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紫诏天音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君谁须兮云之际

    作者:步非烟.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20-04-27 06:45:0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我的聊天群不可能那么坑 老巫婆快来找俺喝奶茶啊 青春医院 综穿三生三世一个人过也很 念念不离心 逆世女星师 末世执行使 寄居天神 

        众人正在诧异三个邋遢道士老糊涂了,居然自己打自己人。

        卓王孙失声叫道:“不好!”闪电般腾空而起,在经过吴越王身侧时,右手倏然探出,紫光如迅雷般一闪,已然将吴越王腰间的宝剑夺了过来!

        吴越王一凛,大喝一声,双掌同时穿出,向卓王孙击去。莽龙一般的劲气冲天而起,蒸腾壮大,这两掌仿佛将整个空间都击碎了,被他托着向卓王孙轰然击来!

        但见人影一闪,卓王孙已离他一丈远,吴越王如此浑厚的掌力顿时扑了个空。卓王孙宝剑微微一抖,一道紫芒从剑尖涌出,春水剑法展开,划出三朵?;?,向三老分袭而至!

        剑名玄都,乃是吴越王兵库中第一名剑。

        杀名人用名剑,莫非卓王孙已动了杀心?

        敷非笑道:“你终于肯出手了!”一掌遥遥向卓王孙击去,敷疑、敷微手一垂,向旁边退下。

        卓王孙运剑如风,剑芒哧哧,向三老各递一招,笑道:“既然上了场,又何必再下去?”

        敷微一声冷哼,道:“不知死活!”手一抬,狂飚一般的劲力向卓王孙暗卷而至。

        卓王孙身形猎猎,在三老掌风中就如神龙行空,转折之际,剑芒化成的紫花点点而下,霎时落了满空,带着森森然的蚀骨剑气,向敷非三老罩来。

        那紫花更如海潮涌动,铺了漫天,望去一片紫光,将三人全都包裹了进去。

        卓王孙有意显耀,内力催处,紫花越结越大,越结越多,朵朵飘在空中,就如海市蜃楼,他长身玉立,散发凌风,衬着满天紫芒,千朵云影,真如神仙中人一般。

        少室山上群豪就觉目眩神迷,恍如梦魇。

        剑光紫芒之间,就见敷非三老冲天而起,如此森寒剑芒,竟然阻挡他们不??!

        三老一冲而出,齐齐举掌向卓王孙击来。劲风凝而不散,卓王孙一剑平起,身形微侧,让过了敷疑、敷微二老的掌力,不避不闪,向敷非当胸刺去。

        朝日一般的剑光下,敷非不敢硬接,双掌一合,夹住了卓王孙的剑身。卓王孙内力催处,剑芒骤然增发,向敷非暴射而至。

        敷非微微一笑,乾天真气塌天盖地一般迸发,另外两人一掌击在他肩头,三道狂悍之极的气息顿时汇为江河,奔涌而出。

        卓王孙剑芒吞吐,竟然无法再进半寸!

        整个嵩山上空都被狂潮一般的真气充满,每个人都禁不住在这沉重的杀气下,瑟瑟发抖!

        就在此时,嵩山顶上的青松群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

        这人影一闪,急扑放着四天令的香案!

        那人身法好快,当真急如闪电,与会的众英雄还未有什么反应,那人的身形依然再度冲天而起,凌空一个翻滚,向外飞遁而去!

        卓王孙、敷非三老虽然看清了来人,但他们正在玄都剑上做生死之搏,再也无力兼顾其他。

        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样的战斗中,分心做任何事。

        绝没有!

        杨逸之眼睛中倏然寒光一闪,喝道:“孟天成!”

        突然之间,万千游离在青松针叶上的青光倏然飞起,凌空轮转,聚结成一弯新月,嘶然断响中,向孟天成追击而下!

        天下最神秘的剑法,以光、风为力,不需真气运转的风月之剑,第一次完整地在众人面前显露出本来的姿态!

        秋阳正烈,众人却一瞬间只感到春月临空,却丝毫觉不出任何杀气,那仿佛是真正的初生弯月,只有充盈的生机,而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种生之力量,虽不如杀之力量那样凌虐天地,视万物为刍狗,然而却能够把握住天地众生的脉搏,用起初的最微弱的波动,渐渐融入万物本身的频率,然后一起和谐地共振着。

        不可抗拒,也不必抗拒,因为在这种力量之下,哪怕死亡,都成为一种最自然的赠与,是生的另一种形式,让你不由不欢欣鼓舞地去迎接它的到来。

        然而这一?;刮椿映?,孟天成身形坠如流星,翻身而起,直直堕入了嵩山悬崖!

        四天令也随之消失!

        他竟投崖了……

        杨逸之皱眉,蓄而未发的剑势并未收束,就在他掌中氤氲流动,宛如白昼中升起的一轮皓月。

        与会众英雄都一阵茫然。

        此次武林大会的象征四天令,被孟天成抢走了,这大会还有召开的必要么?

