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二十章 举长矢兮射天狼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逆世女星师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综穿三生三世一个人过也很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寄居天神 青春医院 拥抱在花开之日 念念不离心 

        两人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已在了。

        吉娜见卓王孙还没有到,就要跟认得的人打招呼,琴言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悄悄地领着她走到一边站下。就听侍女宣:“各宫主、月主、至齐,恭请阁主?!敝谌艘黄鸶呱溃骸肮敫笾?!”

        就见卓王孙缓步从后面走出,向中间阁主的位子走去。

        吉娜就觉眼前一亮,他今天换了一身礼服,广袖博带,朱紫藻绣,看去极为华丽,较之以往,减去了几分萧疏闲散,却更加**高贵,宛如太阳一般光华照人,几乎没有人敢多向他看一眼。

        华音阁建于隋唐,为了表示对古制的尊崇,阁中上至阁主,下至普通弟子,都以唐时服饰作为典礼时穿着的正式服饰。

        当然,卓王孙对阁中规矩一向随意惯了,这样的礼服穿与不穿,不在乎典礼隆重与否,而全看他的心情。

        吉娜怔怔地看着他,张口似乎要说什么,却被琴言一把拉住,就听众人又躬身喝道:“恭迎阁主!”

        卓王孙微一颔首,居中坐下。举目向座下一扫,却并没有多看吉娜一眼。

        他振声道:“今天召集大家来,有几件赏罚的事务要处理?;舾蟮墓婢匾幌蚴巧头7置?,而且赏罚要行于众人之前,方能明制裁奖赏的公正?!彼档秸饫?,顿了一顿,管家颜道明捧了一张纸,望前一站,朗声念道:“封,吉娜,四极月妃朔月妃之位。罚,琴言,去新月妃之职一年,待期满后论功再定赏罚。罚,韩青主,受跗骨针之刑?!?br />
        待管家念完了,卓王孙道:“吉娜才入华音阁不足一月,学习春水剑法也只有几天的时间,居然能败琴言、韩青主、洪十三三人,在虚生白月宫中来去自如。试问天下几人有如此天分与资质?华音阁得天下英才而教之,这样的人才我们又怎么能轻易放弃?方今天下多事,华音阁如欲雄起,后进人才必不可少。本阁多日考察吉娜心性纯良,天真朴实,待人处世一片真诚烂漫,正是块还未雕琢的美玉,不止资质好而已。所以本阁特意拔擢为朔月妃,以示本阁广开贤路,赏贤劝进的决心。赐吉娜紫绶带?!?br />
        礼官捧了锦盒里的紫绶带,躬身向吉娜行去。当下有两个侍女伺候吉娜披上紫绶带,传承朔月妃之职。

        吉娜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既然卓王孙让她带着这带子,她就带着好了,还笑盈盈地说:“多谢你啦?!敝谌酥浪惶簿坷窠?,只是全凭一片真诚行事,也就不怎么多求于她。

        卓王孙微笑着向吉娜点了点头,意示回答。抬起头时,却已变了一副冷冷的神色,在吉娜眼中,他仿佛一时间从一位温煦的兄长,变为手握冰刀霜剑,可随意生杀予夺的神明。

        他的目光遥遥投下,注于琴言,道:“琴言,你可知错?”

        琴言走上一步,恭声道:“属下未能达成阁主吩咐的任务,愿领罚?!?br />
        卓王孙道:“这样说来,你还不知道错在哪里了。一件任务交在你手上,完成不完成并不是受罚的根本原因,而是看你是否全力去做了。若是交与任务超出了你的能力,则责任在本阁而不在你。凭心而论,你能否在十五日拦住吉娜?”

        琴言低声道:“能。只是……”

        卓王孙冷笑道:“只是你不愿破坏了她对幸福的憧憬,甘愿自己受罚,也要成全她这次是不是?你顾及了姐妹间的情面,就忘记了华音阁的律法!今日你可以这样做,日后刑格势禁,要你处置叛徒时,你会不会也网开一面,做不到赶尽杀绝呢?试问你如此居心,顾私而不顾公,本阁该不该罚你?”

        琴言伏首道:“阁主圣明,属下甘愿领罚?!?br />
        卓王孙声音略缓,道:“本阁知道你也尽力去做了。但你尽的力远远不够,愧对新月妃之职,是以夺你职位一年,盼你能早日想明白其中的利害,不负本阁的期望?!?br />
        琴言答应了一声,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卓王孙道:“韩青主?!?br />
        韩青主也踏上一步,恭声道:“阁主?!彼淙磺孔哉蚨?,要继续保持一贯的风度,但想到跗骨针的惨酷,仍不禁微微发抖。

        卓王孙道:“你可知错在哪里?”

