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驾飞龙兮北征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综穿三生三世一个人过也很 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念念不离心 青春医院 拥抱在花开之日 寄居天神 逆世女星师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毕竟武林大会是件大事,华音阁的人陆续都分派到职司,各自出阁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琴言待罪之身,也不敢再同吉娜一起,一早就收拾了回自己的云贵分舵。久未见面的楼心月也回湘南养伤去了。

        华音阁图谋甚大,平时人员都分散在各省,真正待在总舵中的,反而很少。

        众人都走了后,阁中一下子冷清起来。卓王孙依旧不见踪影,有了上几次的教训,吉娜也不敢贸然去虚生白月宫找他。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按照琴言所授,打坐了寻找身体中的另一个人。

        这种游戏似乎很好玩,体内的那个人开始还不听话,后来说什么它听什么了。才一动念,它便乖乖地随着吩咐而动?;鼓芄慌艿教逋馊?,要拿桌子、倒茶都可以。这人跟吉娜的关系也就越处越好,吉娜每天就是在想让它能够多学会些事来做。它倒聪明得紧,什么事情都是一教就会,把吉娜宝贝得不得了。

        这天吉娜正在打坐,卓王孙踱过来道:“离武林大会也没几天了,我们下山去吧?!?br />
        吉娜看到他,真是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一跃而起,道:“好啊。我这几天正闷得不得了,找个人玩都找不到,下去走走再好不过了?!币谎劭吹阶客跛锖竺嬲玖烁龊芷恋男」媚?,手中还提了两个硕大的木箱,便问道:“她也跟我们一起去么?”

        卓王孙道:“她是来给我们易容的,并不跟去。她叫月佼然,封清华月女,说起来还是你的属下,化妆易容之术,说不上天下第一,总也算天下第二了。佼然,你来见过朔月妃?!?br />
        那女子看上去虽比吉娜大一点,但也大不了多少。走上前来对着吉娜躬身一礼,口称:“属下拜见朔月妃?!奔雀厦χ醋潘氖纸鹄?,道:“我哪里是什么朔月妃?你要这么给我行礼,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你比我大,我叫你姐姐好了?!?br />
        月佼然仍然恭敬道:“属下不敢?!?br />
        卓王孙道:“也没什么敢不敢的。现在不是在丹书阁,这些礼数不用太拘。佼然,你这个姐姐也尽可以做的?!?br />
        吉娜笑道:“你看连阁主都不怎么把我这个朔月妃当回事,你又何必一本正经的呢?”

        月佼然也给她说得笑了。赶忙将手上的东西放下,道:“阁主想怎么易容?”

        卓王孙沉吟道:“江湖上真正认识我面目的人,倒也不多,我也讨厌太多东西敷在面上,你把上次的兰陵面具给我就是了?!?br />
        月佼然答应了声“是”,将右手的箱子提到桌上,小心翼翼地打开。就见那箱子分为上下四层,一层层铺开来,顿时摆满了一整桌。洁白的羽绒上,托着一副副大小不一的面具。那些面具有的极为狰狞,宛如神魔;有的却极为温和,看去仿佛只是一张和蔼的笑脸。有的十分巨大,不仅涵盖了整个面部,连须发头饰也包括其中,有的却十分小巧,只是眉目处轻轻一叶遮挡。

        这些面具的材质也各种各样,有玄铁、沉檀、水晶、琉璃甚至人类的皮肤,唯一相同的是,这些面具都极其精致,看去显然出自名家之手??吹眉染静灰?。

        月佼然捧过其中一枚黑色琉璃铸造的面具,这枚面具并不太大,也不太小,大概能遮住人中以上的大半面容,面具上黑色的光晕层层散开,宛如一团捉摸不定的云雾。

        月佼然道:“这是阁主两年前用过的,佼然一直小心保存着?!?br />
        卓王孙随意接过来,道:“就是它了,你且替吉娜易容?!?br />
        月佼然低头道:“是?!贝蚩硪痪呦渥?,里面没有面具,却整齐地摆放着许多银具来。那些银具都极其细小精致,有的像镊子,有的像锯子,但形状又全然不同,看上去多少有点可怕。

