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十四章 思公子兮未敢言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青春医院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拥抱在花开之日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念念不离心 综穿三生三世一个人过也很 寄居天神 逆世女星师 

        吉娜慢慢低下头,道:“我……我闯祸了么?”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可以想见她双眼中的泪珠儿重又聚结,将她的双眸浸得通红。她盯着自己的鞋尖,双脚微微踏着,好生忐忑的样子,直让人怜惜。

        卓王孙叹道:“祸已经闯了,多责怪你也无用,你只能好好补救自己的过失了?!?br />
        吉娜扬起脸庞,她的眼中泪滴闪烁:“还能够补救么?那个妹妹好可怜啊,她生了什么病???”

        卓王孙淡淡道:“你不必关心这些。我有些事要交代你做?!?br />
        吉娜喜道:“什么事?你说吧,我一定尽力去做!”

        卓王孙道:“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你先学好剑术,我再告诉你该做什么?!?br />
        吉娜皱起眉头,道:“学剑啊,剑一点都不好玩,学来做什么?它老是割我的手?!?br />
        卓王孙道:“只要你肯用心,我教的弟子怎么会让剑割了手?”

        他要亲自教她剑术?

        吉娜的脸庞扬起,闪过一阵惊喜。

        翌日。丹书阁。

        卓王孙背负着手站立,道:“有人侵入太昊阵,你可知道此事?”

        颜道明躬身道:“属下也是刚刚知道。此人武功极高,且对于太昊阵极为熟悉,几乎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只是此人没有料到阁主已经将太昊阵改造过,因此,还是被秋璇月主发觉了?!?br />
        卓王孙道:“依你之见,有几个人有此嫌疑?”

        颜道明道:“首先便是青石天牢中的那人。倘若他破了锁骨的太玄链,杀回宫中,只怕太昊阵当真困不住他。不过昨日已经探察过,青石天牢如常,那人并未逃出。阁主自然也有这种力量,但想必不会自其中出入。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了?!?br />
        卓王孙道:“说下去?!?br />
        颜道明道:“第一个可能,就是步剑尘复活了。将这已存在数百年的四天阵改造为连环相生,互为屏障的防御圈子,乃是步阁主提出并筹划的。后来虽然又经多方改益,但终究未跳出其窠臼。步阁主能够在其中从容出入,是非??赡艿?。第二个可能,就是姬云裳姬夫人离开了云南曼荼罗教,从边陲赶来。姬夫人离开华音阁,加入曼荼罗教之前,与步阁主交好,加之姬夫人当初乃是阁中重臣,是以四天阵阵图初成之时,就交了一份给姬夫人。因此,姬夫人大为可疑?!?br />
        卓王孙道:“还有没有其他人?”

        颜道明摇头道:“这四天阵精妙绝伦,绝非人力所能抗,就算武功再高,也无法只力通过。天牢紧闭,步阁主已死,这侵入太昊阵的人,姬夫人嫌疑最大?!?br />
        卓王孙沉吟了下,道:“伏在云南曼荼罗教的暗桩有什么消息?”

        颜道明苦笑道:“这就是我最不明白的了。暗桩传来的消息,说他们的教主每日按时升殿,从未间断过!”

        卓王孙目光抬起,深深望着那幅巨大的白虎之皮,良久道:“如此说来,我们要好好布置一番了?!?br />
        正午。

        吉娜兴高采烈地站在虚生白月宫前面的小花圃里,她身后摆了十几把剑,这些剑各各不相同,本是卓王孙准备来让吉娜挑选的,可他没想到剑什么样子对吉娜毫无意义,因为她根本就不懂剑,一点都不懂。在她的思想里,剑跟刀是一样的,都是做菜时切肉吃用的。

        卓王孙道:“本派的剑招名叫春水剑法,于各派武功中独树一帜,重在心法,不在招式。只要领悟了心法,则剑剑都是无上妙招?!?br />
        吉娜小鸡啄米般地频频点头。

