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转世升仙之路 第六章:敲山震虎

    作者:吞天巨兽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7-10 05:49:3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史上最强店小二 殇衣 太宇神罡诀 他们都说我是妖 狐心仙途 我真没想封神啊 荒天绝仙 这个夫君太难撩 

        “老师,药材有了,赶紧晋级吧?!备栈氐椒考?,耀炎就迫不及待的从灵魂海海里呼唤药者

        “别急别急,并不是有了丹药就能晋级。丹药只能暂时解开你经脉的堵塞,能晋级是你修炼的效果。而且药效有时间限制,只能在药效时间内晋级?!币┱呋夯捍右椎牧榛旰@锲?。

        “哦,我懂了,原来我也需要修炼,我以为只要有足够的丹药就能一直突破?!北纠匆滓晕约禾逯侍厥?,可以只凭借丹药晋级到半神甚至封神。现在被现实无情浇了一盆冷水,瞬间有一种破产了的感觉。

        耀炎将拿着收纳晶的右手从半空中失落的收了回来,缓缓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床头的桌子上。然后坐在床榻上继续修炼他的《龙息》功法。

        “你在修炼?”药者凝视了入定中的耀炎,最后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要不然呢?在睡觉吗?”耀炎缓缓睁开双眼,有些无语。

        “你这个阶段连气旋都没有,修炼功法没用?!币┱哂行┖眯?。

        “不修炼功法怎么练气?怎么突破?”耀炎疑惑的看着药者,修炼不都是修炼功法吗?难道还有捷径?

        “呵呵,人们都知道世上有鸟有蛋,但却没几个人知道先有鸟还是先有蛋。就像不知道先有功法还是先有真气?!币┱哂械阌镏匦某さ母锌?。

        “哦?那,老师您来说说,先有鸟还是先有蛋?”耀炎不免有点好笑,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在地球上也很流行。

        “自然是先有但了,很久以前鸟本不是鸟,而是另一种兽,只是蛋中兽变异,破壳的时候能飞,才有了第一只鸟。现在鸟类有很多种,有具有攻击性鸟类,有食谷物鸟类。就连同一种鸟都有很多不同颜色的,就像变异的演变过程,总有一种鸟变异的颜色更加适合生存,从而到另外一个环境里生存,再变异出更有力生存的器官。当然如果变异出弱者,就会弱肉强食的被抹杀,从而中断变异?!币┱咚坪踉诟『⒔补适乱谎?。

        “这......您还是说点跟修炼有关的事情吧?!币滋庞械忝?,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扯下去了。

        “其实跟变异进化一样,上古时期没人知道有真气,后来有一个部落出现有一种看上去偏弱的人能打过非常强壮的人,部落的人跟他讨教如何让自己力气变的强大。从此出现了第一批修仙者,不过他们也不完全算修仙者,因为他们没有功法,只是单纯的运用自己天生的特殊体质自然而然的提升境界。很多人只能修炼到现在的练气期,只有极少数天赋异禀穷极一生才能修炼到结丹。到后来经过无数代的天才对真气的无数研究,才有了世上的功法和武学?!币┱咦巫尾痪氲慕痰甲乓?。

        “哦哦,然后呢?”耀炎听着有点入神。

        “上古时期的修炼者练到练气期,晋级不到结丹是有原因的。经过我多年的研究,功法只能帮助修炼者操控真气,武学也只能让真气的杀伤力更大。所以,现在运转功法只能让你更熟练的运转真气。想提升境界,这种方法是错的,应该战斗?!币┱哂镏匦某?。

        “您开玩笑的吧?一重真气?一个小孩?找谁打架去?而且打架......不好吧......”耀炎有点无语,自己的老师竟然教唆自己打架?

