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转世升仙之路 第四章:雪姬

    作者:吞天巨兽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7-10 05:49:3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史上最强店小二 狐心仙途 我真没想封神啊 这个夫君太难撩 荒天绝仙 殇衣 他们都说我是妖 太宇神罡诀 

        耀炎穿过一条条繁华的街道,终于来到了索拓尔拍卖行对面的大街。不愧是全苏达尔最大的拍卖场,即使到了深夜也热闹非凡。

        索拓尔拍卖行对应着城北门的正大门,几乎所有进城的人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这座巨大的建筑。正规拍卖行从外面看只是灯火通天,只有门口的金子招牌在闪耀。其实不然,里面才是金碧辉煌。硕大的大门口两边排着数十护卫,这些人都是上过战场的军人,每个人都自带一身从修罗战场上练出来的血腥杀气,令人不寒而栗。从正大门进去有一条宽广的通道,通道不长,但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些人有的是买家有的是卖家。不管是哪种人,都是鱼龙混杂。有的卖家是杀人越货,抢了别人东西不好出手,只能把这些脏东西交给拍卖师。有的买家势单力薄,发了一笔才,不想漏宝被人打压,也只能隐藏身份来这拍卖行碰碰运气。

        耀炎没多想,反正他打算卖完剑就走,好好充实一下自己的钱袋。就拎着长剑大步走向拍卖行大门。

        当耀炎现身的一瞬间,护卫们就已经盯上他了。起初护卫并没在意,这索拓尔拍卖行只是一个分部,正个拍卖行势力雄厚,不是谁都能得罪的起的。就算得罪的起,那实力也完全可以和拍卖行交好,卖一个人情也能解燃眉之急。随着耀炎提着剑一步步走近,护卫们一点点看清了耀炎手中的铁剑。

        “这是灵器!不好了,列阵!来人!快去通知老大!”领头的护卫似乎看出了耀炎手中铁剑不是凡物,顿时大惊失色。

        要知道灵器的出现意味着对方是一位修仙者,而只有结丹期才能操纵灵器。灵器一出现就意味着争夺,一位修仙者可以拥有并操控多个灵器。一个修仙者持有灵器,就代表他有跟灵器匹配的实力。不然别的修仙者发现就会掠夺、炼化,成为自己的灵器,每个灵器的出现都代表他的主人实力超群。而且每个灵器都会被当做稀世珍宝一样,一般只有性命攸关的大战,才有修仙者使用灵器。

        看着面前这人淡定自若的提着灵器一步步靠近,从一开始就拿着灵器的手始终没有动作。数十位护卫剑拔弩张的望着耀炎,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一位身穿二品药师的中年男子从拍卖行二楼窗户一跃而下。

        “张管事,您看......”领头护卫看见张管事后边往后推了半步,给张管事留出一点距离,又紧靠在他身边?;に?。

        “在下张鹤,是这间拍卖行的负责人,您可以叫我张管事。不知阁下所谓何事?我想我们索拓尔拍卖行并没有招惹阁下?!闭藕鬃邢复蛄孔叛矍叭?,但一席黑袍将全身甚至鞋子都笼罩在其内。并没有看出一点身份特征,这是隐藏身份打劫的绝配服装。

        “呵呵呵,小友紧张了,我只是来玩的,顺便卖点东西?!崩吹穆飞弦缀鸵┦σ丫岛昧?,耀炎年龄还小,声音稚嫩,就算装也难免起疑。不如直接让药师说话,耀炎随着做相应的动作。

        “哦哦哦,原来是一场误会,阁下您里面请,我来为您介绍?!闭藕卓戳艘谎凵肀叩幕の?,点了点头示意让他们归位,旋即继续迎合耀炎。

        “我们索拓尔拍卖行是整个苏达尔最大的拍卖行,拍卖场总公有三个。一楼入口处左右各两个,一楼平时只是拍卖一些一品的丹药、两品及以下的药材、两阶及以下兽核、人阶武学和功法。二楼是活动专用的拍卖场,平时不开放,每三天开放一次,主要拍卖两品及以上丹药、三品及以上药材、三阶及以上兽核顿号灵阶武学和功法......”张鹤在耀炎前方一边引路,一边不卑不亢的介绍着,说话间来到了二楼后面的一个宽敞明亮的小房间内。

