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观察者的世界 13、赵女侠的胜利之姿

    作者:有弹性的时间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6 10:06:2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特种兵之替身战神 女帝丽华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逆袭学渣超级甜 她的小情绪 顾总的宠妻日常 我的垂耳兔小姐 

        听到此话,赵乔赶紧操控假人挥舞着双拳向蒙面猛男打去。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玄铁任其攻击,果然力量非常小,并不是想象中可能带了什么附魔效果,诅咒效果的拳头,只不过是普通的拳头而已。

        况且假人的力量还被自己高估了些,对于自己这个经常锻炼,身上有许多被强壮肌肉?;ぷ〉娜烁驹觳怀啥啻蟮纳撕?,如此一来更是可以不用理会假人的攻击,而是全力向着蒙面女子前进。

        看着蒙面猛男只是向自己直冲过来而不管假人攻击的赵乔,粉色面罩底下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不会被人发现的微笑。然后控制着假人猛得打了几下蒙面男子的耳朵。

        正前进着的玄铁,虽然感到耳朵吃痛,却只是觉得少女在顽固挣扎而已,所以没改变他向少女攻去的打算。

        还未冲到少女面前,玄铁就捏紧右拳准备一拳将少女打晕,可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

        玄铁突然感觉有一席水流从耳道流入喉咙进了气管里。原来少女使用的正是上次对付那憔悴男人所使用的招式,只是这一次少女将招式升了一次级,让自己的部分汗液封住猛男的气管,然后其他汗液跑进他的肺里让肺部失去发送氧气的功能。

        上一次玄铁与孔水的上级之争,虽然同样是无法呼吸,但却只是被孔水控制着水在外部封住口鼻或掐住脖子,玄铁还能靠着巨大的肺活量挣扎一番,但这一次玄铁感觉到那些水直接封住了自己的气管道和肺部,让他无法呼吸而且也无能为力,没法解决。

        而正是因为和上一次与孔水对决一样,又是被水阻碍氧气,又是和孔水最后那招,控制水在自己身体里作乱,玄铁自然而然地很快联想到:“难道是孔水这家伙决定干掉我了吗,哼,怪不得刚才不合理地让我出手,原来计划是这样的?!?br />
        玄铁被水封住气管后,不由得用双手掐着脖子,好让自己好受一些,如此一来那一拳也没打到少女身上。然后玄铁忍着肺部快爆炸的痛感,和无法呼吸的绝望,回头看着淡漠自如一直看着这边的孔水,用手指着他沙哑地说到:“你!...”

        孔水看见玄铁掐着脖子指向自己这边好像在说什么,因为玄铁声音太沙哑,又隔了大概十米远,只能听见“呃呃呃”的好似脖子被勒住的声音。虽然听不清楚是在说什么,但孔水在心里猜测到:“难道说是后面那小子出了问题?”于是便回过头看向赵一。

        赵一一直在往后偏头观察着粉色蒙面少女和那个蒙面壮汉的战斗??醇虑榉⒄沟较衷诘难?,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回事,但看样子,他们好像已经出了内乱,那个壮汉似乎是被自己的同伴攻击了。

        然后赵一刚想开始行动,突然看见那个瘦小的蒙面人转过头来,便立马停止下来,差一点就露馅。

        等瘦小的蒙面人回头又继续看着他伙伴那边后,赵一就控制着刚才就已经被自己摸到过,成为被他最后触摸过的物体的黑色粗线。先是双手用力模拟着解开的样子,三下五除二很轻松得便让自己解脱开然后悄悄站了起来看着瘦小蒙面人。

        然后又模拟出想要用手缠住眼前这个瘦小蒙面人的动作。本想着第一次控制这东西给自己松绑都很轻松,便觉得这一次虽然操作相反,但一定也差不多。

        可是这一次,赵一却感觉黑线非常重,移动的速度也非常慢,不仅做不到随心意控制的程度,想让它稍微挪多一点的距离都很难。

        于是赵一趁着瘦小蒙面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快速蹲下来检查这跟黑色粗线是不是卡在地上了,但发现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而是因为这黑色橡胶皮里包裹着密密麻麻的铁丝,然后铁丝又把几根粗铜线包裹在里面,这起码是直径三厘米左右,长度至少有五六米,重达二三十斤重的铜芯粗电线。

        发现自己虽然有超能力在身,却连二三十斤的东西都不能随心控制的赵一觉得自己很失败得捂住双眼,不过很快便明白第一次是那大汉自顾不暇不能继续控制这根黑色粗电线,而这电线因为弯曲又有很大的弹性,所以自己轻轻松松就被放开了。

        而第二次,他之所以不能随心控制,只是因为他在家里一直都是用轻巧的小物件练习,不习惯控制这种大物体所以才失败罢了。

        于是恢复信心的赵一看了看还在掐着自己脖子的猛汉,疑惑得看着自己同伴的瘦小蒙面人,以及一副掌握胜权姿态的粉衣蒙面女。便不再多做思考,转身就跑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刚跑没多远,赵一又开始担忧一会少女被那个能控制水的蒙面人打败,可能遭到玷污或者其他什么不好的事。

