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十七章 风飒飒兮木萧萧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念念不离心 是我非鱼 叶罗丽之你是我唯一的光 寄居天神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远大钱程绿翻红 拥抱在花开之日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剑锋入体,微微顿了顿,显见执剑之人犹豫了一下。

        因为,这一剑下去,并没有他预料中刺入肌肉的摩擦声,反而发出清脆的“?!钡囊簧?,似乎吉娜的身体完全不是血肉的,而是金铁玉石一般。

        吉娜被惊了一跳,住手不挖,转头看时,却见一个人身子全都没在阴影中,只手中一丝光芒流动,身形相貌,完全看不清楚。

        吉娜诧异道:“你为什么要刺我啊。要不是琴言姐姐非要我穿上金丝软甲,你会刺得我很疼的?!?br />
        那人瞳孔收缩,盯着吉娜的眼睛。他穿的不是黑衣,面上也没遮什么面具,但看去就觉得朦朦胧胧的,尤其是面目神情,更是似是而非,仿佛置身幻觉中。他的身形轻轻颤动着,似乎在随时准备着偷袭。

        吉娜奇怪地瞪着他,越看越奇怪。

        突然那人身躯抽动,“刷”的一剑极为迅速地刺了过来。

        吉娜横剑一架,那人剑尖颤动,方向已改,瞬息之间,连变十余招,每一招都是直刺。他的剑形似一根细细的铁条,运转起来就如一道流光,略微抽动,就是一道厉光划过,迅捷之极。

        吉娜只觉他剑尖的光芒越扩越大,渐渐如群星闪耀,笼罩住了整个眼睛。当下奋力招架。

        那人眼睛中冰寒一片,灰蒙蒙的,丝毫波动都没有,手却灵活得像魔鬼,招数中没有削,也没有劈,只有一招:刺!

        他不回剑,也不招架,完全是进攻。用进攻闪避,用进攻防御,手一划,就是一连十余剑刺出!

        吉娜突然将剑一收,道:“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br />
        那人眼睛一寒,手下丝毫不停,光芒突然大张,连在吉娜身上刺了几十余剑,丝剑如毒蛇一般没入吉娜左臂中。吉娜吃惊地看着他,身体中传来的刺痛感清醒地提醒她这个残酷的现实:江湖!

        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江湖!这江湖就在自己身边,不会给她任何的优待!

        吉娜“啊”的一声大叫,疼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那人冷冷地看着她,手中丝剑光芒错闪,眼中已变成一种暗淡的灰色,丝毫不以吉娜的痛苦为意。

        本来痛苦就是太主观的事情,你在意它的时候它才存在,那你又何必在意它呢。

        一股愤怒和屈辱的感觉伴随着伤痛出现在吉娜的心中,这感觉越来越大,渐渐如烈火一般烧灼着她的心,让她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动摇。这股烈火冲撞刺激着她的身体,使丝剑的伤痛反而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吉娜是个很天真的孩子,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别的情绪。

        她一样要强,一样不能忍受被别人瞧不起。

        身上的伤痛,陌生人冷冷的眼神和在月亮菜地里被别人刺杀的愤怒,让她强烈地想将身上所受的一切都施加在这个人身上!

        在苗人眼中,月亮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此人恰恰就侵犯了,不但侵犯了她的信念,她的爱情,她的遮瀚神,也侵犯了允许她来采撷的卓王孙!

        这月亮菜对于她的意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在卓王孙眼中,这也许只是小孩过家家的玩意;在琴言眼中,这也许只是吉娜的一厢情愿;在洪十三眼中,这也许是愚昧无比的行为。

        但每个人都有私自珍重的东西,绝不允许别人践踏。

        犯者必死!

        吉娜一声大叫,挥剑而起!

        她身上伤口流出的鲜血将半边衣服都染得绯红,但她完全不管这个,恶狠狠地盯着那人,口中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呼呼地喘着粗气。她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恨意和杀气,那人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紊乱,吉娜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扑上去,仿佛身体中有种潜意识,自然而然地诱使她这么做。那人手一划,又是连环十剑,吉娜也不管她,一剑当头劈下!