        卓王孙又道:“春水剑法乃是隋末华音阁的第一任阁主简老阁主所创。简阁主当年号称剑神,生平大小千余战,未尝一败。从十二岁开始用剑,到了三十岁,几乎天下剑法,无不精通。被江湖上人称为武学奇才。这套剑法就是简阁主三十三岁那年所创,糅合了天下武功精要,比之少林的达摩剑法、武当的两仪剑法还要高妙。第二年简阁主易名简春水,自建华音阁,收五大弟子,将春水剑法传入江湖。明年魔教来犯,简阁主派了最小的一个弟子,孤身上神鹫峰挑战魔教,连败魔教五十余人,春水剑法的名头才传遍江湖,华音阁声名由此如日中天?!?br />
        吉娜傻傻地看着他,显然并未听得太明白。

        卓王孙并不理睬,继续道:“这套春水剑法讲究的乃是以神为用,所以并不重于招式。凡天下剑法,施展出来是什么白鹤亮翅,平沙落雁的,但自某一时刻看来,却只是三尺长,一寸宽的一柄剑,无论他用的是什么剑招,无论速度多快,内力多高,这柄剑也只有三尺长,一寸宽,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分。只要深切认识到这一点,就已经得到了春水剑法的精髓了。所以春水剑法也可谓离析之剑,就是从陆离缤纷的剑招中,将那柄剑离析出来,进而由剑及招,将他破解掉。你能听明白么?”

        吉娜点了点头,道:“这个道理很简单,我听得明白。就是说,劈也罢,砍也罢,杀人也罢,剁肉也罢,?;故墙?,只要能绕过它,不让这三尺一寸追上你,那便胜了?!?br />
        卓王孙笑道:“你这说法虽然粗俗,但意思是这样的。春水剑法形神十二招分别是冰河解冻、寒鸭戏水、潜虬媚渊、飞鸿远音、梦花照影、见月流芳、曲渡舟横、小浦渔唱、绿黛烟罗、红霓云妆、饮虹天外,怀珠沧浪。每一招都有一招基本的剑法,叫做‘形’,从这基本的剑法中领会出的剑法精髓,叫做‘神’,由神而分化,可以增生出千千万万的形,是以春水剑法虽只十二式,对敌的时候却可以千变万化,无休无止。你去拿一柄剑过来?!?br />
        吉娜兴冲冲地抱了柄剑过来,卓王孙伸手接过,道:“你看,这就只有三尺一寸,上下左右都是空隙,对手很容易就攻进来?!彼兆懦そ5氖忠欢?,剑光在胸前绞成一片光幕。

        卓王孙道:“这样一施展,就不再只是三尺一寸,就能防御住对手的攻击了?!彼淖笫滞蝗淮┏?,竟然分毫无损地在光幕中穿插三次。道:“但是对手如果时机把握得好,出招足够快,这柄剑在对手看来,还是只有三尺一寸。所以说快是没用的?!?br />
        他一掌击出,“砰”的一声落叶纷纷而下,卓王孙剑法展开,每一剑都不是特别的快,清清楚楚的,但没一片叶子能够落过他的头顶。道:“若是你施展得恰当,则你的剑如无处不在,那就不止三尺、三十尺、三百尺了。你想要它在哪里,它就在哪里。这是第一招冰河解冻的精义,你好生揣摩?!?br />
        吉娜歪着头想了一阵,道:“不是很懂?!?br />
        卓王孙道:“不懂没关系,多练习一下,熟能生巧的?!绷砣×吮5莸剿氖稚?,道:“你来攻我?!?br />
        吉娜看了看手中,道:“那砍伤你怎么办?”

        卓王孙微微一笑,“放心好了,你砍不伤我的?!?br />
        吉娜犹豫道:“那我砍了?!?br />
        卓王孙笑了笑,意示鼓励。吉娜拿着剑歪歪斜斜地砍了过来。

        卓王孙突喝道:“认真些!”吉娜一呆,住手不砍,卓王孙手一抬,剑尖已经指在吉娜的颔下。寒气如针,直透心际,吉娜虽然明知道卓王孙不会杀她,但恐惧的感觉仍然迎面扑来。

        卓王孙收剑:“再攻!”