        月佼然回身问吉娜想化成什么样子,吉娜连忙摆手道:“我不要化妆?;隼闯笏懒?。阁主,我可不可以不化,反正又没人认识我?!?br />
        卓王孙略作沉吟,道:“不化就不化。你改了男装,行动起来方便些?!?br />
        月佼然取出一套童仆的衣衫来,吉娜换上了,月佼然给她挽起头发,宛然是个俏皮可爱的书童,跟在卓王孙身边,却也正合适。随之月佼然给两人收拾了个包裹,里面放了些散碎银两,教吉娜背了,向东行去。

        吉娜能和卓王孙结伴外出,自是欢天喜地,离开华音阁的时候,还不由向那巨大的牌匾看了一眼,回想起自己不远万里来到华音阁的这段韶光,真是恍如隔世。

        好在,找到了他。

        吉娜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卓王孙,忍不住脸上露出甜甜的笑意。

        她哪里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这块恢宏沉雄的匾额。

        山色空朦,水光潋滟,两人沿途指点风物,也不用轻功,出了华音阁,雇了条船,仍然向杭州行去。

        从杭州换了旱路,两人在当地分舵各换了一匹马,向河南地界而来。卓王孙对马极为内行,所挑的两匹都是日行千里的神驹,吉娜所乘的那匹尤其好,通体上下雪白,无一根杂色体毛,鬣长腿长,宛如神龙。吉娜得了这匹马,也是心爱得不得了,天天要和卓王孙比赛谁的马比较快一些。这样嬉嬉闹闹地走了几天,来到了河南境内了。

        北方景致,比起南方来,就粗糙得多,饮食也比较不合吉娜的胃口,美差渐渐成了苦差。气候较干,风沙也大得多,都是生长南陲苗疆的吉娜所不能忍受的。只是山川风物,雄奇开阔,非南方的一味精致所比。

        卓王孙就专领吉娜从那景色绝佳,人烟稀疏的地方行走。一面鞭指山河,跟吉娜议论哪里有什么先代哲贤,哪里又有什么风流人物,哪里用兵当守,哪里用兵又当攻。卓王孙胸罗十万甲兵,所藏的书更比甲兵还要多,吉娜一路听来,津津有味,也就不觉得北方的气候多么讨厌了。

        这日还未到中午,太阳就照得吉娜头昏眼花。一路上行过来,并不见水,看得吉娜气闷无比。转过山脚,前面却有一间茅屋,正盖在路边上。茅屋两边疏散地种着些油菜和花木,一条小溪从屋后流过,看去很是清雅。茅屋上头高挑了一面青旗,上面只书一个字:“酒”。

        卓王孙吟道:“茅舍不掩酒旗开,为报飞鸿日日来?!?br />
        吉娜道:“天上的太阳热死了,我们进去喝一杯吧?”

        卓王孙笑道:“就怕里面的东西你又吃不惯,一下子将人家的盘碗都摔了,还要我赔?!?br />
        吉娜将背后的包袱一拍,道:“银子在我这里呢?说得也不羞,要你赔。你都吃了我一路了?!?br />
        卓王孙道:“你也不问问那银子是哪里来的?”

        吉娜道:“管它是哪里来的,现在在我这里,当然就是我的了。你来不来,你不来我下次可不给你付账了?!?br />
        两人说着话,走进小酒店中。里面倒也修洁,并无气味。堂上放了七八张桌子,这时倒已经坐了四五张了。先来的酒客神情剽悍,包裹里鼓鼓囊囊的,显然都是兵器,看来也是江湖中人,不知是不是要去参加武林大会的。

        吉娜却不管他们,径自牵着卓王孙的手走到一张空桌前,将桌子搬了靠栏杆坐下,拍着桌子一叠声地叫老板赶紧上菜上酒!