        那人身一侧,剑式不停,反手自肘下刺出。吉娜如影随形,追袭而至。一面口中大叫大嚷着,发誓一定要将这该死的家伙剁成肉酱。就这样,两人一个闪,一个追,拼了一刻余时,吉娜身上居然没再受伤。

        酣斗之中吉娜猛然一声大叫,抛开手中长剑,双臂一合,将那人抱住。那人骤然之间,不及提防,两人直跌下去。吉娜呜呜直叫,张口咬住那人的肩头。

        那人吃痛,一掌击在吉娜肩头,吉娜体内如热火鼓荡,丝毫不觉得疼痛,抱住那人在地上乱滚。她一手摸到掉在地上的长剑,提起“刷”地一声插在那人的肩头上,将那人直钉在地上。

        那人的脸都因疼痛而扭曲,却紧咬住牙,不肯发出声音。

        吉娜站起来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她这时内功已经有相当的根基,那人只挨打不还手,哪里挨得起?

        不一会儿,就被她打得趴在地上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吉娜这才住手,呆呆地看着他,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那人从散乱的头发中望出去,看着月光照射下星光闪烁的夜天,嘴角慢慢浮上一个讥刺的笑容。

        若不是管家分派自己任务的时候多说了一句话,自己剑法施展出来的时候不敢刺向这小姑娘的要害,十个小姑娘也死了。

        杀人者怀着这样的心态去杀人,可不是该死?

        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失败的真正原因,吉娜学剑才几日,本应连他的身体都沾不着的。

        只因为真正的决战,并不在这里。

        黑色云裳飞舞,仿佛一朵骄傲的花,盛开在弥漫无边际的夜空中。

        她凌空浮立着,仿佛并不在这个世界中,身下也不是华音阁引以为傲的四天胜阵的西极太炎白阳阵。

        她选择的这个位置恰到好处,既将自己的身形很好地隐藏在了阵法的树木中,也能看得很远,足够能看得到吉娜与洪十三的一战。

        她看得很仔细,但从吉娜被偷袭,到洪十三跟吉娜激斗,到两人两败俱伤,她一动都没动,甚至连出手的意思都没有。然后,在吉娜摇摇晃晃地走出虚生白月宫之后,她的眉头开始皱起。

        吉娜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武功?

        她认得洪十三,也知道这是华音阁中有名的刺客,虽然比波旬要差了很多,但要杀吉娜,还是绰绰有余的。

        毕竟,杀人,有的时候不仅仅是艺术,而且是工作。专职杀人的人,有很多别人无法比及的特性。这特性,甚至能使他们杀掉武功倍高于自己的人。

        何况吉娜的武功不可能高过洪十三,但是她为什么会赢?

        黑衣人的眉头越皱越紧,她突然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周围。这里有最好的掩蔽物,也有最好的视野,如果让她在华音阁中选出唯一的藏身之处,她无疑就一定会选这里。

        她隐藏在面具下的神色忽然改变。

        最好的掩蔽处,往往就是最隐蔽的陷阱,因为你所能想到的,别人也一定能想到!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了,吉娜与洪十三一战,吸引了她太多的注意力。

        她不能不注意,因为吉娜是她的棋子,一颗连吉娜本人都不知道的棋子。

        这样的棋子,往往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杀伤力。

        她一开始就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她传吉娜武功,并不惜拿出万人觊觎的武林秘宝苍天令来,让吉娜混入华音阁,并取得卓王孙的信任。

        这番安排也算得上煞费苦心,所以,她虽然不愿出手帮助这颗棋子,但远远看看,关心一下棋子的安危,还是能做到的。因为她必须在第一时间知道吉娜的生死。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她的弱点。就因为这一点,她将自己陷入了这个“局”中。