        吉娜喘了口气,一呼一吸之间,恐惧的感觉猛然收缩到心间,化做一缕刺痛迅速通向右手。寒光一闪,剑走中锋,猛然刺出!

        卓王孙“咦”了一声,身一侧,也一抬手刺了出去。双剑紧擦而过,似乎速度都不是很快,但吉娜的剑刚刺到卓王孙的肘后,卓王孙的剑已到了她颔下。

        卓王孙道:“你看,并不需要快多少?!笔战5溃骸霸俟??!?br />
        吉娜一声娇喝,一剑直劈下来。卓王孙横剑一架,吉娜又是一声娇斥,变直劈为横削,卓王孙斜剑一封,吉娜和身扑上,连人带剑向卓王孙撞去。卓王孙一飘身闪开了,吉娜大呼小叫地追了上去。卓王孙皱了皱眉,一剑平出,又指在吉娜颔下。

        吉娜气喘吁吁地道:“你怕了没有?”

        卓王孙忍不住笑道:“剑是指在你的头上,我为什么要害怕?”

        吉娜道:“不害怕,那你将剑拿开,我们再来打。不就是学剑么,有什么可怕的,我使劲学!”

        卓王孙手轻轻一抖,剑尖发出一种鸾凤的清音,剑身倏然变得朦胧起来。卓王孙连抖几下,在吉娜的面前荡出数朵?;?。早晨的太阳照下,?;ü饷⒍崮?,明艳不可方物,一种森寒威严之气却荧荧然横溢而出,这凌厉的剑招竟然迸发出一股致命的美感,几乎让见到的人产生出一种窒息感。

        吉娜喉头一紧,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卓王孙冷笑道:“这也是春水剑法的威力。你若是潜心学习,破解我这一招不难。但若是像刚才那样自暴自弃,我一招就可以控制你的心神,再一招就刺穿你的身体!在这一招面前,你只是一只虫蚁?!?br />
        吉娜怒道:“我不是!”

        卓王孙收剑淡然笑道:“我从来不听别人的辩解。要说就用你的剑说?!?br />
        吉娜哼了一声,将剑抛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道:“破剑破剑!”伸手对卓王孙道:“我要你那把剑!你那把剑好。我若用它一定能胜你!”

        吴越王府。

        孟天成风尘仆仆地从武当山回来,当他见到日曜的时候,却不禁骇然变色。

        只见她半浮在水中,全身都呈现出一片灰白的色泽,还布满了皱纹。她原来极长极黑的头发都变得毫无光泽,软软地浮在水中,宛如一堆衰败的水草。她此刻的躯体仿佛早已死去、却又借了法力还魂的僵尸一般,随时都会腐烂发臭。

        更可怕的是,她左侧那个头颅竟已完全萎缩,变得只有拳头大小,有气无力地悬挂在脖子上,已经变成黑色。右侧的头颅的脸色竟比纸还要苍白。

        孟天成虽然素来厌恶这两人,几日不见,她们竟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禁心中一阵噩寒,欲言又止:“你们……”

        右侧那个头颅有气无力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原本轻柔婉媚的声音也变得嘶哑不堪:“该死的国师,竟将我们放在法坛上受了七日七夜生不如死的折磨,还取走了我一半的血肉。我现在全身都被抽空了,动一动都痛彻骨髓。而姐姐更要一年的时间才能苏醒……”她目光陡然一厉,咬牙切齿道:“他日我们若回复了神力,第一个就要将他碎尸万段!”她还未说完,就猛烈咳嗽起来,仿佛连心都要呕出。

        过了良久,她才缓过气,声如游丝地道:“好在,他终于还是信守承诺,把昊天令交给了我?!?br />
        孟天成低头看去,只见她灰白、枯瘦的手中牢牢握着一枚白色的令牌,仿佛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一旦抓住,便再不松开。

        孟天成看着她,神色中有几分厌恶,也有几分怜悯。

        过了好久,日曜的声音才平复下来,喘息道:“你见到武当三老了么?”