        韩青主道:“属下……属下估计错误,失手将吉娜打入宫中,属下……属下该死?!?br />
        卓王孙长身而起,身形就如天神般遮蔽住整个大殿,冷笑道:“每次本阁论罚的时候,都要先问一下受罚之人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过错,无非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犯过之后,若是认识正确,至少说明认真考虑过自身所犯之错,还有些要改过自新的意思。但你不但不检省自身,发邃己错,还一味想着为自己解脱,如此用心,在小处是趋利附势,明哲保身,在大处是不明大义,才昧于能。东天青阳宫执事何等尊崇,你自问能担当此位么?”

        韩青主汗涔涔而下,道:“属下……属下……”

        卓王孙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么?”

        韩青主道:“属下临敌时不肯全力以赴,过于卖弄风流,将阁主所吩咐的命令不当一回事,轻视了吉娜小姐,致使十成把握的事情都功败垂成。属下……属下该死,请阁主授刑?!?br />
        卓王孙道:“你总算不笨。不过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吉娜能将洪十三伤成这个样子,你就未必一定能言胜。对敌这么容易被假象所迷惑,怎么可以担当大事?临阵不知变通,将吉娜打入虚生白月宫后竟然不敢闯入将其阻回,也不敢鸣铃报警,你将本阁的命令当作游戏是不是?若是以后有敌人来犯,不是你所职司的部分,你也一概不理,是不是?”越说声音越厉,韩青主低首不敢答话,身子抖得如同筛糠。

        卓王孙道:“三年吞吴,百炼成钢,你这青阳宫的执事,本阁也不罢你的。只罚你跗骨针之刑。你应该知道本阁成全之意,日后克勤克俭,努力向上。取跗骨针来?!?br />
        忽听一清脆的声音道:“慢!”

        卓王孙抬首看时,却是吉娜。

        卓王孙道:“你有什么话说?”

        吉娜道:“你说你罚他们两个,都是为了我?”

        卓王孙道:“可以这么说,也不可以这么说?!?br />
        吉娜道:“你刚才给我这个紫绶带,可是奖赏我么?”

        卓王孙道:“当然?!?br />
        吉娜道:“那可不可以我不要这个紫绶带,他们也不用受罚了呢?”

        卓王孙道:“不行。本阁赏罚分明,该赏的则论功行赏,该罚的那一定要罚其根本。若是功罪能够相抵,只怕很多人要居功自傲,胡作非为,虽有赏罚,不得其用。你刚入华音阁,这些规矩不太懂,我暂且恕你一次。退下?!?br />
        吉娜道:“可是……”

        卓王孙脸色一沉,斥道:“退下!”

        琴言赶忙上去,将吉娜拉了回去。

        卓王孙道:“取跗骨针?!?br />
        刑堂弟子急忙送了上来,一排四五寸长的银针在架子上摆开,银光闪闪,犹如寒冰。银针虽长,但细如牛毛,仔细看时上面还有更细的倒钩。

        韩青主的身子抖得更是厉害,卓王孙却全如不见,命令道:“行刑?!?br />
        刑堂弟子恭声答应了。一名弟子将韩青主的衣衫划开,另一名弟子拿起跗骨针来,向韩青主的肩头扎了下去。那细针才插入肉中,就仿佛具有意识一般,一点一点往里钻去。刑堂弟子脸上一点悲戚同情之色都没有,提起另一只银针,在韩青主背上扎了下去。不一会儿,十二只跗骨银针,就都扎在了韩青主的身上。

        韩青主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强忍着痛楚,脚下的石砖都被踩得裂开了尺余长的缝隙。再过一会儿,他双手在胸膛上抓出一道道血痕,银针这时都没在了他身体里面,当真是看一眼就觉得残忍凶狠无比。

        吉娜大叫道:“住手……住手……快叫他们住手!”

        卓王孙道:“住不了手了。现在除了等银针自行从他身体里钻出来外,已没有别的法子?!?br />
        吉娜大吼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地对他?”

        卓王孙淡淡道:“因为他犯了错误?!?br />
        吉娜道:“犯错了你打他屁股好了,何必这么折磨他?”

        卓王孙脸上慢慢浮起一个讥刺的笑容,道:“这种惩罚,等到你犯错的时候再议不迟?!?br />
        吉娜不再说话,走过去跪在韩青主面前,抱起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泪水一点一点滴下,正滴在他干涸的唇上。

        韩青主此时已没力气动作,虚弱地说:“你……你不必再为我求情了,我很感激你,我……我是自愿受刑的?!?br />
        吉娜哭着摇头道:“没有人会自愿受这样的刑的。他折磨你们不算,还要逼你们说是自愿的……他……”吉娜此刻心情激荡,想起他对她的冷淡,这几日受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不禁脱口道:“他好狠心??!”