        她并没有走,因为她看到了一张笑眯眯的脸。这张脸正向她走来。太炎白阳阵并不是普通的阵法,绝没有几个人能够这么轻松地通过此阵,但此人能。

        因为他是管家,管家颜道明。

        黑衣人的瞳孔开始收缩。绝大多数的江湖中人只知道颜道明是华音阁的管家,负责阁中日常事务的打理,但只有极少极少的人才知道,颜道明是个可怕的高手。他的妙意九指,甚至不在波旬的魔剑之下。

        之所以他做了管家,而不是杀手,那是因为他做管家的才能更高。

        她还知道,颜道明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她的武功,绝不是颜道明能对付的,就算颜道明比波旬还要可怕也一样。

        因此,如今他这样胸有成竹地向她走过来,必定是还带了更为有力的武器。

        身后传来一阵极为细微的声响,只有像黑衣人这样的绝顶高手才能听得出来的声响。

        声响是从左、右、后逼近的,虽然来自三处,但却如此整齐,仿佛是同一个人发出的一般。声响在距离黑衣人四尺远处就停住了,甚至连呼吸声都没发出。这三个人仿佛是三条毒蛇,从不肯多发出半分声音。

        波旬。

        很多人都以为波旬是一个人,一个很诡异,很可怕的人,但不是的。

        波旬是个组织,尽管这个组织中只有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叫做波旬,是由卓王孙亲手培养出来的。他们每个人的武功都不是最高,但三人合手,天下却无人能抗。更可怕的是,这三个人是孪生的兄弟,相互之间有种天生的默契感,使他们的配合丝丝入扣,足以格杀天下任何高手!

        现在,这三个可怕的杀手,已经到了黑衣人的身边。

        管家的笑容看上去仍然那么亲切,他突然拱了拱手,道:“姬夫人?!?br />
        没有风,但黑衣人的衣服却微微泛着细微的波纹,不停流动着,宛如云霞变幻。她冷冷道:“颜道明,真是好计谋。我竟小看了你?!?br />
        管家的笑容不变,“夫人并没有小看我,只是小看了我们阁主。阁主知道夫人绝不会为吉娜的生死出手,但却一定会看着,所以就命我给洪十三吃了一种药?!彼倭硕?,道,“这种药,可以让洪十三的武功受到抑制,而他自己却感觉不出来。因为,洪十三并不是个好的戏子,而阁主却要他演戏?!?br />
        姬云裳冷冷道:“你们早就知道我要来,所以才安排了这场戏?”

        管家叹道:“夫人天外神人,本来不是我们所能拘束的,但夫人不该犯了个错误?!?br />
        姬云裳道:“什么错误?我不该传功给吉娜,还是不该踏入四天胜阵?”

        管家缓缓摇头,道:“夫人进华音阁,不该不从正门走入的!华音阁入门之法,从未变过,夫人什么时候想回来,只管光明正大地回来,不该如此越墙而入?!?br />
        姬云裳冷笑一声,她隐藏在黑色面具后的眸子发出两道清冷以极的光华:“我怎么回来,要你多管。颜道明,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

        管家立即退开一步,低头道:“是,夫人教训得是。阁主让我传一句话给夫人——华音阁大门永为夫人开着?!?br />
        姬云裳将目光投向远天,冷笑道:“开着?难道他还欢迎我回来?”

        她一笑,一道磅礴之力顿时挥开,万马奔腾般向四周冲了过去,白阳阵中的黑气,立即凝结旋转起来。

        管家神色不变,淡淡道:“华音阁上下如今还称这一声‘夫人’,而不是什么‘曼荼罗教教主’,一是因为还对夫人存着敬重之心;二是华音阁还从来不曾把所谓曼荼罗教放在眼里。夫人若愿意回来,当然最好,只不过不是夫人一个人,而是带着曼荼罗教中的《梵天宝卷》一起回来!”