        “哎呀,一重真气出去打架就是找死,一个普通成年人都能把你隔夜饭打出来?!币┱咦砝吹讲杓概哉辶吮?。

        “哪,我该怎么办?真气太少了,打架不行,武学练不了,现在连功法也不让练了?!币淄蝗槐涞牟恢肫鹄?。

        “别急,不让你修炼功法,自然是有更有效的办法了。我先把你晋级用的丹药练了吧?!币┱呙蛄嗣蚴种械牟?。随后大手一招,耀炎面前桌子上的收纳晶亮了一下。随即八株洛天,十六株秀明草,罢课兽核一齐飞向药者。

        与此同时的索拓尔拍卖行二楼的一处会议室内,雪姬跟张鹤一同沉默的对立的坐在会议桌的两旁。

        “四叔,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责任,我也没能留着他?!毖┘瓤诖蚱屏税簿驳目掌?。

        “雪姬,谢谢你的安慰,这次是我们失算了,如果有下次,一定要把他留下?!闭藕桌肟?,缓缓走向离他最近的窗口。

        “不过......”雪姬说了一半但又停了下来,有些疑惑。

        “不过什么?”张鹤转头看向雪姬,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不确定,当时送他收纳晶的时候,我看到他的手特别细腻,不像一位老者。而且右手虎口和拇指食指上都没长期握剑的茧子?!毖┘У妥磐?,玉指交叉用手背支撑着下巴,努力回忆着。

        “你是说他声音是装的?”张鹤有些震惊,转过头看向雪姬。

        “等等?!毖┘偷靥鹜?,似乎想起了什么:“我给他喂喝茶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点他的下巴和脖子,他没有喉结?!?br />
        “......”张鹤听到雪姬说她给客人喂茶时突然想到这是风月场合才有的情景,瞬间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雪姬看到张鹤这种反应,立马反应过来。一股樱红从玉颈处瞬间蔓延到整个俏脸。

        “他,他,应该,是,个有,有,背景的,小少爷?!毖┘Шπ叩幕岸妓挡涣?。虽然在索拓尔拍卖行经常与人谈论,甚至每三天就会去二楼登台主持一场拍卖会,但却是她第一次与除了亲人之外的人离的最近的一次。

        “也就是说,他是十四岁到十八岁以下。黑袍太大看不清体型,只能看出身高。身高大概三肘五寸左右,如果身体没有缺陷,男性应该是六岁到十岁,女性七岁到十二岁?!闭藕桌渚驳姆治鲎?。

        “之前碍于他的实力,没敢派人跟踪。现在召集人手,搜集各大家族满足条件的子弟。再进行一个一个的排除不在场证据,最后的几人列成名单。再问一下城卫他的去向,最后消失的地方和路线指向的家族跟名单上一对比就能找出来了。如果还有多出来的人,那也没问题,只要知道他的家族就行了?!毖┘С磷诺闹贫ㄕ呒苹?。

        “不愧是会长的女儿,这么快就想到找人的办法了。时间不早了,这些事我去安排,你先回去休息吧?!闭藕姿低昃屯磐庾呷?。

        “嗯?!毖┘艘谎壅藕?,眼睛又转向别处,脑海里全是那个黑袍少年。

        药者炼药速度极快,这次没有故意放慢速度让耀炎参考。八颗丹药同时炼制,耀炎看的目瞪口呆。几个呼吸间,所有的药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八颗丹药。最后被药者一招手装进了收纳晶。

        “哇!”耀炎虽然见过药者炼药,但从未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药师可以同时炼制超过一颗丹药。

        “小炎子,这有什么,以后你还会看到更厉害的,丹劫见过吗?以后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币┱呖聪蛞?,如同看着一个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最后还不忘炫耀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你厉害,行了吧?我什么时候修炼?怎么修炼?”耀炎翻了翻白眼,敷衍的回应了一句然后将目光从收纳晶转向药者。

        “明天中午教你炼药,你这个时期炼药对真气修炼快。明天早上去拍卖买个炼药师用的药炉,然后按照这个药材单子买些丹药。给,你先看一下?!币┱咚底糯有榭罩谢没鲆徽胖蕉蛞?,转身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耀炎接过缓缓飘来的药单,上面写药材并不多而且都是不入流的药材,只有落灵、白须、枯哲。但数量上却是惊人:各十万株!

