片寂静。卓王孙也有些出其不意,他看着吉娜,眼中蕴了丝笑意,道:“你要请我吃什么?”

        吉娜丝毫没发觉气氛有什么不对,兴冲冲地道:“吃了才知道呢?!庇谑谴佣道锾统鲆桓鲂遄派讲璧目诖?,从里边摸出一个个三角形的绿色果实,兴高采烈地分到每一个人手上。

        月写意远远看了一眼,道:“阁主,这是苗乡特产的茶苞?!弊客跛锏懔说阃?。

        琴言第一个送到口中,嚼了一下,只觉得清甜可口,微香满颊。其他人连忙效仿,都是称赞不止。

        吉娜心中大乐。连忙提起拖拖拉拉的长裙,上前几步,递了一个到卓王孙面前:“喏,这个是给你的?!?br />
        卓王孙接了过来,一尝之下,却皱起了眉头。

        吉娜小心地偷窥着他的脸色,这可是第一次的试探啊。如果他不能忍受这茶苞的苦涩,那么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吉娜看着他,心中默默祈祷着遮瀚神的保佑。却见他只是皱了皱眉头,还是咽了下去,不由喜笑颜开,眨了眨眼睛,蹦蹦跳跳地下去了。

        卓王孙却淡淡一笑:“你们好大的胆子?!?br />
        众人一惊,顿时停止了喧哗,不知究里地看着他。阁主平日积威甚重,大家心中都十分忐忑。

        半晌,却听他缓缓道:“原来吉娜早就和你们串通好了,这种东西分明又苦又涩,你们却都说又香又甜?!?br />
        大家虽已明白卓王孙并无真正问罪之意,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一时也不敢出言辩解,只有吉娜偷偷掩住嘴角,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月写意看了看她,突然明白过来,顿时笑道:“原来……阁主,我们可不敢骗您,吉娜两样的心,当然是两样的茶苞。我们的,是吉娜愿意把蜜糖给好朋友分享。阁主的,自然是吉娜要中意的久相和她一起吃苦了?!?br />
        众人这才放宽了心,一齐笑了起来。卓王孙也笑道:“吉娜,什么是久相,为什么她们吃甜的果子,却要我吃这种苦的?!?br />
        吉娜偏着头想了想,故作不知地道:“嗯,其实我也不是很知道啦。我们苗人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儿,就给他吃这种味道不同的茶苞。你愿不愿意做我的久相???”

        琴言脸上有些变色:“阁主,吉娜童言无忌,您不要怪罪?!?br />
        卓王孙没有回答,他没有回答的这段时间中,丹书阁里一片沉寂。

        卓王孙支颐而坐,突然笑道:“做久相就要吃这么苦的果子,倒真是没有什么意思,若是能有甜的果子吃,那倒不妨做了?!?br />
        众人登时如释重负。琴言悄悄松了口气,只觉手心湿湿的,尽是透出来的冷汗。吉娜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反正这样苦的茶苞我就只有一颗,就算你还想吃,也没有了!”

        卓王孙道:“现在你已经请我吃完东西了,该我请你吃了?!?br />
        吉娜抬起头,向天上看了看,道:“不,我们苗人找到久相后,要一起唱歌的。今天月亮这么好,我们大家都来唱歌,好不好?”

        卓王孙皱眉道:“唱歌?”

        吉娜笑道:“对呀。我们族里大家欢乐的时候,就用歌声来表现自己的心情。难道你现在的心情不好么?”

        她看了他一眼,却又不胜他的目光,赶紧低下了头。

        ——能在月夜下,将最美的定情歌唱给他听,这便是遮瀚神的第二层试探啊。

        卓王孙沉吟片刻,道:“好吧,我们就听你唱歌?!彼底?,走下座来。

        吉娜却摇着手道:“不行不行,现在还不能唱?!?br />
        卓王孙悠然望着她,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吉娜道:“首先要到个空旷的地方去,再生一堆火,然后拿些酒肉来,一边喝酒,一边在火堆上烤了肉吃,然后才唱歌呀。难道你们这边不是这样的么?”

