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观察者的世界 29、凌飞

    作者:有弹性的时间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12 04:21:5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重生之男人好难 合约萌妻天然呆 八零农妻是大佬 方启 冷少的新婚罪妻 穿书女配超给力 开局人手10个亿 清平手册 

        航海之洲下午六点过,曹云刚开完大会,收拾着东西,一名衣着白色西服的年轻绅士男子走来过来说到:“爸,刚才那个方案意思不明摆着想先欠我们钱,然后慢慢还吗?这我们哪里会赚钱,明摆着是借我们的钱拿去用了,然后才慢慢还给我们啊?!?br />
        曹云回答道:“凌飞啊,你要明白,到了我们这种层次,钱用出去才叫钱,不用出去它就只是一堆数字,一叠废纸而已。我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社会经济能够运转起来,我们的钱这么多,到达亚洲第一的地步,只要我们一天不花钱,社会经济就坍塌了你明白吗?”

        曹凌飞抢答道:“我知道我知道,然后就会造成经济?;?,到时候越是上层,危急就越大。那你不如把钱给我,肯定能给你花出去?!?br />
        曹云回答道:“凌飞啊,你要明白,你想要快速花完这些钱,你只能去高消费场所,那样的话底层还是会有经济?;?,而底层一站不稳,高层也会跟着倒塌?!?br />
        会议室里曹云正和曹凌飞分享着经验,而这座方方正正装满深蓝色玻璃的办公楼外,吴道移和周郁正看着这座楼。

        吴道移早已把机器放在酒店保险箱里,问周郁到:“你看见的那副画面就是这栋楼吧?”

        周郁回答道:“应该是了,虽然很多办公楼都是这个外貌。但门口各种特点都一样,而且门口也有很多记者,曹云应该就在这里面?!?br />
        吴道移开口到:“嗯,这样的话如果要闯进去就有些麻烦了,只能等待曹云出来或者记者们离开了?!?br />
        吴道移看了一下周围,大概有三四十辆车正在排列等候,大部分都是黑色,少部分的灰色和白色车。虽然也有彩色车,但并不在门口附近等着,而是停在比较远一点的停车场里。

        吴道移在心中想着:“除了奔驰宝马,别的车我都不认识,不过这个白色的车看起来好像是兰博基尼。要不问问周郁?算了,问不问都一样的,就选这辆白色兰博基尼吧?!?br />
        吴道移选择白色兰博基尼是因为它在吴道移心中应该是在场最贵的车,他并不知道其实这辆兰博基尼也就几百万而已,甚至在场的大部分车辆价位都是这个级别或者更高,还有一些车更是有价无市。

        不过吴道移选择这辆车也不止这一个原因,一便是他在吴道移心中来讲应该是最贵的;再加上它是少部分白色车里的一个。

        最重要的是,这辆车跟其他车不同,其他车都有司机等候,而这辆车只是两座,上面也没有司机等着,这辆车也比较切合吴道移的计划,一会谈判起来比较不用小心一些。

        于是吴道移给周郁说他离开一会,便慢慢往这辆白色兰博基尼走去了,没人叫他停下来或者怎么样,因为附近非常多督察,如果出事督察会第一个出手,所以那些保安也就不会理会吴道移了。

        不过也仅仅是现在而已,现在里面那些重要人物都还没出门。吴道移也是空手接近车辆的,看起来不像是要安装炸弹之类的。再者说,虽然吴道移穿着不像车主,但督察们也分不清吴道移是不是车主,毕竟没有规定有钱人必须穿得非常好。

        于是吴道移摸了一下白色兰博基尼后,又退回到周郁身边了,虽然有督察注意到吴道移的情况,但也没太放在心上,只当吴道移是一个车迷,想摸一下兰博基尼而已。

        这事大楼门口也陆陆续续地走出来了一些人,所有人都穿着正装。

        男人们大部分是白色衬衫,黑色外套的西装;少部分其他颜色西装或者中山装。

        女人们有一半穿着西装,但颜色比较多样,数量也比较均匀,或蓝或黑,或灰或白等等。另一半的女人们穿着裙子,颜色就更是多样化了。

        大部分人有说有笑地交流着,但不代表他们都有所收获,因为他们知道媒体们正拍摄着。不过少部分那些僵着一张脸的人也不代表他们没有收获,还是那个意思,他们也有可能是在媒体面前装样子。当然了,也有人确实不在乎媒体如何报道自己,不过大部分人呈现出来的表现都是他们在媒体眼中应该做出的样子。

        媒体们也正如这些人们预料一样,皆蜂拥而至去采访这些人们,或是问国内未来经济,或是未来市场,亦或者有人搞起八卦来,问是不是有人闹矛盾什么的。

        回答的人们也不是有问必答,而是大部分都说着零模两可的话,或者直接来一句:“商业机密,无可奉告?!?br />
        吴道移和周郁一直都站在原地,颇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气质,全程风度翩翩一动不动,两人站姿也非常英姿飒爽美丽动人。

        吴道移在心中想到:“真没想到观察者虽然还是会被引力所影响,但却不怎么会让人劳累?!?br />
        媒体们正在采访那些人的时,后面有一些人根本挤不进去提不了问题,只能让摄像大哥举高点拍摄了。不过一个人的出现,直接把这些后排的摄影师吸引走了。