        众人看了看两人,卓王孙此时的衣饰,也不可谓不引人瞩目。然而河南一带武林世家甚多,近日江湖风气浮华,那些奇装异服的世家子弟也见得多了。加上卓王孙此时身周看不出一点杀气,不由都以为是附近的世家公子,带了童仆出来游山玩水,倒也不甚在意。只是这个仆人如此嚣张,却是少见。

        酒店老板赶紧跑过来,问吉娜要吃什么菜,吉娜随便说了熊掌两字,老板赶紧赔笑道:“小店只是小本生意,哪里有什么熊掌???”

        吉娜道:“那你们这有些什么?”

        老板道:“倒有些新打的山鸡,还是活的。另外有些风干的鹿肉,几味野菜?!?br />
        吉娜道:“你就随便拣好吃的上些来,少不了你的钱?!?br />
        老板连声称是。吉娜赏了他一块银子,叫他先上一壶茶来。才喝了一口,“噗”的一声全吐在桌子上,赶紧叫老板过来,又赏了一块银子,叫他将茶壶茶碗刷二十遍,然后拿了吉娜自带的茶叶用新煮的泉水给泡了,然后端来。老板连声答应,吉娜又叫住他,叮嘱一会儿做菜的时候要将锅、铲、盘、筷各刷二十遍。若是发现菜中有一丝异味,先前赏的银子就都要回来。

        老板刚笑得皱纹都堆起来的脸一下白了,赶紧答应着下去。果然这次取过来的茶味道就清了很多。吉娜喝着总算满意了。

        卓王孙饶有兴味地看着吉娜在这里支使酒店老板,一边听着旁边的客人们在说什么。

        就听一人道:“你们说这次华音阁阁主卓王孙能来么?”

        另一人道:“他来不来都无所谓。若他不来,只能说他怕了我们白道群雄,日后华音阁再那么嚣张,谁还理他这茬?若是他肯来,这么远的路程,带的人必定不会很多,我们就可以趁这次武林大会的时机,给他个下马威,甚至一气擒了他们首脑,看华音阁还威风个什么劲?”

        卓王孙听到这里,淡淡一笑。就听先前那人道:“好计谋。咱们盟主不愧是盟主,想出来的点子强我们太多啦?!?br />
        后一人道:“你以为这是盟主的主意么?据说盟主很不赞成这个做法,但九派掌门组成的元老会却异口同声要如此做,盟主也就只好服从。这一招才狠哪。兄弟,我跟你说,咱们雁翎帮是小帮,也只能在这里说说,九派掌门这一招甚是毒辣,盟主已成了他们的替死鬼。若是对付得了华音阁,那自然皆大欢喜,日后再慢慢想办法;若是对付不了,大可以将过错全推在武林盟主的头上,谁叫他是头呢?而且大会上若冲突起来,卓王孙首先会找谁?当然是杨盟主了。卓王孙号称天下第一高手,谁惹上不是死?可一对上杨盟主,别的人就该逃命的逃命,该藏身的藏身,危险少了很多。这一招狠??!”

        其余众人附和道:“大师兄所说甚是。只是杨逸之能做到武林盟主,怎么会连这么点事情都看不透呢?”

        那大师兄道:“他看透了又能怎样?当初第一次武林大会,选举武林盟主的时候,谁不是踊跃上前?当时师父还参加了呢,只不过败在天龙??偷姆缇碓屏旅?,没办法而已。那时谁又能想到这武林盟主,竟会只是个替死鬼而已?等到坐上了这个位子,再要说缩头不上,那就已经是没办法了。兄弟,江湖之中人心诡诈,你我武功平庸,安安分分地做人,未始不是一件好事?!?br />
        只听一人接口道:“你想安安分分地做人,那是不可能的了?!?br />
        雁翎帮众人刀剑一齐出鞘,纷纷呼道:“谁?”