        卓王孙脸上露出一丝揶揄的笑容,也不知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嘲笑别人。

        命运,本就不是任何人能把握的,就算他武功天下第一也一样。

        孟天成刀法虽高,但绝不可能在卓王孙手中抢到东西,可谁又能想到他竟会出现在这个时候?

        然而,卓王孙已无法细想,因为手上的压力越来越沉,三道乾天真气如山岳崩摧,陷天裂地的崩塌下来!

        卓王孙手上全力刺出,大喝道:“出手!”

        杨逸之身形一动,就见敷非与卓王孙两人之间猛然一暗,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横插而来,明月一般的光华瞬间耀亮了全场,两人同时就觉一道潜劲剥裂振出。

        敷非怔了一怔,突然眉心一疼,这一疼直彻骨髓,心神大震之下,卓王孙剑芒如彗星袭月一般疾扫而至,“砰”的一声正中敷非胸前,敷非“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敷微、敷疑大惊来救,卓王孙剑芒一摆,猛然周围的紫花全部爆开,极细的紫色光芒有如银针一般狂乱爆炸,敷微敷疑二人猝不及防,勉提真力时,紫芒透体而入,已然重创。卓王孙鬼魅一般掠上,在敷疑后背上印了一掌。敷疑声都未出,倒了下去,敷微转身怒吼,一掌排空击了出去。三老当中敷微的掌力最是沉雄,这一下含愤出击,更是若天神奋怒,声势威猛之极。

        卓王孙剑尖抬起,猛觉周身一阵酸软,刚才搏击敷非、敷疑二老,看似轻巧,实则已尽全身之力,这时哪能还接得住敷微这开天辟地般的一掌?

        他倏然后退,敷微的掌力凌空卷动,追了过来!

        卓王孙的身后是吴越王。

        卓王孙身影又是一闪,这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劲力,就向吴越王冲了过去!

        吴越王不及细想,一道狂飚推出,却与敷微的掌力迎个正着。就觉一道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若钱塘潮奋发,疾涌而来,立时气血翻腾,第二道、第三道掌力又若火山迸发,沛然袭来。吴越王奋力抵挡,就听全身骨骼“格格”作响,猛听敷微一声大叫,卓王孙提剑而立,狂笑之声振得群山轰鸣。

        吴越王就觉全身都如散开一般,慢慢委顿在地。

        卓王孙止住笑,缓缓揭开脸上的面具,淡淡道:“敷非前辈,这下可打得过瘾了吧?”

        夕阳垂照在他的脸上,将他的容颜镀上淡淡金色。

        那双眸子,一如吉娜八年前所见,光芒流转,笼罩天下。

        相思双手紧握胸前,站在一旁等候,她虽然修为尚浅,却也能看出这一场比试总算是胜了。她脸上的忧虑终于一扫而空,透出淡淡的笑意来。

        然而她的笑意突然凝滞。

        吉娜?

        她身边的吉娜竟不见了。

        相思刚才担心场中安危,一时无暇顾及其他,没想到刚一回头,这小姑娘竟不见了踪影,不由大为着急。她茫然四顾,却发现会场东南角的一棵小树上,竟挂着吉娜的那张兰陵面具,还在树枝上微微动荡。

        树后一条小路崎岖,却不知通向何处。

        相思也来不及多想,更不敢打扰正与武当三老对峙的卓王孙,只得悄悄向那条小路追去。

        孟天成意外出现,夺走四天令跳入山崖,就在众人无不感慨时,吉娜耳边却莫名地响起了一声轻笑。

        这笑声极其阴冷,宛如游丝一般渗入血脉。

        吉娜心中一惊,不禁脱口道:“谁?”

        四周再无异样,周围的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卓王孙与三老的剧斗,似乎完全没有听到那声轻笑一般!

        吉娜正疑心自己听错了,又一声极轻的声音响起:“是我……过来啊?!?br />
        这声音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只觉其中透着莫名的诱惑,仿佛潜居山中的魔鬼,在邀约着自己选定的客人。

        吉娜忍不住往悬崖下望了一眼。

        今日天气清明,山中雾霭不是很大,深谷中的一切隐约可见,谷底氤氲潮湿,仿佛是一方沉潭。山谷湿滑的崖壁上生满草木,但却并没有人,看来孟天成是落入潭中了。

        然而,吉娜的目光却没有落在潭中澹荡的水波上,而是死死盯着崖壁上的藤萝。

        大蓬枯叶下面,透出两点极为熟悉的寒光。

        这寒光在苗疆的龙舌潭见过!

        那畸形的双头怪人!

        吉娜心中一震,孟天成与这双头怪人显然大有渊源,难道他盗走四天令,也是吴越王的诡计之一?