        “请坐这里是我们的贵宾休息室。请问阁下有什么东西需要买卖吗?我们这边有职业鉴定师给您估价?!彼低晔忠换?,从门口走来了一位穿着旗袍,打扮精致的姑娘,大长随着步伐腿若隐若现。

        “先生您好,接下来我将为您服务?!鄙倥康蔚蔚奈屎蜃?,声音温柔可人,惹人怜爱。

        “阁下,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小周。刚刚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如果您没别的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闭藕滓宦飞喜煌5目聪蚨サ囊桓龇考?,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准备处理。

        耀炎看出了张鹤的心思,等了一会没等到药者开口,点了点头示意同意。

        张鹤抱了抱拳,转身看了一眼小周,大步流星的走出休息室,火急火燎的跑向拍卖行的会议室。

        药者始终没有说话。耀炎也无所适从。小周被叫来之前就听说面前这位是个实力超凡脾气古怪的修仙者,从进门开始就提着一把出了剑鞘的灵器寒光四色。

        “小炎子,看的差不多了吧?”突然药者在耀炎灵魂海里说了一句。

        耀炎被这一声吓到了,不禁震了一下。随机引发了连锁反应,身旁的小周也跟着被吓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小炎子,凝神,将真气凝聚到喉咙,小声说出来??刂普嫫∧愕纳?,送到你的灵魂海里,这叫传音”药者继续在药师

        “老师,看啥???赶紧跟她说让她叫鉴定师过来拍卖剑呀?!币壮⑹园凑找├纤底抛?,虽然成功了但始终漏着几个字。

        “臭小子可以呀,这么快就学会了!”药者有些惊讶

        “啪嗒,啪嗒,啪嗒”

        两个人的交流被一滴滴水落地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瞬间注意到,小周好像在流眼泪。

        “姑娘,你哭什么?”药老控制自己声音尽量慈祥一点。

        “先生,您一直发出奇怪的声音又不说话,我又不敢说话怕得罪您??覆蛔⊙沽?,有些难受?!毙≈芴接行┪氯岬纳裘挥卸褚?,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下。一说话,突然大哭了起来。

        “这这这,受不了早说嘛。我要拍卖这把长剑,你帮我交给鉴定师,鉴定一下?!币┱哂行┎恢?,这应该是他为数不多的参与到弄哭小姑娘。

        “嗯?!毙≈苡檬直勖嗣劾崴纸庸1?。

        “小心,很锋利的,别靠近剑刃,剑锋上的寒气可以隔空截断你的手指?!币┱咧皇巧埔獾奶嵝岩幌?,但好像感觉怪怪的,有点像在吓唬小孩子。

        “嗯?!毙≈苡粥帕艘簧?,一边摸着眼泪一边跑出了贵宾休息室。

        “哼有钱了不起啊,真不是个东西?!?br />
        “就是,对,弄哭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连小姑娘都不放过,简直禽兽?!?br />
        ......

        小周刚跑出去,外面就传来了七嘴八舌的谩骂声。耀炎一脸黑线。药者更是怒不可遏,一群吃瓜群众要害自己晚节不保?

        “这群小崽子,活腻了?”药者暴怒的便要冲出房间将外面七嘴八舌的人统统灭掉。

        “算了算了,老师,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别别别伤了和气?!币赘厦ψ柚?,让这位暴怒的大仙出去,就等于是放一头饿到极致的猛兽进羊圈,肯定是一场血腥屠杀。一想到药者满身是血的看着自己,内心更坚定的要阻止药者出去。

        “行,不管这帮小崽子,眼不见心为净?!彼底乓换邮?,一股真气结成封印落在了门框上,隔绝了外面七嘴八舌的批判声。做完,便继续潜入到耀炎的灵魂海里生闷气去了。

        耀炎有些无语,药者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跟小孩一样的脾性。也只是暗自了一下,并没说什么,继续喝着桌上之前小周斟的茶。有点费解,这个世界跟自己原来的世界上的文化差异并不大,甚至连茶都有,两个世界究竟会不会有联系?如果有,又是怎样一个状态?思考良久,没有头绪,只能作罢。