        孟天成点了点头:“他们说,并未忘记当年的承诺,一月后定会如期前往嵩山大会?!?br />
        日曜点了点头:“幸好这次你未辱使命。要知道王爷天下无敌的武功,可全在他们三人身上了……”刚说了几句,又是一阵咳嗽。

        孟天成默然。

        他想不出这三位武林元宿与王爷的武功有什么关系。

        日曜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一个虚弱无力的笑容:“这次干得不错,我会代你向王爷多多美言的?!彼耸绷α看蟛蝗缜?,对孟天成的态度也有所缓和。

        孟天成微微冷哼道:“先知若没有别的事,在下先行告退了?!?br />
        “站??!”日曜嘶声喊了一句,孟天成止住脚步。

        日曜喘息了良久,才又浮出一个虚假的笑容,轻轻道:“你立即护送我去一趟少林,我要带着昊天令去见方丈老秃驴,让他准备第二次武林大会了?!?br />
        月之十二,夜色处上。

        满天月华随着那淡淡的白衣,照临在华音阁最大的水域——莫支湖畔。

        微霜倾洒在湖面上,泛起点点银光,杨逸之站在水边,夜风扬起他如雪的衣衫,让他整个人看去高华无比,宛如自在行走于烟波之上的神仙。

        只是,他眼中却有淡淡的落寞与忧伤,一如秋空中的微云,点点洒落在明月周围,点染了明月的寂寞,却也让这月色脱离了最后的俗尘,显得那么出尘,那么清远。

        渡过这方水域,就会进入华音阁的核心地带。

        然而这武林中最大的禁地,却平静得出奇。没有守卫,没有机关,甚至传说中守护华音阁数百年的四天胜阵,也没有丝毫触动。

        月下的华音阁,是何等美丽、幽静,完全没有传说中的神秘、险恶。甚至空寂的莫支湖畔还系着一叶小舟,似乎在欢迎着客人的到来。

        杨逸之并没有立即上船。他静静立于水畔,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月色微动,在他身前投下一条纤细的人影。

        他依旧注目湖波,并未回头。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你果然没有爽约?!?br />
        杨逸之淡淡笑道:“只是却非为楼仙子而来?!?br />
        楼心月微微一怔,眼底深处透出淡淡的失落,这失落一闪而过,瞬间又恢复为冰霜般的冷清:“我却是为你而来?!?br />
        杨逸之回过头,道:“为我?”

        楼心月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开。因为,就连心如沉潭多年的她,也无法与他对视:“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么?”

        杨逸之微笑道:“我在华音阁?!?br />
        楼心月轻轻抚着眉心处那道浅浅的剑痕,那是半月之前,他留下的伤。

        她望着湖波,幽幽道:“是的,这是华音阁。武林中最神秘的禁地,也是你最大的敌人?!?br />
        她霍然抬头望着他:“你统领武林正道,与华音阁势不两立,如今却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孩,将自己只身置于最险恶的境地,想想你的身份、你的职责,这样值得么?”

        杨逸之道:“我的承诺,便是值得?!?br />
        楼心月深吸了一口气道:“若此人不是吉娜,而是别人呢?”

        杨逸之道:“任何人都一样。我若见到,便会援手?!?br />
        楼心月怔怔地看着他,不由想起了江湖上那个广为流传的传说。

        一年前,也正是他,一个毫不知名的少年,为了挽救整个武林,毅然站出来,对决武功宛如神魔的异族高手。

        那一刻,他皎洁如雪的白衣也杂满风尘。

        那一刻,他绝美无双的容颜染尽鲜血。

        但也在那一刻,他的风采从此倾倒众生,成为武林中最激动人心的传说。

        贵为武林盟主,他却依旧如当初一般,一叶小舟,一袭白衣,飘然江湖之间,孤独、寂寞。滔天的权势、富贵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天际浮云。

        没有人知道他的所求。

        或许,他天生就是为了拯救、?;け鹑硕陌?。

        良久,楼心月摇了摇头:“我曾败在你剑下,知道你的武功,也钦佩你的人格。但你可否明白,这是华音阁!如果阁主下令,发动一切阵法、机关,就算你是神,也无法全身而退,更何况还有阁主本人!”