        就见小店大门被“砰”的一声踢开,一行人捕快装束,鱼贯进来。当先一人阴恻恻道:“你要想安安分分做人,就赶紧把请帖交出来,大爷替你去参加这劳什子武林大会,你们回家守着那点穷家薄业挣苦命去吧?!?br />
        那大师兄“刷”地长剑出鞘,道:“武林盟主亲自发给我们的请帖,若是交给了你们,我们雁翎帮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做人?”

        那人“咯咯”笑道:“那你是不想安安分分做人了?我送你们去做鬼好不好?”

        此人一笑,吉娜猛然想起来了,他就是跟着吴越王一起到大熊岭抢亲,被自己打得吐血的欧天??!只是他来这里做什么?他又为什么要抢英雄帖?

        吉娜微偏了头,低声对卓王孙道:“这家伙是个大坏蛋?!?br />
        卓王孙的脸隐没在琉璃面具下,看不出神色。吉娜就听一股细细的声音在耳边震响:“我们且听他说些什么?!?br />
        欧天健露齿对吉娜阴森一笑,似乎并没有听见卓王孙的话。转头对雁翎帮的大师兄道:“听到没有,那小子说我是个大坏蛋,请帖呢,现在是问你们客客气气的要,若是你们这帮混蛋不识抬举,那咱就按照坏蛋的规矩来,到时候我要做些什么,可就不是现在所能预知的了?!?br />
        大师兄道:“青天白日,你能怎样?”

        欧天健眼睛翻起,道:“青天白日怎么啦?看到没有,我们是官老爷,抓了你还要安你个造反的罪名。现在天下不安靖,还不是你们这些家伙在里面搅是生非?什么时候都抓干净了,天下也就太平了?!?br />
        那大师兄怒极反笑,道:“你有本事只管来拿就是!你若武功强于我们,别说是一张请帖,就是割了我们的头去,我们都只有认栽。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欧天健笑道:“你这倒是实话。我就等你这句话呢?!扁怀鍪?,那大师兄就觉一道阴寒的劲气如针般向眼睛刺来,宝剑一扬,向欧天健脉门截去。

        欧天健好整以暇地笑道:“功夫不错么。真是难得雁翎帮还有这么好的弟子,比天龙会强多了?!贝そ?斓铰雒糯?,突然出指,“铮铮?!痹谒某そI狭?。阴寒的劲气一道接一道传入大师兄的脉门,三指弹完,他已几乎冻僵。

        欧天健轻轻用两根指头夹住长剑,笑道:“还打不打?”

        那大师兄一咬牙,道:“打!”

        欧天健一声长笑:道:“有种!可惜我却没功夫陪你玩了!”右手探出,夹颈将他拿住,倒过身来控了几下,哗啦啦一阵响,大师兄腰间的杂物全都掉了出来。雁翎帮剩下的几个弟子大呼小叫地来救,欧天健道:“还给你们!”抖手将大师兄抛出,雁翎帮弟子慌忙来接时,一道劲力从大师兄的身上凌厉冲出,噼里啪啦一阵响,几人一起跌倒在地。

        欧天健哈哈大笑,从地上拣起一张镏金的请帖,伸指弹了弹,向卓王孙一桌走过来。冷冷道:“你这小子方才说我是大坏蛋,现在大坏蛋要装大坏蛋的派头了,我劝你还是磕头认个错,大坏蛋也许就会变回官老爷?!?br />
        吉娜看着他神秘地笑道:“我就知道你要过来找我?!?br />
        欧天健倒给她诡秘的笑容弄得一愣,接着笑道:“这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我向来有仇必报,砍一刀是报,骂一句也是报?!?br />
        吉娜仍然神秘地笑着道:“但你一定想不起我是谁?!?br />
        欧天健低头向她打量了一下,笑道:“我倒真的想不起你是谁来。不过这样也好,若是碰到了熟人,我倒不好意思教训你了。你先不要说,等我揍完了你你再说也不迟?!?br />
        吉娜脸上泛起一个诡秘的笑靥,突然喊道:“暗狱曼荼罗!”