        姬云裳斥道:“荒谬!”她的身子突然飞起,登时如同夜空中闪过一道暗光,向颜道明疾冲过去。

        颜道明并没有闪避,他连脸上的神色都没有变。因为有波旬。

        有波旬在的时候,是不需要他出手的。

        果然,姬云裳身后陡然响起了三道嘶哑的抽搐声,仿佛人在极痛苦的时候发出的**。三道浓墨般的剑光同时闪起,迅速跟白阳阵中稠密的黑雾搅合在一起,化作漫天焦乌的一团,自左、后、右三方,向姬云裳罩了下来!

        姬云裳身子陡然停住,黑衣在空中散开,长袖挥出,如流云般卷向那击来的三剑。乌光闪烁跳跃,波旬突地合身扑上,三柄魔剑翻滚,突地着地翻滚,竟然从她脚下攻了上来!

        姬云裳面容微蹙,衣袖也如狂风吹叶,倏然下击。

        管家突然大喝道:“杀!”

        陡然间寒风大作,三柄魔剑同时脱手,迅捷无伦地向姬云裳冲去。三名波旬的手中却都多了一柄精光闪亮的匕首,同时发出一声怒啸,匕首交叉,从后刺向姬云裳的心脏!

        姬云裳身子凌空反卷,就听“嗤嗤”一声响,她的衣袖竟被这三柄魔?;坏兰傅钠瓶?,她闪动的眸子中闪过一阵怒意,突地双掌霍然挥下!

        这一掌看去也没有特别的地方,但波旬那宛如闪电般的身形,却突然慢了下来,慢得只有眼睁睁地看着那手掌越来越大,宛如泰山般直压他们的头顶!

        管家淡淡道:“得罪了!”他的手指一扣,“咻”的一声轻响,一指向姬云裳射了过去。这一指,直击姬云裳的眉心。

        她的手掌已然击下,眉心处,就是完全的空门。单凭这一指,就可以看出,管家的武功,实在不在波旬之下!

        四空月色陡然一暗,骤然之间,她的手掌化作千千万万,浪涛一般向外涌了出去。这一招,如同天风海雨一般,就算有再多的敌人,也一齐挡??!

        就在这时,三名波旬身子突然奇异地扭转,他们的脚竟然夹住了空中的魔剑,一齐向姬云裳刺了下去!

        三柄魔剑,三柄匕首,交织成完善的攻击圈,将姬云裳围得风雨不透。管家的妙意指,突然也变得凌厉起来!

        这才是真正的杀招,蓄谋已久,早就策划好了的杀招!先前的种种,不过是制造假象,让波旬能逼近姬云裳的身侧。

        奇异的脚中剑,凌厉的匕首,是波旬号称必杀的绝技,只要能逼近对手身侧一尺内,这一招从来没有失手过!

        现在,他们已贴近姬云裳!

        何况还有管家的妙意指。

        无双无对妙意指。

        姬云裳却没有变招。这反而出于波旬的意料。一般敌人在发觉他们迫近后,不是全力防御,就是全力攻击,但她却招式不变,依旧怒卷击出。

        这不变中就蕴涵了莫大的自信,竟然让波旬的心中产生了一丝紊乱。

        就听姬云裳冷笑道:“么魔小丑,鬼蜮伎俩!”她的手去势不变,经过一旁的花丛时也没有分毫停顿。然而,不知何时,一脉花枝已被她摘下。这羸弱娇艳的花枝,在她手中微微颤动,竟缓缓透出夺目的光芒。

        剑芒。

        只有绝世神兵才能发出的剑芒。

        怒卷的风雨狂潮,突然变得强猛无比,崩天裂地般暴溢而出!

        华音阁最高处,是一方高达十丈的白玉台。

        玉台尽头放着一方巨大的青铜钟。

        皇鸾钟。

        这是华音阁的象征之一。

        每一任阁主,继任之初,都必须用他领悟出的春水剑法,将这千年铜钟敲响。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所有人的认可,执掌华音阁。

        杨逸之立于玉台之上,他看着楼心月,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要约我来这里?”