        此话一出,满厅的人都怔住了。卓王孙脸色阴晴不定,突听“?!钡囊簧?,一枚银针从韩青主的胸前掉出,过不多时,又是一枚钻出。每出来一枚银针,韩青主的脸色便轻松一点,等到十二枚银针全都掉出,韩青主绷紧的身子才松展开,宛如生命力全都消失掉一般,伏在吉娜的膝头再也动不了了。

        卓王孙挥了挥手,刑堂的弟子将韩青主抬走。

        卓王孙道:“本阁向来罚所以罚,行的是诛心之刑。琴言、韩青主两人所犯虽小,其义却大?;舾蠹甘晡丛獗涔?,声势蒸蒸日上,阁中弟子的坏毛病也增长了不少。若是再不严办,难免积重难返。所以本阁用刑必酷,也无非是杀一儆百,想尽快杜绝这些风气。你们回去各自督促自己门下弟子,再有不尊阁规,将规矩当做儿戏,办事不力,怀有私心者,本阁绝不宽贷?;舾笾炊μ煜?,就要令行禁止。江湖之中,能人辈出,凭什么就一定要奉我们为长?若是有一天别的门派崛起,华音阁倒要奉他为主,试问各位情何以堪?扪心而问,对得起当年抟天下为己物的前辈先贤么?华音阁不是由我们手中而起,就绝对不能在我们手中倒下!能辉煌的,就决不能让它有一点的黯淡!本阁等着看诸位有所作为,华音阁必将永凌驾于各派之上,同诸位一样为天下所有人景仰!”

        众人一起伏身,高声道:“阁主圣明,华音阁永为天下之主!”每人心中都被激起了壮志雄心,鼓荡的都是要戮力而为,争天下之雄的豪气,方才跗骨针的残酷,却还有谁能记得起?就算有人记得起,也不觉得卓王孙做得有什么不对了!

        吉娜却不跪拜,仍旧站在厅中,含泪瞪着卓王孙。这时突道:“你不处罚我么?”

        卓王孙微笑道:“你又没犯什么过错,我处罚你做什么?!?br />
        吉娜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眨了眨眼道:“可是方才我顶撞了你啊,又说了你的坏话?!彼詹乓挥锊簧?,也有些后悔,倒不是惧怕卓王孙的处罚,而是怕他就此讨厌她。

        卓王孙笑道:“律法非为一人所设,你顶撞了我,得罪了我,与华音阁无关,我又如何罚你?何况,我还有事情要你做呢?!?br />
        吉娜长长松了口气,含泪笑道:“什么事情?”

        卓王孙道:“你将这张纸拿起来,念给大家听?!?br />
        吉娜赶紧跑上来,拿纸大声读道:“昔鹏举穷溟,慕希有而翱翔。抟风而运海,振北而图南。颠簸九垓,俯瞰天下,是为豪气之最也。仆心向之,惜不能效也。皎皎君子,有以教我乎?上古令分四象,仆怀其二,敝德弱姿,不敢独专,窃慕燕丹豪气,遂列为黄金之台,以待君子。君亦怀璧,能全之乎?使学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鼎镬无姓,尽可染指,或风云交际,遽得太平?;菇A?,藏鹤仙府,人分其乐也。相邀以诚,期君月之十八,会于嵩山之巅,谈笑四令归属。仆,逸之顿首?!苯峤岚桶偷?,还错了不少地方,还算终于念完了,长舒了口气,道:“什么玩意,一句都不懂!”

        卓王孙淡淡道:“你们怎么看?”

        颜道明沉吟道:“杨逸之此次传帖天下,召开武林大会,虽说是以争夺四方天令为由,这四令中到底隐含了什么秘密,却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夺令只是表面文章。只怕邀了我们去,是集合正道的力量,来打击我们了?!?br />
        卓王孙点了点头,道:“四方天令,自然是要的,何况他们发帖相约,华音阁若是不去,不是让他们小瞧了么?月玲珑,你做先行,拿了这请帖到嵩山去,就说我随后赶到,在我没赶到之前,一切决定华音阁概不承认。你巧言善辩,应对从容,想必先去应付应付他们还是可以办到的。下去收拾一下,这就出发吧?!?br />
        月玲珑答应一声,吉娜高高举起了手,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卓王孙笑道:“你要去做什么?”

        吉娜道:“我……”却没有说下去。她和琴言相处久了,也知道不能当众说什么‘我要永远陪着你’一类的傻话,于是找了个理由,改口道:“上次在洞庭湖参加他们的武林大会,可好玩了。我把他们的台子都掀翻了,气得他们要命。我这次还要去掀他们的台子?!?br />
        卓王孙笑道:“我们此去,可不就是去掀他们的台子?好,你跟着我吧?!奔却笙?,跑过去站在了卓王孙的身边,还喜笑颜开地去看他衣衫上的刺绣。

        卓王孙拂袖起身,振声道:“江湖风云,又将再起,华音阁将乘风云而直上,各位都该努力了!”

        众人轰然答应,偌大的丹书阁似乎也微微震颤起来。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