        这个人便是曹云,我想如果不是前排的媒体正采访着,要是突然离开可能导致惹怒大佬被开除,恐怕也跟着去采访曹云吧。

        不过也有些人是盯着曹云来的,所以这些人出来的时候压根看都不看,或者有些人完全就是好几个人一队,采访的人和摄像师都有好几人,也就心里不急,一会和伙伴分享采访到的要闻就行。

        在十来分钟后,已经离开了大部分的人,二三十分钟后因为开会的人们都已经离开了,所以媒体们也不浪费自己时间,全部离开了。

        曹云是最后离开的那一波,因为他要做到知道的都答出来,不知道的也要分析一下,然后说出肯定正确的那一部分答案。因为他深知自己身处的位置,要是不回答一些问题,恐怕会直接导致某只股票暴跌甚至造成全社会经济?;?。

        不让这种情况出现,有因为曹云自私,想要稳住自己在和平社会地位的原因,也有曹云大公无私想要社会安稳的原因。

        待所有媒体都离开后,此时楼里的曹凌飞才走了出来,边走边在心中想到:“真烦,老爹每次带我来开会都让我最后离开,说是避免媒体看出来我们的父子关系惹出祸端。这些媒体也真是,居然还把所有后面都堵了,真踏马猴机灵,服了!”

        吴道移看见曹云是最后一批离开的人,还以为曹云居然是开兰博基尼的,不过吴道移也只是以为了一下。并没有觉得自己幸运也没有当真,虽然他不懂车,但至少明白成熟人士也许喜欢开兰博基尼,但至少不会在媒体面前开这种车。

        果然,曹云上的是一辆除了前挡风玻璃,其他全是黑色的奔驰车。而上白色兰博基尼的是一个穿白色西装外套的年轻男绅士,虽然吴道移和周郁觉得眼熟,好像在哪看见过,但也没细想。

        等曹凌飞开走车后,吴道移才拉住周郁的手说:“走吧,咱们去等他回来?!?br />
        曹凌飞坐上车,倒是没有像在曹云面前一样冲动地一脚踩完油门,只是正常的起步正常的速度而已。

        不过这个状态没维持多久,因为曹凌飞刚开出门就发现车表上显示五六十公里,但速度和二三十公里一样。

        曹凌飞没觉得有古怪,只是对着车破口大骂道:“破车!这么快就坏了!玛德,兰博基尼也没什么,以后不买这种车了?!?br />
        曹凌飞为了让自己认为的“破车”加快些速度,就开始变速踩油门。速度虽然提了一些,但始终还是没多快,变化不大。

        不过吴道移的变化倒是很大,身上流出了大量汗水,再加上他慢走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常年躺着的人,现在是这几年第一次走路一样。

        若不是督察们也收工撤退了,那些看见吴道移走两步就留大量汗水的人恐怕会惊奇刚才吴道移站半天为什么能做到一动不动,或者直接把这些汗水的原因当成就是吴道移站太久了。

        吴道移在心中想着:“以前没控制过速度这么快的东西,控制过小区地面这么大范围,还以为车子也没问题。为了避免我们步行的速度太慢而跟丢只能一直维持倒退,虽然好累,但就当在练习我的能力吧?!?br />
        周郁看吴道移汗水如淋有些心疼地问到:“道移,没事吧?你在倒退那辆车的移动过程吗?要不休息一下吧,反正他一会也不会下车?!?br />
        吴道移勉强出声回答道:“我没事,不用管我。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了,不能错过?!?br />
        周郁见此只好作罢,但心中一直都担心着吴道移。

        吴道移和周郁心情不怎么样,曹凌飞心情也不怎么样,因为他速度表都加到一百了,速度只有四十左右,甚至偶尔会突然又变成三十以下。

        这些速度都是曹凌飞开车多年能感受出来的,不过虽然驾龄很久,但要不是担心速度突然恢复,他会控制不住,街上又有这么多人很危险,曹凌飞可真想给加到一百五上去。

        接着曹凌飞这个担心便真的发生了,这种慢速度总共才持续两三分钟,就突然恢复了,而街上到处都是人。

        差点就撞到一个去航海之洲大学上晚修的女大学生,不过好在曹凌飞反应快,立马刹住了车,还下车绅士地问到:“美丽的女士,真希望你没有受到惊吓?!?br />
        这个女学生虽然受到了惊吓,但却说她没有,曹凌飞见状便问道:“是想去哪里吗?为了道歉,我送你一程吧?!?br />
        若是平时,这名女学生或许真的会好奇兰博基尼坐上去是什么感觉。但刚才自己在人行道上走得好好的,却差点就被这辆车撞。所以潜意识已经曹凌飞当做车技稀烂的人了,坐他的车很危险,心中非??咕?,便谢绝了曹凌飞的好意。

        曹凌飞听到这话,因为听明白为什么被拒绝心中非常气愤:“玛德,这两天出师不利呀,两次搭讪都出糗了,一次莫名其妙地不知道飞到了哪里,要不是路上全是车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机场。第二次也和车有关,居然差点撞上人行道上的人,还被当做车技不好的人了。车踏马的也作妖,干脆直接开去卖掉打车回家算了?!?br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