        楼心月站在栏杆前,夜风吹起她的衣衫,暗青色的缨络飞舞,让她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

        她怀中抱着狭长的一张木匣,眼中布满血丝,仿佛已经几夜没有睡过,但她的脸上却散开两团嫣红,宛如大病初愈。她低声道:“这是阁主的意思?!?br />
        她的声音异常嘶哑,仿佛已被烟火呛伤了喉咙。她怕他不明白,又补充了一句:“他今夜会到这里见你?!?br />
        杨逸之点了点头。

        楼心月又道:“我说过,要为你铸一柄剑?!彼崆峤鞠淮蚩?,“它在这里?!?br />
        如水的月光照耀在她的手中,杨逸之却不由一愕。

        那根本不能说上是一柄剑。它显得那样厚重、笨拙,刚刚具有了剑的形体,但却还没有剑的锋芒。

        因此,它只是一块还未完成的剑胎。

        楼心月怆然一笑道:“看过前两剑后,我彻夜未眠,锻造这柄长剑,但始终未能彻底完成。因为,我还没有看到盟主的第三剑?!?br />
        她小心翼翼地将剑胎捧出,宛如她手中拿着的不是一块铁胎,而是价值连城的美玉,她看着他,一字字道:“就请盟主帮我完成心愿?!?br />
        杨逸之缓缓点了点头,道:“这一剑,是三年前一位前辈传授于我。它让我领悟了剑道中的真义,今天,就在楼仙子面前施展一次,以酬知己?!?br />
        楼心月看着他,点了点头,眼中却已有了泪光。

        知己。

        生可以托,死可以共,是为知己。

        杨逸之轻轻伸出手,满天的光华都在他掌心凝聚。

        仿佛是唱和,她怀中的剑胎突然发出一声清脆龙吟。

        然后,这一剑破空而起,流星般在墨黑的天幕中纵情飞扬!

        然而,就在这一刻,仿佛是响应他的剑招,另一道无比熟悉的?;蝗淮踊舾笪髂辖羌ど涠?,辉耀天幕。

        这一剑的剑意,与杨逸之竟完全相同!

        杨逸之愕然,回头望向?;创?。

        他剑势陡然凝滞,并没有施展完那一剑。

        无边的烟花绽放在他身后,一点点被夜风吹散。

        姬云裳这一剑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对手惊骇的面容。

        虽然早就听说姬云裳的武功已经高到了宛如神魔的地步,但就连那四人也没想到,竟然能一强至斯,无论是谁,只要在这直可与天地之威相抗的剑气中多呆一刻,都必然粉身碎骨。

        然而波旬并没有躲。他们杀人的秘法,本就是比快,谁先刺中对方,谁就活着。

        他们的信念就是,不杀人,则杀己,却绝没有退缩这一条!

        妙意指风云错乱,魔??裉尉砝?,匕首寒电冰辉,却都挡不住那充溢奔泻的剑气。

        这花枝上发出的剑气,如龙翔,如凤腾,倏忽之间增生成无边巨大,然后轰然爆炸,向四人潮涌般卷了出去!

        管家突然大叫道:“退!”

        倏忽之间,管家,妙意指,波旬,魔剑,匕首,全都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只剩下姬云裳狂暴的剑气,无法遏止地轰然爆发,将周围十丈之内,震成一片废墟。

        这四个人,已经借助四天胜阵的帮助,逃走了。

        姬云裳的身影慢慢从月空中降下,看着自己的掌心。

        花枝也被她的真气催化为无数尘埃,在月光中缓缓飞散。

        她的目光变得无比郑重起来,仿佛眼前的胜利,并不值得有丝毫欣喜。

        多年了,她从未引动过十成的功力,因为,这连她自身都承受不起?!遣皇侨思涞牧α?。

        可是,现在她却终于动用了。

        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迷雾一般的四天胜阵中,突然慢慢走过来了一个人影。

        他身上的衣服宛如秋天最纯净的夜空。

        青苍而高远。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