        她略略提高了声音:“你真有胜他的把握?”

        杨逸之道:“没有?!彼卮鸬氖焙蛎挥兴亢劣淘?。但他却将目光投向远天,淡淡道,“只是我相信,他若想与我对决,绝不会假他人之力,也不会在华音阁中?!?br />
        楼心月一时无语。

        杨逸之和卓王孙完全是两种人。他们宛如光明与黑暗的两极,遥遥对峙、并立在这个世界上。

        但她想不到,这两个人的话竟然会如此相似。

        她沉吟良久,终于点了点头:“既然你意已决,我不再阻止你?!?br />
        杨逸之一笑:“多谢楼仙子?!?br />
        楼心月的面容渐渐冰冷如常,道:“你到华音阁一行,我并不知道你能否活着离开。所以,趁你能施展剑法,我希望你能为我做一件事?!彼幕爸苯忧也幌?,听去却十分真诚,并无半分恐吓或诅咒。

        杨逸之点了点头:“楼仙子请讲?!?br />
        楼心月道:“我一生无欲无求,唯一心愿,便是铸成一柄旷古绝今的好剑。铸剑虽被视为小道,其实却深有奥义。必须要有最好的材、心、意?!?br />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我曾远赴北冥,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打通百仞坚冰,从中取出一块沉铁。这块沉铁在我房中放了三年,一直没有锻造,因为我还没有等来为它开炉的机缘?!?br />
        杨逸之道:“为了一块玄铁,能在冰雪荒原上一住数年,就凭这等执著,仙子便无愧于当世最好的工匠?!?br />
        楼心月神色有几分肃然:“吾有良材,有匠心,可惜却始终未能领悟天下第一等的剑意为模具,是以空对良材,并未动手?!?br />
        杨逸之道:“模具?”

        楼心月道:“绝世神兵就宛如不朽诗作一般,它的诞生,与其说是创造者的功劳,不如说是他们的执著感动了上天。苍天要借他们之手,完成自己的作品。因此,这所谓模具,不过是上天赐给匠人们的冥冥神谕,借天地万物而发,让他们可以效法。昔年干将莫邪夫妇,梦神龙游于天外,以龙形为模本,锻成千古神兵;当代大师钟石子,听松风响于万壑,以松涛为范例,铸出绝世名剑。我所缺少的,也就是这样的模具,一段绝响天下的剑意?!?br />
        杨逸之微笑道:“楼仙子这番高论,实属剑道中的精华,绝非雕虫小技可以定论。只是不知有何事可以效劳?”

        楼心月看着他,冰霜般的眸子中也有了涟漪:“我要找的模具,就是你?!?br />
        杨逸之并未感到诧异,只是淡淡道:“我?”

        楼心月道:“当今江湖,称得上‘??汀值娜酥?,只有杨盟主不用剑。传说杨盟主以风月之力,化为无形之剑,决胜千里?!彼吠蚩罩性苍?,缓缓道:“风月为剑,不仅是强绝一世的力量,也是倾绝天下的风流。没有人敢于一见,却也没有人不愿一见?!?br />
        她嘴角浮起一个讥诮的笑意:“上次我虽有幸领教一二,却只怪自己学艺不精,一招不慎,便已重伤,还没有来得及欣赏这等风月,所以深以为憾?!?br />
        杨逸之听她说起半月前的重伤,不禁轻叹一声,脸上也流露出些许歉然。

        楼心月声音一凛:“如今,杨盟主孤身闯入华音阁,身临不测之险,也不知还有没有再见的机缘。若这柄宝剑不能出世,不仅是我的遗憾,也是天下剑道的损失,因此,才斗胆相求,希望杨盟主在光风霁月之下,为我挥出三剑。让我能仔细品味这剑中极诣,也能欣赏这风月之大美,从而锻造出一柄真正旷古绝今的宝剑,从此了却心愿?!?br />
        她注目着杨逸之,似乎在等他回答。

        杨逸之略有沉吟。

        三剑?