        卓王孙笑道:“好,就是这个样子。来人,小姑娘怎么说,就怎么办?!?br />
        吉娜大喜,拉着卓王孙的手道:“走!我们先去占个好位置!”兴冲冲地向外奔去。

        吉娜如此恣意而为,卓王孙却并不觉冒犯,只因她一派天真,纯出天然,任谁都知道她的心中正是光明洁净的一片,没有任何他念。

        阁中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阁主今日的脾气怎会如此的好。不过既然阁主高兴,众人当然随喜,当下几人赶去置办烧烤用具,酒类肉食,其余的人跟随鱼贯而出。

        清宁道长的长眉挑了挑,道:“敷非三老闭关已久,从来不问俗事,你请回吧?!?br />
        孟天成的眸子突然睁开,盯在清宁道长的脸上。

        清宁道长身子震了震,就听他淡淡道:“我还以为清宁道长从来不说谎话呢?!?br />
        他的眸子跟着抬起,停在紫霄宫高兀的脊顶上:“四年了,不知清宁道长的剑法长进了没有?”

        清宁道长的脸色渐渐阴暗了下去,突然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上武当山,是找茬来了!剑!”

        他一语方罢,旁边他的弟子赶忙递过一柄佩剑。清宁道长看都不看,随手挥出,长袖卷着剑柄,“刷”的一声,将长剑抽出。剑诀一引,清冷冷的剑光犹如一泓碧水,指在了孟天成的面前。

        “拔刀!”

        孟天成并没有去看清宁的剑。这一剑离他的眉心只有两尺,但孟天成却丝毫不去理它。他的话语一如武当山间缥缈的云雾:“四年前,我败你,用了三招。四年后,我再败你,已经不必用招了?!?br />
        清宁道长脸上闪过一丝怒容,道:“好!我就要看你怎么败我!”长剑一引,一招孤云独去,向孟天成刺了过来。

        眼前倏然影子闪动,孟天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他手中的赤月弯刀,正指在清宁的眉心一寸前,而清宁的那招孤云独去,却只施展了一半!

        孟天成弯刀并未出鞘,但一股冰寒的杀气透鞘而出,闷撞在清宁的额头上。清宁只觉一道烈火从心头涌起,几乎就要张口将全身的鲜血都喷出去!

        孟天成淡淡道:“你败了。但你必定不知道败的原因?!?br />
        清宁咬牙道:“什么原因?”

        孟天成道:“你用剑指着我,剑离我太近,这是第一失误。剑太近,再刺出的时候,力道便不足,速度便不快,便不能一举毙敌。但倘若你运用得当,未始不能克制我的行动。然而你偏偏施展自己得意的孤云独去,剑尖划开,横掠而出,然后再运劲前刺。这一招利则利矣,只是剑锋已太靠前,便在后撤的时候形成了空当,被我一刀中宫直入,夺得了先机。这是第二失误。这两个失误虽致命,但尚有可趁之机,你的第三个失误,才使你永败于我刀下?!?br />
        清宁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孟天成道:“四年前我虽一招败你,但你却认定我是投机取巧,今日一战,你以为身在武当,先占了地利,必能胜我,所以心气已浮。你的第三失误,就是你太高看了自己!”

        随着他的话音,弯刀上真气陡地一震,清宁道长只觉周身都被这无所不在的杀气笼罩,他才真切地知道,孟天成对武学的领悟,竟是自己永远所达不到的!

        紫霄宫中忽然腾起一个洪亮的笑声,瞬间传遍了整个武当山,震得石鼓铜钟嗡嗡大响:“好!好!很久没有听到这么精辟的论调了,小朋友,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呢?”

        华音阁人员鼎盛,日常用品自也就准备得充足,哪消多时,就在池塘边上用桂枝木炭生了熊熊的一堆火。侍女片了肥嫩的鹿肉和小牛腰子肉,在火上烤得滋滋作响,旁边用大壶盛了酒,也在火旁温着,另用泉水冰了糯米酒,放在一边。

        众人围火而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吉娜兴冲冲地跑到火堆旁边,拿起糯米酒就喝。这糯米酒冰得恰倒好处,入口甘凉,酒味并不很浓,却正可品评它的芳醇。