        欧天健“砰”的一声倒跌出去,脊背在地上一触,重新跃起,满脸都是惊讶的神色,叫道:“小丫头,原来是你!”

        吉娜笑道:“你看,这种方法多好啊,你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你把从别人那里抢来的东西拿过来,我看看又在做什么坏事?!?br />
        欧天健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盯着吉娜上看下看,笑声越来越响。

        吉娜皱眉道:“你脑袋跌傻了么?怎么笑得这么恶心?”

        欧天健笑声不绝,道:“我的脑袋没跌傻,只是天上掉下来的这个宝贝太大了,它一下子欢喜傻了。你知道王爷发下多大的赏格寻你么?我只需这么将你一绑,往吴越王府那么一送,六品的小差人就变成四品的大员啦!你说我的运气好不好?”

        吉娜看了卓王孙一眼,笑道:“你的运气是好,可惜你的命不好,这运气就只能看一眼,要再想得到,只能是妄想?!?br />
        欧天健笑道:“是我的就是我的。现在哪里还由得你?”

        吉娜眼珠转了转,道:“只怕这位公子不答应?!?br />
        欧天健看了卓王孙一眼,猛地将腰刀抽出,喝道:“小公子,本官现在以拐带人口的罪名告你,你跟我去见官去吧!”

        卓王孙淡淡道:“大人要带她走,只管带就是了,不用寻我的麻烦?!?br />
        欧天健归刀入鞘,笑道:“看到没有?你这靠山一见了官,就吓得要命。吓唬吓唬平头老百姓可以,在我们面前,那是一点咒都没得念?!?br />
        卓王孙等他说完了,慢慢道:“只怕你带不走她?!?br />
        欧天健对吉娜道:“听见没有,现在就看你肯不肯跟我走了?!?br />
        吉娜笑道:“你不怕你打不过我???”

        欧天健哈哈大笑,回头对他的那些属下笑道:“你们听到没有?这个小姑娘居然说我打不过她?”

        他带来的人自然也是哈哈大笑,吉娜也眉开眼笑道:“刚才你还给我一下吓倒了呢。喏,几个月前还差点被我打死了,你那些属下不知道么?”

        欧天健怒道:“对了,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小丫头,快快随我走,再不走我就要报仇了?!?br />
        吉娜对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道:“谁怕你?!鄙焓侄运溃骸拔乙钦徘胩?,快拿来!”

        欧天健四下看了看,冷笑道:“琴言这恶婆娘不在,我看你还能仗谁的势?”手一反,就来拿吉娜的手腕。

        吉娜在他手上“啪”的打了一下,道:“你这人真是的,动手动脚的讨厌死了?!?br />
        欧天健吃了一惊。脚一滑,退开丈余远,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看吉娜,似乎很不相信自己的手掌竟会被吉娜拂中。

        吉娜又冲他扮了个鬼脸,笑道:“现在相信了吧?”

        欧天健左掌一引,右手穿出,穿云掌带着阴寒之气向吉娜迎面袭来。吉娜呆呆地看着他的掌势,却不躲闪。欧天健猛想起她是王爷要的人,终不能真的将她打伤,急忙收束掌力。吉娜却趁着这微妙的一点时机,中指探出,点在他手掌的劳宫穴上。欧天健就觉掌心一阵刺痛,掌力竟然发不出去。

        吉娜转头对卓王孙道:“他好像还不懂什么叫以神为用?!?br />
        卓王孙道:“笨人一般都这个样子?!?br />
        吉娜道:“我跟你说,这个人真是笨得要死。上次我刚跟琴言姐姐见面的时候,他要来抓我,结果也是给我暴打了一顿。哈哈哈哈,你不知道他那时那个样子,你要见到了,一定也会笑得这么大声?!?br />
        欧天健听她如此羞辱,也不禁动怒?!八ⅰ钡亟栋纬?,恨声道:“小丫头,这是你自己找死,须怪不得我!”说着,一刀劈下!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