        过了一会,桌上的茶喝的差不多了。小周带着一个中年人急忙从门外走了进来。中年人衣着华丽,左心口处还戴着一个徽章?;照律峡套乓桓鼋鸸馍辽恋摹?。

        “先生您好我是索拓尔拍卖行的鉴定师,请问您真的要拍卖这柄上品灵器?”这位中年人始终无法相信,有人愿意拍卖这柄长剑。

        药师似乎还在生闷气,默不作声。耀炎无奈,只得点点头示意。

        “这......”鉴定师似乎拿不定注意,尴尬的干咳了一声“咳咳,在下才疏学浅,看不出这灵器价值几何。不如一起等我们张管事一起定夺?”

        药师依然在生闷气,耀炎继续轻轻点头。

        鉴定师似乎松了一口气,将放着长剑的红色盘子轻轻递给身边的小周,自己赶忙又跑了出去。

        鉴定师一路小跑来到会议室,门都没敲,直接推门冲了进去??吹交嵋槭依镒诺恼藕缀笕缡椭馗旱乃闪艘豢谄?。

        “什么事?这么慌张,平时不是告诉你了,有事进会议室先敲门?!闭藕姿底糯优员咦雷由夏闷鹆吮拥沽艘槐璧萘斯?。

        “张管事、雪姬姐,是上品灵器,有人要拍卖我估不出来价格的上品灵器”鉴定师接过张鹤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

        “是不是一身大黑袍,看不见身体的老者?”张鹤想了想随即问道

        “对,一身黑袍。不过他没说话,也看不清年龄?!奔ㄊεΦ幕匾渥?。、

        “什么事?”开口的正是这位雪姬。

        雪姬是整个拍卖行的总负责人,掌管整个拍卖场,二楼三天一次的拍卖会就是她的主场。雪姬人如其名,肤若凝脂雪白光滑,身材高挑。一席雪白色的旗袍紧紧包裹着傲人的身躯,玉颈上白色绒毛围巾脱落在香肩旁。万千青丝高高盘起被额头上的纯白色的皇冠束缚着增添着几份高傲,犹如一个冰雕雪刻的冰雪美人。让所有去过二楼拍卖会的人都为她狂热、呐喊。

        “刚刚那个护卫叫我下去就是因为这个人,他来的时候黑袍裹身,看不见身体。握着一把长剑,这把剑是个极品灵器从袖口露出了。下面以为他是来找事的,反应过激了。我问过了,他只是来闲逛的,顺手卖点东西。我已经安排在贵宾休息区了,要不是你这事情没解决,我就聊聊天试试能不能招揽招揽”张鹤陈述着刚刚在拍卖场门口发生的事情。

        “算了,我的事也急不来,你先去忙吧,我有点累了?!毖┘Щ恿嘶邮制鹕砝肟嵋槭?,向三楼休息室缓缓走去。

        “对了,他要拍卖什么?”张鹤继续讲话题带入正轨。

        “上品白色灵器,他要卖他的佩剑??!”鉴定师有些激动。

        “什么?”张鹤点震惊,所有的修仙者都将佩剑视作性命。很多修仙者在战斗过程中佩剑不慎损坏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修复,甚至不计代价。更有不乏者将佩剑视作衣钵传承,视作生命,甚至比生命还重要。今天竟然有人将上品灵器佩剑给拍卖掉。

        “走走走,别让人家等急了”张鹤意识到这位‘老者’似乎来了许久了。

        耀炎在休息室等了一会,看小周身材弱小一直端着长剑,手有些颤抖,额头上有些许汗珠。长剑是提炼过的,有些分量。就想着让小周放下歇歇什么的,药者一直在生闷气没有理他。

        耀炎站起身,伸手接过呈着长剑的盒子。

        小周不知道耀炎要干什么,以为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对方又是一个修仙强者。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耀炎的所有动作。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