        天下无人不知,他对敌只用一招。

        这一招之下,无数顶尖高手饮恨败北,他从未失手过。

        然而绝少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极为特异,数个时辰之中,只能出一剑。

        此剑强绝天下,然一旦挥出,他整个人便弱如孺子。一日之内,就算勉强再度凝力出手,威力也会大不如前。

        三剑,意味着他三日之内,都不可能有与卓王孙对决的力量。

        月色流水一般从湖波上淌过。

        华音阁。

        他身处的毕竟是武林中最为强大、神秘、传说中也极为邪恶的华音阁。

        要将自己全无?;さ姆旁谇康谢肥又?,无论是谁,也不免有些犹豫。

        楼心月望着杨逸之,缓缓道:“晋时有这样一个故事,名士王徽之听闻桓子野善吹笛,但彼此并不相识。一次偶遇,王徽之请桓子野吹奏,当时桓子野已官爵显贵,但依旧回头下车,为徽之吹奏三调,曲终之后,各自离去,宾主并不交一言。此事千古佳话,千年之下,尚有余风?!?br />
        她嘴角噙上了一点笑意,仿佛仍沉醉在那遥远的魏晋风流中,一缕轻叹宛如清风般流出:“我甚向往之?!?br />
        杨逸之淡淡一笑。

        月光在他飞扬的长发上洒上点点光晕,将他清绝天下的容颜衬托得亦幻亦真,浑然不似俗尘中人。水气升腾变幻,他的衣衫在月光下看上去宛如落雪一般,不染片尘。

        他轻轻伸出手,修长的指间,一道光晕正在默默流动。

        那一刻,夜风屏住了叹息,明月也惶惶退避。

        天地万物,仿佛都不胜他的光芒。

        他淡淡一笑,手中的光芒如烟花般消散风中:“今日月华未盛,不宜出剑。明日此时,候楼仙子于莫支湖畔?!?br />
        嵩山,少林。

        少林寺的钟声仿佛是天宇中唯一的声音,在少室山上回响着,传入昙宗大师的耳朵。他听得有些出神。近日江湖纷涌并起,涌现了数十少年英豪,如同绝世奇葩,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映照起来,他就显得有些老了。

        相传了千年的少林寺,本应是江湖的中流砥柱,但现在,又有谁看得起他这个少林方丈?他禁不住叹了口气,若不是天罗教横扫武林时,将少林寺的经典一扫而空,少林寺何止于落到今天这个田地?

        武林盟主的位子,又怎会让杨逸之夺去?

        昙宗大师想起四年前初见杨逸之的情形。那是一个大雪的冷天,他拿了块硬馒头,给了一个饿晕在山下的少年,他当时并没有道谢,吃完之后,就继续向南方走去了。

        四年之后,这少年居然重返中原,凭着一柄剑,击败不可一世的天竺高手遮罗耶那,赢得了武林盟主的称号,连昙宗大师都心悦诚服。

        当然,他服气的是这少年的武功,可不是他的地位。

        在他眼中,这武林盟主的位子,只有他,这少林寺的方丈才配做。

        这是昙宗大师的心事,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他是个高僧,所羡慕的并不个人的荣誉,而是少林的荣耀。能够让少林寺重新成为天下第一大派,是他心底最深处的心愿。为了这个心愿,他甚至可以做任何事。

        但是,现在的他,却什么事都做不成了,因为,失去少林寺七十二绝艺之后,少林功夫一落千丈,就算以他的颖悟,也不过是江湖一流高手的水准而已。

        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怎么数都有几十人,这样是远远不够的。

        昙宗大师的真气随着暮夜的钟声运转,一直到秋夜的露水,将他的袈裟浸满,方才收功,缓步向后院走去。他每天入睡之前,都要去后院的水井前再坐禅两个时辰。他如此勤勉地练习功夫,冀图某一天能得悟大道,重新创出七十二绝艺来。