        吉娜赞了声:“好喝!”旁边侍女将烤好的鹿肉递过来,吉娜张口大嚼。

        她平日素来大方,毫无一般女孩扭捏之态,如今心有喜事,更是放开手脚,大快朵颐。忽然抬头,看到卓王孙他们只是立在一边看她吃喝,便道:“你们也来喝酒啊,不喝我怎么唱歌呢?!?br />
        卓王孙手一挥,道:“大家一齐喝?!奔刃ξ亟煌熬频莞客跛?,等他喝完了,自己喝一口,然后递给琴言,琴言喝完了,再传给下一个人,依足了苗疆的规矩。等一桶酒传完了,大家也差不多围着火堆坐成了一个圈。

        吉娜笑道:“好了。酒我们喝过了,下面应该唱歌了。阁主,你先唱一个吧?!?br />
        卓王孙脸色一沉。十几年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但吉娜睁着清澈的眸子,正笑盈盈地看着他,双目中充满了期待,却又不忍责备于她。

        琴言插话道:“小妹子,我看这样好了,你先唱上一段,让我们看看你们苗疆是什么规矩,然后我们跟着来,好不好?”

        吉娜拍手道:“好??!”说着,理了理头发,歪了头道,“那我唱个什么歌呢?”

        她虽然想好了定情歌的调子,但是却不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只有掩饰道:“对了,你们在喝酒,我就唱个祝酒歌吧?!弊叩匠≈?,忽然道:“哎呀!没有鼓子声我怎么唱???”

        琴言笑道:“这祝酒曲的调子我倒还记得。我就用琴音模仿一下,好不好?”

        吉娜“哦”了一声,心想不好了,琴言既然记得曲子,若被她听出这不是祝酒歌,那可真是很羞人的事情,正要推脱一下,琴言已将琴取出,铮铮地弹了起来。

        定情歌乃苗疆男女在热恋之时,互相酬答、述说衷肠所唱。所以在欢快之中,又颇有缠绵悱恻的意思。

        因为那个奇怪的习惯,吉娜在家很少唱歌,每当在唱歌唱到最动情的时候,她就会莫名地想哭,直哭到哽咽难以出声为止。每次大会,阿妈都不准她唱歌,一来怕扫了大家的兴致,二来见她哭得如此伤心,心中也良为不忍。

        所以,吉娜绝少在别人面前唱歌。哪怕是最快乐的曲调,她也会唱得泪眼婆娑,更何况这样缠绵的歌曲呢?

        记忆中,她还从未完整地唱完一首歌曲。

        然而今天这支歌曲,却是不能不唱的。

        哪怕一生只能歌唱一次,她也会在某一刻,在某个男子面前,唱起这首歌的。

        然后把所有的眼泪流尽。

        只是没想到,竟然那么幸运,听歌的人会是他。

        她抬头看着他,他换了一袭宽大的衣服,只是随意坐在场中,轻轻支颐,金环将他散垂的长发轻轻束于身后,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又似乎没有,他的神色并不冷淡,甚至有几分慵懒。

        然而哪怕在最清冷的月光下,他身上的光芒仍宛如太阳一般夺目,吸取、容纳了周围的一切。

        能够把自己所有的眼泪都献给眼前这个男子,是多么幸福啊。

        吉娜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一串清亮的音符。

        琴言刚弹了两句,就觉得与吉娜的歌声完全不合拍,奇怪自己是不是记错了调子,渐渐停止了抚弦。

        偌大的花园中,便只剩下吉娜一个人,站在月光下轻轻歌唱。

        歌词都是苗语,听不懂意义,然而歌声是如此婉转,仿佛苗山深处的月色下,一个多情的少女,正对着河岸那边的情郎,低低倾诉着心事。

        吉娜轻轻唱着,眼圈渐渐有点湿润。

        她想起了八年前那个永生难忘的夜晚,此生未了蛊在天幕中宛如展开了一场最华美的海市蜃楼,将千里外的这个人投影在她眼前。

        从此,便注定了她要跋涉千山万水,用所有的青春年华去找寻他。

        为了他,她在苗山中寻寻觅觅,也不知爬过多少座山,趟过多少条河。

        为了他,她探索了苗族传说中所有的险地,也不知遇过多少次险,受过多少次伤。

        为了他,她远别严父慈母、兄弟姐妹,来到完全陌生的世界,只求能留在他身旁。

        歌声在偌大的花园中缓缓飞扬,所有人都寂静下来,倾听着她的歌唱。她的眼中透出点点泪光,仿佛月光下的微霜。

        她的每一声吟唱都宛如在赞叹,也宛如在叹息。

        赞叹他宛如天空中燃烧的太阳,将她寂寞的生命点燃,叹息的却是自己的命运:

        ——她似乎已经预感到,自己会为了回报这天神赐予的阳光,惨烈地奉献自己的一生。

        歌声宛如抛入天穹的琴弦,唱到极高处又缓缓滑落。

        月光下,她的身影如此单薄,如此寂寞。

        人们眼前的时空仿佛错乱开去,回到那人神共存的远古时代。

        她就是天堂中那一只金翅的鸟儿,爱上了天地间最英俊、**、强大的神祇。她在天空中为他纵情歌唱,她唱得那么用心,那么用力,直到呕出点点鲜血。

        这声音化为飞翔的云朵,点缀了他的威仪,这些鲜血化为纷扬的落花,装饰了他的光辉。

        而她,却从声嘶力竭到折翼而死。

        他看过她一眼么,他注意到她在为他歌唱么,他会为她的死发出哪怕最轻的一声叹息么?

        她不知道,她也并不在乎,因为她爱他,不求回报。

        长长的尾音如凄如诉,绕梁不息。所有的人仿佛都为这歌声感染,久久不能说话。

        吉娜泪流满面,她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

        她竟然完整地唱出了这首歌——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因为哭泣,让那曼妙的歌声变得嘶哑、让清越的曲调中断。

        难道这就是遮瀚神的祝福?

        从此她能为他自由地歌唱了么?

        吉娜一面笑,一面流泪。她幸福地抱住双肩,单薄的身子在夜风中微微颤抖,久久不能平息。

        良久,她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激动,擦干眼泪,跑到卓王孙面前,笑道:“你看我唱得怎么样?”

        卓王孙也含了微笑道:“我以前闻白鹤鸣于青岚之上,得剑法之要义,当时只觉天地之理,已穷于此,今日听了你的歌声,我才知道我着实错了。若是当日能听到你的歌声,恐怕我现在的造诣当在十倍之上?!?br />
        吉娜深深地看着他,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轻轻笑道:“你们汉人可真是奇怪,说的话我有些都不懂?!?br />
        她虽然不能全懂卓王孙的话,但是她也明白他在赞赏自己的歌声。

        谢天谢地,遮瀚神的第二道试探终于也顺利过去了!

        她心中说不出有多么高兴,却又不能过多表现,只得抢过一只鼓来,敲得梆梆作响,一会儿又就琴言的手中拨弦玩,让她弹不成曲子。再一会儿又傍着卓王孙,谈些小孩子的玩意,真宛如一只快乐的小鸟般,在众人间飞翔。

        众人为她所引动,也就围着篝火谈笑起来。不时有人清曲一奏,娱己兼且娱人。酒肉渐渐减少,篝火也没有开始的那么亮了。

        卓王孙始终微笑而坐,并不禁止。再一会儿,听不到吉娜的声音,众人看时,已经趴在阁主旁边睡着了。琴言怕卓王孙生气,急忙要叫醒她时,卓王孙挥了挥手,命令众人安静,小心地抱起吉娜,交在琴言手上。

        琴言倒不知道阁主怎会对吉娜如此纵容,积威之下,当然也不敢多问,带了吉娜回新月宫安歇。

        卓王孙缓缓站起,望着被明月照得透亮的夜空,许久道:“我们似乎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br />
        众人不知阁主究竟什么意思,往日阁主一旦如此说话,那就肯定有什么人要获罪。都不敢轻举妄动,以免动辄得咎,广场上刹时安静下来。

        卓王孙默然片刻,再不看众人一眼,独自向外面走去,众人难测阁主是喜是怒,面面相觑之时,卓王孙已经走远了。

        新月宫中,月华大盛。

        高台临水,龙涎香徐徐袅绕,夜风将淡粉的帷幕吹开。

        吉娜正在雕檐下的一张紫竹榻上酣睡,琴言坐在不远处焚香弹琴,楼心月临水而立,只望着清冷的月色。

        很快就是中秋了。

        琴言突然止住抚弦,道:“你说阁主为什么对吉娜如此纵容?”

