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读档2008 第一卷 曾经沧海巫山云 也无风雨也无情 第五十三章 自我攻略,最为致命

    作者:傲娇的白猫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7 12:01:1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高甜预警:洛少宠妻太凶猛 成为娱乐圈大佬 大顽主 重生妖孽女天师 白墨水计划 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 都市:系统赐我lol技能 逆流时代 

        第二天上午,直到九点过,陈一鸣、刘嘉义、周超、张昊四人才渐次醒来。

        201宿舍中,杨建成和金国兴已经不知了踪影。

        宿舍的大桌上......什么也没有。

        刘嘉义最先醒来,默默在宿舍一角的纸箱子中取出几瓶果汁,一人床头放了一瓶,自己也拧开瓶盖默默大口喝着。

        张昊睁开眼,咕噜咕噜一口就闷掉了一大半,闷声道:“狗太阳的老杨和阿宝,也不知道帮忙买点早饭什么的。比起老七和小鸣差远了?!?br />
        周超也喝了半瓶,兴许是酒还没醒,功力弱了许多,只是说了一句,“不是每个舍友都能又当爹又当妈?!?br />
        陈一鸣也醒了过来,一口气直接吹了整瓶,打了个酒气浓郁的嗝,感慨道:“这玩意儿是没有热豆浆好喝??!”

        刘嘉义开口道:“我去买?”

        “这会儿都快开午饭了,买啥呀买,起床洗漱,咱们出去吃点热乎的?!?br />
        四人跑去水房,各自洗漱干净,朝着校外走去,准备去沙县小吃喝个汤。

        刘嘉义走到陈一鸣的身边,低声埋怨道:“小鸣,你怎么回事?昨晚说了要照顾宁昱来着,结果东跑西跑,后面还跟那些来敬酒的老板们喝得不亦乐乎,害我陪着宁昱聊了一整晚!”

        陈一鸣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所以你这会儿是在怪我?”

        “昂!不然呢!”刘嘉义理直气壮。

        “但凡没有个一二十年的脑血栓也说不出来这话?!?br />
        陈一鸣翻了个白眼,摇摇头不理他了。

        刘嘉义愣在原地,怎么你还好像挺占理的样子???

        吃过早饭,回到宿舍,各自蹲了个大,一身通透。

        陈一鸣趁着刚好就他们四人在,就拿出烟来发上,然后跟周超和张昊说道:“我接下来是真的会退出曹操快送的日常管理,老七也是一样,所以你们根据自己的情况来,想干就继续干,不想干就歇了,反正不要一会儿想干一会儿不想干就好?!?br />
        张昊砸吧了一口烟,“昨晚喝了点酒本来想跟你说的,结果没找着合适的机会?!?br />
        陈一鸣道:“咱们兄弟,什么时候说都一样?!?br />
        “我和大师两个,的确没有什么搞学习的想法,我是学了十几年学累了,大师那是本来成绩就不咋地,要不是在燕京他也考不上咱们学校......”

        “我去,老张,能好好说话不,你别逼我??!”周超翘着腿嚷嚷着。

        “本来就是?!闭抨秽止疽簧?,“经过这么些天,我和大师两人是感受到了做生意的魅力,觉得跟着你干,挺好的。虽然未来肯定还是按着父母的意思进电力系统,但是也不枉这四年。再怎么说也比在宿舍打四年游戏强?!?br />
        周超赞许地看着张昊,“还是会说人话的嘛?!?br />
        “那行??!”陈一鸣投桃报李,“咱们先说好,一码归一码,在宿舍咱们是兄弟,打我骂我都......不行?!?br />
        张昊和周超遗憾地悄悄松开了拳头。

        “在曹操快送就按曹操快送的规矩来,未来要是扩展其他区域,你们也可以负责一个分部,或者更高的职责。如果按照不枉费这四年的说法,肯定是没问题的?!?br />
        陈一鸣没有将心中那些想法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他们也不会信。

        对于这种愿意跟着自己做事的兄弟,他还是很感动的。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陈一鸣笑着道:“我多一句嘴。一个宿舍六个人,要一起住四年的,选的路不同,但不妨碍大家还是好朋友。否则这四年该多没意思?!?br />
        周超和张昊想了想,听懂陈一鸣言语中的意思,笑着答应了下来。

        接着周超和张昊就各自拿着陈一鸣和刘嘉义的笔记本逛起了校内。

        周六的网络异?;钤?,二人简直是如鱼得水。

        不时在评论里装作无意地说一句【昨晚刚跟陈一鸣喝过酒】、【刚才我们还在一块抽烟呢】之类的话,赢得了不少陈一鸣迷妹的羡慕与私聊。

        陈一鸣和刘嘉义来到曹操快送的门店,一边将自己的东西简单收拾一下,一边聊着。

        “老七,你真的想好了?如果按照这样,你的学业无可避免地会受到极大影响。努努力也就是毕业拿个毕业证学位证而已?!?br />
        “嗯,想好了?!绷跫我宓懔说阃?,“我准备这个寒假回去跟父母好好交流一下,这学期就先斩后奏了?!?br />
        他笑看着陈一鸣,洁白整齐的牙齿在黑脸上显得更白了些,“有你的带头,我的起点已经比我爸爸高多了。你知道不,未来能超越爸爸的成就,一直是我的梦想?!?br />
        陈一鸣点点头,在这些父辈较为成功的家庭,许多男孩子都是从小仰望着父辈的旗帜成长,寄希望有一天能够超越那个在自己心里最厉害的男人。

        其实就像陈一鸣自己家里,陈建华虽然不算什么大人物,但在小时候也依旧是陈一鸣仰望的存在,那时候的父亲,如山一般巍峨。

        直到长大了,才明白他也只是一个在尘世泥泞中挣扎的普通人而已。

        将思绪收回,对刘嘉义的选择陈一鸣心中不禁有些感动,有什么比跟前世的好兄弟今生联手打拼还令人开心的呢?