        他甚至是用苦行的方式,来祈祷佛祖的垂顾。

        古井四周布满苍苔,井前湿滑的青石上,摆了个破旧的蒲团,此外什么都没有。当他跨近古井的一瞬间,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原先的那个苔痕苍苍的井沿上,竟然浸出了道道水迹,一直浸透了前方的蒲团。

        一井秋水仿佛突然满涨,在冷月清辉的照耀下,淌出一汪淡青色的光华,在井口正中熠熠地聚结,蒸腾起一团三尺大的水雾,还在无声地转动。

        水雾的中间,赫然是万千干枯的乌发,绵延缠绕在一起,隐隐蠕动着,仿佛活物一般。那乌发卷绕在一起,没有一根透出水雾的外围,形成一个巨大的卵形。突然,水声一动,清波流溢而出,那团乌黑的巨卵从中间剖开了两尺长的一条裂缝,露出一个宛如婴儿般的头颅来。

        隐约可见那头颅被一丛嶙峋的骨头撑起,浸在水雾之中,缓缓地蠕动着,仿佛在从漫溢的井水中吸取赖以生存的养分。而那张宛如婴儿的脸,苍白异常,也秀丽异常,青玉般的肌肤,映着淡淡的月光,仿佛笼罩在一层拂动的水光之中。

        只是这秀丽的头颅旁边,还挂着另一个拳头大小的头颅。

        那头颅委顿变黑,仿佛是一团早已腐败的毒瘤,与旁边那清丽的面容对比,更显得诡异可怕。

        这不知是人是鬼的怪物,就这么盘在井口,等昙宗大师一进来,冷电一般的目光,如利刃般直刺在他的脸上。

        昙宗大师自诩禅功精湛,被这目光一照,竟不由自主地一寒,仿佛心底所有的秘密都被看透了一般。

        日曜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道:“昙宗大师,你不用害怕?!?br />
        昙宗大师忍住心头的战栗,提声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日曜轻轻“嘘”了一声,道:“悄点声,我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br />
        昙宗大师冷笑道:“妖魔鬼怪,故弄玄虚!还不快滚,否则我用佛法除了你!”

        日曜沙哑的声音冷冷道:“你不相信么?那你看这是什么?!?br />
        说着,水声哗哗,乌发裹缠而起的黑卵忽然从中间分开,一只萎缩了的手臂伸了出来,上面拿了一枚白色的令牌。她缓缓松手,那令牌发出几声脆响,落在了地上。

        昙宗大师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惊呼道:“昊天令!”

        日曜虚弱的笑声不绝:“你倒很识货。但只怕连你都不知道这四天令是做什么用的?!?br />
        昙宗大师吃力地将目光从这枚令牌上抬起来,望着井口这团氤氲的水雾,以及水雾中闪变的黑影。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欲望:“请施主赐教?!?br />
        日曜挪动了下身子,更加舒服地伏在水面上,秋风窸窣,周围的树木在她苍白的脸上投下片片阴影:“四天令合起来,是一幅藏宝图。藏的是天罗教的秘宝!”

        昙宗大师摇了摇头,有些鄙薄地道:“这个秘密谁人不知?只可惜天罗宝藏早就被人掘起了!”

        日曜摇头道:“你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两年前,天罗教仗着天罗秘宝横行天下,后来天罗教殒灭,那些宝藏便依旧被埋了起来,不但没有少,反而多了天罗教两年来新搜集来的秘笈,包括秘魔之影的炼制方法,当年从少林寺掠走的七十二绝艺跟武当、崆峒、峨眉的剑谱?!?br />
        她这段话还没说完,昙宗大师的目光就变了。如果说刚才他的目光只是贪婪,那现在就是堕落。他已经受够了失去全部秘笈的痛苦,现在突然有个机会,能够获得更多的秘笈,也难怪他会失常。

