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半只脚踏入豪门 正文 第018章 鼻子一酸,哗哗流勾魂汤

    作者:岩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6 10:39:3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恶徒养成手册 听说你看我不顺眼 观察者的世界 半只脚踏入豪门 的士惊魂录 穿成八零女配她是大佬的 我被女配攻略了 我的手机连地府 

        看着妮儿买早点回来,赵风心头一暖。

        而老于昨晚两生两世,他的那些美丽的梦却都破碎九霄云外了。

        尤其这个时候徐凤儿的眼神还是那般多情。笑靥如花正把量着赵风。

        见妮儿一放稳早点,赵风顺势也把她搂在怀中,附耳轻言道:“姐姐,那么早,谢谢你,谢谢你!”

        “不早了,谢么,不用谢!只要彼此觉得快乐就好!”徐凤儿还是那么直爽、有度。好有女人味?!班?,好的姐!”赵风点头。同时她也特喜欢赵风叫她姐或者妮儿,尽管她觉得没有赵风年龄大。

        “昨晚开心嘛?”妮儿又问。

        “嗯!”

        赵风又点头默认,开心一笑,接着就套好衣服。随后样子一沉,“我走了啊,姐,以后再不能陪你!”

        听赵风突然这样说,徐凤儿忙问,“为么这么无情?以后别叫我姐!”还别鼓着嘴,差点哭出声来。

        “噢,姐,不是无情,妮儿,因、因为我们都有家庭?!?br />
        赵风又说。

        可赵风的表情似乎有点落寞,还有点愧疚。显然,那点愧疚不是冲徐凤儿来的,而是觉得愧对自家妻子卓冷雪。

        尤其短暂一回忆妻子无限的温柔贤惠。

        他又说。

        “因为我们都有家庭,所以,我们没有以后!”赵风语气武断?;拱迪耄壕」茏蛞股狭巳思业拇?。必须得绝情,不然这情很难断?

        可,听了赵风这样说,徐凤儿鼻子又一酸,险些掉下泪来,“风,答应我,要一生相伴,爱我一辈子!好嘛?”

        “啊,我天!”赵风有些惊讶不知所措。他就怕女人的眼泪,这“勾魂汤”。

        尤其这种情况,赵风生平第一次背叛了自己的爱人,他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该如何回答人家徐凤儿。因,赵风以往一直是个很专情的男人,他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能毫无顾忌地背叛爱人。

        “难道这是诱惑,还是情不自禁?还是人太美,汤太勾魂?”赵风默默想。

        “回答啊,爱我一辈子!好嘛?”妮儿有意抱紧他。

        瞬间,赵风木讷和无语了,但是,他没后悔,因为,眼前这个美丽女人毕竟给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激情。

        而且这种激情与快乐是妻子所不能给予或体会到的?

        所以——赵风木讷和无语了。

        而且还是瞬间。

        所以不知所措。

        是啊,也许这都情理之中。尽管徐凤儿毫无顾忌给了赵风那么多,但要轻易就答应徐凤儿一生相伴,很显然,赵风还是有好多顾忌的。

        毕竟他家有贤妻良女是个有妇之夫。即使他眼下想到入赘“卓氏集团”曾受尽其家族凌-辱、圈套、暗黑,可真要一旦背叛,就不是“画地为牢”那么简单了,可想而知,日后也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声誉尽毁。

        再者说了,这样偶然的一见钟情和一夜之情,到现在,他赵风都还懵着呢。

        所有发生的一切,就觉得似乎给“天方夜谭”一样。

        太戏剧了。

        可,想想卓氏家族的种种刁难,觉得自己以往活的还是太压抑了。尤其那个霸道的小姨子卓灵灵,很可怕。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她做不到。

        “可现在?”

        “鱼和熊掌真的不可兼得?”