        若不是对自己的事业有无比的自信,他还真不能如此轻易就接受了刘嘉义“脱学创业”。

        两人都不是磨叽的人,既然定下了调子,陈一鸣便直接道:“那接下来曹操快送在燕京各大高校的拓展业务就交给你了。你先在已经开了的四个分部巡查一遍,然后按照咱们之前商议的路线来吧。每个分部的股权分配,独立运营,独立核算这些基础环节都要设置好?!?br />
        “最主要的目标是磨练出一支合格的推广队伍出来,你可以从各家抽调人手,咱们学校也可以选几个。遇上优秀的就吸纳进来?!?br />
        “账上先拨给你十万,等十一月再给你拿二十万,该花就大胆花,记好账就行?!?br />
        十一月还可以再逮着川润股份薅一手羊毛,连续十几个涨停,怎么都能吃一波饱的。

        说完两人又沟通了一会,便将椅子搬到门口,一边聊着天,一边等着单勇过来交接。

        两个年轻人看着头顶的一方蓝天,白云悠悠,一个小事业已经成功,许多个小事业等待开启,未来无限可能。

        心情就像此刻的白云,舒坦而惬意。

        但这世间的快乐往往是恒定的,有人舒坦就一定有人不舒坦。

        北门外的小聚会再次开始,和上次一样,烟雾缭绕。

        但和上次喧嚣的愤怒不同,此刻的房中,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昨天全天我一单外卖都没有?!?br />
        “我也是?!?br />
        “我家只有两单,平常再差也有十三四单的?!?br />
        “我不止外卖没了,堂食也下降了不少?!?br />
        ......你一言,我一语,共同拼凑出了一种绝望的气息。

        “好了,大家情况都好不到哪儿去,就别在这儿诉苦了?!?br />
        依旧是那位年纪稍长,威望较高的男子开口,“想办法吧!”

        “都TM赖那小子!没有他搞的这些破事,咱们生意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都TM赖那小子!让老子出钱陪他搞什么外卖宝典!结果害得老子生意都没了!”

        “我赞同!都TM赖那小子!对了,那小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好像叫陈什么鸣?”

        “不是吧,好像叫什么一鸣?”

        “我记得是叫陈一什么来着的?!?br />
        “你们......”年长男子无语道:“人家叫陈一鸣?!?br />
        “对对对,彭哥说得对,就是陈一鸣,”

        “都TM赖陈一鸣!”

        被叫做彭哥的年长男子站起身,“那咱们就去找他要个说法?”

        “走!”

        “同去同去!”

        八个人尽数起身,即使有些人很想搭个便车,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都是自家生意,别人谁会帮你上心。

        在门岗处登记了身份信息,说明是去曹操快送谈生意的,一行人走入了校园。

        就在他们进去不久,门岗的保安就拿起了对讲机。

        “西南门,西南门,这边过去了好多个餐馆老板,说去曹操快送的,你们注意一下?!?br />
        “西南门收到?!?br />
        很快,一个保安快步跑到曹操快送门店外,将北门传来的情况跟陈一鸣说了。

        陈一鸣想了想,对他说了几句,保安连连点头就要走。

        陈一鸣赶忙叫住,从抽屉里摸出一盒硬中华,“天热蚊子多,拿去兄弟们当蚊香使?!?br />
        保安乐呵呵地接过,屁颠颠地去了。

        乐意给陈小兄弟帮忙,可不单是因为他和领导的那点关系。

        陈一鸣掏出手机,直接打给了冉雄。

        “冉老板,在忙没有???进来喝个茶?”

        “对啊,就在门店?!?br />
        “把马三叔和张哥也叫上吧,”

        “嗯,我在门店等你们?!?br />
        挂了电话,陈一鸣看了一眼一旁疑惑的刘嘉义,“老七,那些没参加活动的商家来找我们麻烦了?!?br />
        刘嘉义冷笑一声,“给他们脸了!”

        陈一鸣竖起大拇指,“霸气,不愧是幕后黑手我七哥,一会儿他们来了就由你来应付了?!?br />
        说完就拖着椅子躲进隔间,翘着腿假寐养神去了。

        刘嘉义傻了,卧槽我就随意装个哔,你这也太......

        好在经过这么一两个月,刘嘉义的成熟速度很快,就像是被打了催肥针一般,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时陈一鸣对他的历练,要让他更加成熟地去面对今后商场上的风雨。

        去拓展市场,总归会有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总不能未来事事都需要陈一鸣出面。

        既然迟早要成长,那就从小事抓起。

        刘嘉义迅速调整好了心态,将椅子搬回座位上,坐姿挺拔,神色坚定。

        有句话怎么说的,自我攻略,最为致命。

        “陈一鸣呢!让他出来!”

        “陈一鸣在不在?”

        不多时,七八个人影出现在曹操快送的店门口,气势汹汹地嚷嚷着。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