        楼心月摇了摇头,道:“我看此事大有深意,你我还是不要揣测了。他想什么,旁人是根本无法知道的?!?br />
        琴言点了点头,望向酣睡的吉娜。

        她似乎已经沉入了梦境,脸上却还带着天真而甜蜜的微笑,那分明是少女情窦初开,梦中怀春的神情。

        琴言长长叹息了一声:“只是吉娜可能并不明白这些……你不觉得她对阁主的举动有些奇怪么?”

        楼心月冷笑了一声:“有什么奇怪?我们阁主虽久不出江湖,但暗中倾心于他的女子也是数不胜数。吉娜并不了解他的性情,一见之下,倾倒于他的风仪,一时落入情障又有什么奇怪?”她说的虽是吉娜,目光却一直盯在琴言身上。

        琴言低头抚弦,似乎并未听出她话中有话,只叹息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她实在太天真、太单纯了,我只怕这样下去会害了她?!?br />
        楼心月冷笑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先别担心她,管好你自己再说吧?!?br />
        琴言这才觉察出什么,脸上一红,抬头道:“你可不要胡说,我对阁主只有敬畏之意,绝无爱慕之心。更何况阁主与下弦月主,一对佳偶,天作之合,我又怎敢奢望?”

        楼心月讥讽地道:“天作之合?我看她也不过是你们中的一员罢了?!?br />
        琴言骇然,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千万不要再说了,被人听见了可不好?!?br />
        楼心月看了她一眼,道:“怕什么?”

        琴言四下张望,确定无人听到,才摇头道:“华音阁规矩森严,比少**当等千年大派有过之而无不及。所有阁规,华音阁弟子们都必须凛遵,唯有下弦月主是个例外。她的武功、职位虽不是最高,但在阁中却享有仅次于阁主的特权。阁中规矩千千万万,却没有一条为她而设。这次迎接苍天令归位,阁中弟子务必到场,只有她托病不见,阁主却也没有多加追问?!?br />
        楼心月淡淡道:“华音阁上下谁不知道,下弦月主出身极为高贵,乃是上任阁主与仲君唯一的女儿。自然是自由散漫、目无法纪惯了?!?br />
        琴言叹息了一声:“或许还不止于此。下弦月主容貌极美,称一句武林第一美人都毫不为过。据说,也曾有很多人不服她在华音阁中的种种特权,但只要看她一眼,就会感叹,她真是天上之人,本不应用任何规则束缚?!彼纳粲屑阜稚烁?,有几分失落,“或许,她和阁主真是一对璧人呢?!?br />
        楼心月看了看她,冷冷道:“虽然如此,但我保证阁主绝不会喜欢她?!?br />
        琴言“哦”了一声:“为什么?”

        楼心月冷哼道:“我怎么知道?无论你也好,吉娜也好,甚至上弦月主相思、下弦月主秋璇,无论她们多么优秀,他任何一个都不会真正喜欢?!?br />
        琴言摇了摇头:“你这么说也太过笃定了。阁主并非无情之人,他对小鸾的好,也是大家亲眼所见?!?br />
        楼心月道:“小鸾?我看他是将小鸾当亲妹妹对待。不过要想让他这样对待你,却是痴心妄想?!?br />
        琴言脸上又是一红,有些着急道:“我早说过了,我对阁主没有别的心意……”她狠狠剜了楼心月一眼,却突然微笑起来,轻轻抚弦道:“我看你最近才是和吉娜一样,萌动了春心?!?br />
        楼心月秀眉竖起:“你说什么?”

        琴言笑道:“你最近是在铸一柄名剑罢?多年没见你这么用心地铸剑了?!?br />
        楼心月转过脸,不去看她,冷冷道:“我败在杨逸之手下,将跟随我多年的愁妆剑葬于洞庭,那一刻我便立誓,要铸出一柄能匹敌他的长剑?!?br />
        琴言叹了口气,轻轻道:“不知道是匹敌他,还是匹配他?”

        楼心月猝然住口,再不说话。

        她抬头望着空中渐渐圆满的明月,多年如止水一般的心绪,竟也越来越乱。

        半月之后,在华音阁等你。

        如今,已是八月初九凌晨,离那个约定也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