        藤萝下,那森寒的笑声再度响起:“想要四天令,就来山下找我……只许你一个人来?!?br />
        “我?”吉娜有些讶然。

        那声音发出一声尖锐的长笑,渐渐隐没了。

        吉娜看了看场中,卓王孙与武当三老剧斗正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她。

        大团紫色?;箍斩?,在他身边结出朵朵祥云,无边的劲风张满整个山顶,将他的散开的长发吹乱,他的神色少有的专注,眉头微皱,注目在眼前的玄都剑上。剑气将他衣带上的无数星辰吹动,在紫花的映照下透出夺目的光芒。

        吉娜又想起了苗山中,第一次见到的空中幻影。

        那一夜,天空中也是布满了紫色的光芒,他的眼神也是如此专注,只是还未待她看清,这幻影已消失在夜风中。

        就是多年前的惊鸿一瞥,却已让她误尽终生。

        如今这一幕又重现在眼前,却是实实在在、如可触摸的景象,再不是神兽为她编制的海市蜃楼。

        只是,为什么他们之间,还是相隔如此遥远?

        她的眼睛未免有些微微湿润:我其实是多么想陪伴你出入风云啊,为什么,你总是把我当成孩子呢?

        她紧紧握住双拳,争强好胜之心渐渐从她心底泛起。

        若能为他找回四天令,他总不会把我当小孩子看了吧。

        她咬了咬牙,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扔到一边,悄悄向山谷行去。

        面具挂在树枝上,轻轻摇荡,宛如一颗不曾坠落的眼泪。

        在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千里之外,父母兄长的呼唤,告诉她前方有多么危险,她一生中最大的劫难就在小路的尽头,森然张开阔口,等着她自投罗网。

        但是,她已无法阻止自己的脚步。

        她仰望西南的天空,默默祷告着:阿爸阿妈,原谅我的任性吧,早在看到他的第一天,我已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那就是,今生注定要为他焚灭此身。

        既然注定是飞蛾扑火,为什么不让结局来临在梦想方醒未醒之时呢?

        小路上荆棘丛生,行走甚为艰难,但吉娜自幼对行走山路甚是在行,加之此刻内功已有了根基,很快便下到谷底。

        谷中乱石丛生,幽潭的正前方,是一脉隐没在山石中的泉眼。

        泉眼前方有一片平整的石台,四枚七寸长的令牌就整齐地摆在石台上。

        发出淡淡青气的苍天令,如同星火跳跃着的炎天令,白如美玉的昊天令,黑沉如铁的玄天令,分别象征东、南、西、北天地四极,每一个令牌都有自己的一种颜色,黑、白、青、红四色交映,美丽中带着诡异。

        一如石台背后的日曜。

        她苍白的脸上神情不住变幻,怔怔地盯着吉娜。

        吉娜心中不禁一颤。她也没想到一月不见,那双头怪人竟已憔悴、苍老成了这个样子。

        日曜向她伸出枯瘦的手,道:“好孩子,我们又见面了?!?br />
        吉娜摇了摇头,指着她另一个萎缩的头颅,道:“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日曜的手指从四枚令牌上抚过,最终停到昊天令上,她嘶声道:“都是为了它啊。我把我一半的血交给了那狠毒的国师?!彼崆岣抛约耗歉鑫醭扇反笮〉耐仿?,道:“我的姐姐几乎被他害死了,要沉睡几年才能复原……可我等不了那么久。没有姐姐,就算有了四天令,也开启不了乐胜伦宫。我可怜的姐姐……”说着说着,眼中不禁滴下泪来。

        吉娜听她说得凄惨,也不由动容道:“那怎么样才能治好她???”

        日曜霍然止住了哭泣,苍白的脸上渐渐皱起一个笑容,声音嘶哑得宛如毒蛇抽气一般:“把你的血给我?!?br />
        吉娜愕然:“我?”

        日曜嘶声道:“你若真是鱼篮观音转世,那么只有你的血,才能复活我的姐姐?!?br />
        吉娜皱了皱眉:“又是什么鱼篮观音?早说了我不是!”

        日曜冷笑道:“我也是到最近才查了个明白,所谓鱼篮观音,不过是国师用来糊弄皇帝的名头罢了?;实坌±隙笙晒吡?,认识的不是观音就是九天玄女,把真相说给他听,反而麻烦。只是这小伎俩,却害苦了我……”

        吉娜没有耐心听她胡扯,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顿了顿,诡秘一笑道:“我想说,你的真实身份,是一位异族女神的转世。和我要开启的乐胜伦宫有莫大的机缘。把你的心血给我,不仅能救活我的姐姐,还能帮助我开启乐胜伦宫?!?br />
        吉娜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日曜看了看她,叹息道:“早知道用四天令铸成的神箭和你的心献祭,就能开启乐胜伦宫,我还费尽心机帮吴越王获得绝顶武功作甚?”

        吉娜听得一头雾水,皱眉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也帮不了你?!逼鹕硪?。

        日曜却笑道:“你不想找回四天令了么?”

        吉娜不由止住动作,疑惑地道:“你会把它们还给我?”

        日曜点了点头,她的目光从吉娜脸上滑过,显出一种痴迷:“孩子,让我先看看你的前生?!毖园胀蝗徊倨鹧滋炝?,点在吉娜眉心处。

        吉娜只觉周围的一切瞬时旋转起来,一阵沉沉的睡意涌上心头,然后天空渐渐变成一片黑暗……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