        他突然出手,一把将昊天令抓在手中,举到面前,仔细地看着。那令牌洁白晶莹,犹如白玉。

        价值连城的和氏璧,也没有这般诱人的光泽。

        昙宗大师看着看着,仰天爆发出一阵极为得意的狂笑。

        日曜歪头看着他,眼睛中光芒微微闪烁着,似乎有些嘲笑的意味,淡淡道:“天令一共有四枚,如今,玄天令在杨逸之手中。你既然对他有恩,要过来应该不难。只可惜加上这枚,你也不过才两枚?!?br />
        昙宗大师身子一震,突然扑了上来。湛湛的月光照得小小禅院宛如白昼,更照出他的双目一片赤红,但他还是不敢靠近井口的那团雾气,激动地叫嚷道:“给我!给我!”

        日曜怜悯地看着他,仿佛天上的神魔,看着为欲望而折磨的凡人。

        她淡淡道:“另外两枚令牌,都在华音阁主卓王孙的手中?!?br />
        昙宗大师的身形突然顿住。因为他知道,他无论如何,都无法从卓王孙手中夺得任何东西的!相反的,若是卓王孙知道这两枚令牌在他手中,只怕他马上就会有杀身之祸!

        他凝视着手中的令牌,一时冷汗涔涔而下。

        日曜悠然地看着他,突然道:“我可以帮你夺得苍天令、炎天令?!?br />
        昙宗大师身子又是一震,他惊喜地抬起头来,声音都禁不住有些结巴:“只要能夺得苍天令、炎天令,弟子……弟子……”

        日曜摇了摇头,道:“我什么也不要你的,只是少林寺曾于我有恩,我不忍见它衰败下去。但我只能指点一条路给你,怎么做,就看你的了?!?br />
        昙宗大师急忙点头。

        日曜道:“我说过,你曾于杨盟主有恩?!?br />
        昙宗大师又点了点头。

        日曜道:“江湖上人尽皆知,天罗宝藏已经不在,因此,聚齐四天令之事,便没有了什么实际利益,而只是统一武林的一种象征。至于这象征之后的秘密,除了你我之外,却没人能知晓?!?br />
        昙宗大师跟着点了点头。

        日曜道:“而无论杨盟主还是你们这些正道,都急欲除掉华音阁,是不是?”

        昙宗大师再点了点头。

        日曜道:“所以你可以进言杨盟主,再开天下武林大会,约华音阁主,共商武林大计。明里是以两枚天令博其另外一半,胜者便可拥有全部四枚令牌,暗里却是正道与华音阁正邪交战,战败者气焰大挫,接下三年必定没有什么作为了。杨盟主以武林安危为己任,想必会被你说动的?!?br />
        昙宗大师脸容一阵扭曲,用力握着那枚昊天令牌,怒道:“你叫我又把它交出来?不行!”

        日曜哼了一声,道:“不舍其小,何得其大?你若只有两枚,跟没有有何差别?何况四天令流传日久,声望甚高,如今华音阁与武林正道又恰好各执其二,拿做正邪交战的彩头,谁都不会起疑心。等正派夺得之后,你便悄悄记录下来,自行去挖掘宝藏,岂不快哉?反正他们又不知晓其中的秘密!”

        昙宗大师怦然心动,紧紧握住昊天令的手禁不住颤抖起来,可见心头交战之剧烈。他突然嘶声道:“那华音阁呢?卓王孙若是不来,又如何?”

        日曜缓缓闭上眼睛,声音变得柔媚起来:“相信我,我会安排好的?!?br />
        昙宗大师额头上青筋暴起,一直蔓延到太阳穴,青筋连鼓几鼓,将他的脸色压得通红。他终于大吼道:“好!”

        日曜满意地点了点头,眸子中闪过一丝笑意。秋月晕波,那雾气凝成的光团向古井深处隐退而去,微微水声渐渐平息,禅院中又恢复了寂静与空虚。

        昙宗大师手握着那枚昊天令,坐在蒲团前的石地上,一直坐到了天明。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