        毕竟那个少女之所以现身可是因为想救自己来着,如果就这么自个跑了的话,恐怕自己的良心会一直过意不去,整天都会觉得不舒服。一直被折磨可是个巨大的麻烦,于是赵一又减慢速度让自己刹车,反过来往少女那个方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而去。

        突然看见旁边一道人影跑过去的孔水,瞬间就想到,玄铁现在恐怕是有生命危险,不能继续控制那根有橡皮套的粗电线,所以才让那人逃脱了。

        如此一来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果自己想对付他们,恐怕就将是一对二,孔水可没想到过练习过同时控制两处水这种事,所以现在还做不到同时控制赵一和赵乔两个人体内的水。而且刚才用了两次能力,一次几乎耗光体能,一次又耗掉一小部分,现在也才恢复了少部分的体力而已。

        若是想对付赵一或者赵乔的话,恐怕会出现控制着其中一个人,还没将其杀死就被另一个人揍一拳的情况,而要是想做到秒杀一个人,恐怕最少也要耗光现存的所有体力,然后任凭另一个人摆布,甚至有可能还没将其杀死,自己体力便耗得精光,随意两个人的摆布。

        孔水考虑明白自己现在所能做到的事,又看见那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子只是向前跑去,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便由他而去。

        然后孔水便一边看着那名还沉寂在自己胜利喜悦当中的少女,一边小心翼翼得走向还掐着自己脖子,难受得已经跪倒在地的玄铁。

        赵一冲到还摆着胜利姿态:左手叉腰,右手比耶;左脚踩在地上,右脚踩在蹲坐在地上的假人肩膀上的少女身前,然后二话不说就用自己的右手牵起她的左手想要带着她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真不知道现在已经因缺氧太久,导致大脑启动自我?;こ绦蚧柙喂?,误以为孔水才是罪魁祸首的玄铁,在看见自己后面的少女的姿态时,会作何感想。

        “唉唉唉!你干嘛呀!”赵乔甩开牵着自己左手的赵一右手,然后看着这个头戴脸基尼的男人愤怒地质问到。

        “比较瘦那个人超能力特别厉害,你打不赢他的,我们快走?!闭砸患泵λ档?。

        “我可是女侠,要把坏人全打到才离开?!闭郧嵌跃醯米约夯共荒芄焕肟南敕ń馐偷?。

        赵一听了眼前这个粉衣蒙面女说的话,又看了看后面盯着这边小心翼翼接近的瘦小蒙面人,然后心急如焚地撒谎到:“大女侠,我朋友在前面出事了,你快去帮帮他吧?!?br />
        “你说的真的吗?”赵乔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眼前这个戴着全黑脸基尼只露出双眼和一鼻一嘴的圆脑袋男人,皱起眉歪着头反问道。

        赵一看这个借口好像行得通,便又仔细修饰了一下说到:“对!我路过这条路,就是因为我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他出事了,所以我才想抄近路走这里来的?!?br />
        “那你怎么戴着一个头套?你也是个抢劫犯吧?其实刚才只是被那两个人黑吃黑吧?哼!我真是看走了眼!”赵乔只是单纯,可不是傻,瞬间便通过赵一也带有头套这个事,推理出来一个合理的可能。

        瘦小蒙面人离赵一越来越近,他却陷入矛盾中挪不动脚步。一边是担心良心的谴责,不能抛弃眼前这个蒙面女,一边这个蒙面女又偏要留下来打击罪犯。

        而且现在这个粉衣蒙面女现在还因为赵一打扮得像一个抢劫犯,不再信任他,甚至觉得他是被黑吃黑了,不是无辜之人。

        赵一咬牙切齿,心中毅然到:“玛德!只能这样做了!”

        “呜呜呜呜,给你实话实说吧,两年前我还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年,呜呜呜呜,有一天却因为家中失火给我烧得面目全非。呜呜呜呜....”赵一假装伤心得哭起来说道。

        没流鼻涕的鼻子假装吸了几下,又假装擦了擦没流出眼泪的眼睛,赵一继续说到:“呜呜呜呜,我戴的这个东西叫脸基尼,不仅能遮住我烧伤的脸,还因为柔软的布料能缓解脸上一直都存在的灼伤感。呜呜呜呜,我只是想救你,和你一起逃跑而已,你居然因为我的脸而说我也是强盗,呜呜呜呜。我走这条路也不是什么朋友在前面出事了,是因为奇装异服我不敢走人多的地方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着眼前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误会而非常伤心,“哭得”很厉害的男人,心软的赵乔柔声安慰道:“好啦好啦,我错了,别哭啦。本来我的目的就是帮助你而已,现在你也已经得救了,嗯?!?br />
        说到这里,赵乔便看向地上那个因为脑缺氧晕过去的蒙面男子,收回他身上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才又说到:“好了,我们走吧?!?br />
        于是,在这条路灯本来不太亮,每根灯柱又隔的很远的漆黑马路上。穿得像个粉衣忍者的少女背着双手在前面一边慢慢地倒退,一边看着还在原地“哭泣”的脸基尼男子,示意他快点跟上。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