        赵风忽然有些遁入两难之地。

        ……

        面对妮儿,他甚至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很可笑,却不滑稽。因为,人家女人正在为他渴望,或者盼望。甚至哗哗流勾魂汤。

        可是小姨子的那些骄奢淫逸、心肠毒辣,他真不敢忘,尤其知道了“作死风暴”的内情以后,他一直很惶恐。

        所以,他觉得被圈套,被卷入,被暗黑,太可怕也太憋屈。

        可是有苦难言,甚至还无话可说。即使都想说出来,恐怕人家也不会相信,这个世上哪有这样坏的豪门?或者千古淫恶的蛇蝎美人?

        “可偏偏还真有,卓氏家族就是这样暗黑的豪门?”

        “罪魁祸首就是小姨子和没见过面的妻婶爱栗香?”

        “要不是经常被小姨子欺负或者无视,又怎么会和妻子轻易离开豪门呢?”

        “自古女人就是祸水,看来没有错?”

        “可妮儿?”

        “我又该如何取舍呢?”

        “其实我的心早就没有家了?”

        “我很弱,没有文凭能耐不大,所以,我的生活,也非常的单调,好像,除了会开出租车也就只能开出租车了?”

        “可是上了人家的床,真的不用负责嘛?”

        “想一走了之,还是特么爷们嘛?”

        一番想,所以,赵风更加木讷和无语了。

        “鱼和熊掌真的不可兼得?”

        两难之地中,赵风还在困顿。

        “你怎么了,以后还来不来?”妮儿见赵风木讷,似乎懂了他心事一般,忙改口这样问。

        此时此刻,听徐凤儿仍有求与他,于是便胡乱说道:“妮儿,不行,真不行,以后我不会来了。更也不敢来了。这种婚姻以外的情感,真的有种犯罪感,更不会长久!”

        “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妮儿鼻子一酸,哗哗流勾魂汤。

        “到底为什么?”

        “我哪里错了?”

        “啊我?!”她不停摇晃着赵风胳膊。样子还略带怨恨。

        “我?”四目相觑,赵风很心痛,也很心疼,突又把妮儿抱的更紧。一肚子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

        徐凤儿突然哭了,很伤心的样子,啜泣不止,“我老公猪头老安,他是个酒鬼,不光不顾家,那个方面也不行。两个孩子平时也不管不顾的,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我们一年多都没有夫妻生活,这日子,没法过了?”

        “真的没法过了!”

        徐凤儿忽地一股脑倒出来那么多苦水,赵风不光瞬间被勾魂汤浇懵懵了,更是开始疼爱这个女人。心中似乎也突然有了她的一点位置。

        当然,其中不乏有点可怜这个女人的成分。

        所以他说,“妮儿,你好可怜,真的好可怜!命怎么那么苦?竟嫁了这么一个男人?”说着话再次抱紧徐凤儿,万分心疼,万分怜惜??勺约盒睦?,却真比猫抓的还更加难受。

        此后,再也不想说话,只想紧紧抱着她,给她爱,给她温暖。

        “我、我我我?”

        “真的好命苦!”

        徐凤儿依在赵风怀里,好久都没有收住眼泪,还心想道:鲜花插到了牛粪上,嫁了个猪头老公,不光家暴脾气大,还无用,想想真的好委屈太憋屈。真是当初瞎了眼,跟了这么一个酒鬼?

        “可,自古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唉,能有什么好法子?大姑娘寻个小女婿,这也许都是命摊的,俺真的好命苦!”

        勾魂汤哗哗流。

        是啊,徐凤儿这么一哭,叫个男人都会心疼。

        况且,这两个人还有了肌肤之亲,男女之爱。这情,自然让赵风多了几分担当,还有几分责任。

        唉,这世间事,说来人也奇怪,一旦彼此发生了男女关系(强-奸除外),情也自然如胶似漆日益加深、难分难舍。尤其是女人,一旦被男人顺藤摸瓜占有了身体,就觉得是对自己好,其后,连灵魂都也倾情相送。

        就更别说其它的了。

        现在,徐凤儿就是这种心情。

        赵风也许更不例外。

        “对不起,妮儿!我真不知道你的日子,以往过得会有这么苦?”赵风捧着她脸好心疼。

        “唉,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没有办法?”

        徐凤儿说这话时,勾魂汤更加涕泗横流,样子也非常伤心难过。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