        “我的天!老师,要这么多药材干嘛?”耀炎看到最后各十万株,瞬间惊呼而出。

        “当然是给你练手了,有阶的丹药药效都太猛了,你用不了。就算我拿别的药材中和,也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长久使用都会对你的经脉造成大量永久性损伤。这些药材温和,但药效是硬伤,估计上百株才会有一些药效,不过,正适合现在这个阶段的你?!币┱咚坪醵砸椎姆从Σ⒉灰馔?,语气轻描淡写。

        “哦,好吧,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估计是我的一场恶战?!敝耙自谝煌ㄌ齑蠼稚媳ё乓┱叩囊淮蠖研⊥嬉饫椿刈吡肆教?,再加上天确实晚了。有一种激烈运动后静下来的疲惫油燃而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床上躺去。

        药者看出耀炎已经很疲惫了,而且耀炎正在发育不能累坏身体,也并没有反应。

        “呼~呼~呼~”药者杯中茶还没喝完,房间里边传来了耀炎睡着时沉重的呼吸声。

        “呵呵,小家伙不错嘛。抱着这么多东西竟然走了这么远?!币┱吆韧晔种胁璨痪锌艘幌?,然后又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呵!”

        药者沉呵一声,身体从半透明的灵魂状态瞬间变的实体化。旋即双手以极快的速度结印,手指一道道残影似乎实质一般出现在双手上,旋即再随后一个印戛然而止。整个过程几乎在一瞬间结束,就好像从始至终只结了最后一个印。

        “禁灵结界起?!?br />
        药者冷呵一声,灵魂力暴起将整个房间包裹。

        禁灵结界可以将结界内外的精神力完全隔绝,外面无法用精神力探测结界里面,里面也感知不到结外面。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法门。

        “小子,我们费尽心思将你召唤至整个世界,希望你不负重望来拯救这整个修仙界?!币┱哐沟妥约旱纳裟拍潘盗艘痪?。

        “九幽通天,地陷,天落!爆法霍乱,魔性,神心!乱世未平,逆天,改命!隐天命,创神迹!”

        药者口中轻声念着咒语,凝聚着灵魂力将手中印记缓缓指向耀炎的眉心。

        “呵!”

        又一声轻呵从药者口中发出,紧接着印记以极快的速度向耀炎的眉心射出一道黑线。持续了几息时间,黑色线慢慢变暗,然后只在耀炎的额头留下一个黑点。

        “隐!”

        药者又一声轻呵,随后,耀炎额头上的黑点逐渐淡化,最后消失。同时,药者的身体也逐渐透明起来。

        “呼~终于成了。小家伙,这是我们几个老头子专门为你创的隐命印,希望你能逃过他的卦,不让他发现你?!币┱咦匝宰杂锼低曛蟪废陆榻峤?,身形化作一缕青烟,钻入耀炎的精神海休息去了。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安静的夜晚,第二天耀炎在一片安宁中睁开模糊的双眼,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更清醒一些。起床之后换了一套衣服便要去洗漱吃早饭。刚一出门就看到了耀庭坐在庭院的角落的石凳上,面目一片凝重。

        “爷爷早上好,今天不忙了吗?您怎么来了?”耀炎漫步走上前给城主问好请安。

        耀庭从一沉思中缓过神看向耀炎,迟迟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凝重又增添了几分忧愁。

        “爷爷,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说出来吧,说不定我有解决的办法?!币卓闯鲆ビ行氖虏卦谛睦?br />
        “三年一度的家族测试你知道吧?”耀庭有些艰难的说出了第一句话。

        “是那个七岁以上不过真气九重就会从直系弟子除名分配到内门的吗?这怎么了?不是还有两年吗?”耀炎有些疑惑

        “对,就是这个。那群老不死的家伙想为他们的孙子争夺族长之位,趁我出城这几天将三年一度改成两年一度,正好明年你就成年,他们想早点除掉你,不给你寻找突破的机缘?;挂言诓馐陨厦挥型黄普嫫淖拥芡惩持鸪黾易??!币ニ档秸饫镆丫薜囊а狼谐?。

        “都怪我让爷爷费心了?!币子行┪?,虽然他并不想成为族长管理家族大小事,只想休闲自在的过完一生。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周游世界,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但这毕竟是爷爷的心愿,自己也不好自己说出口。

        “爷爷您放心吧,我已经找到方法突破了,而且......我是您孙子,如果连这个简单的测试都突破不了,那我岂不是太没用了?”耀炎本来想说而且我拜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师傅,后来想想还是不要说了,免得让耀庭发现师傅品行太差又合不来。

        “真的?那太好了。不管你最后提升到什么境界,一年之后的家族测试之后,爷爷一定动用城主的身份让你继续做直系子弟,动用一切资源助你修炼?!币ゾ仓嗷共煌瞧灰?。

        “爷爷,这些事您派人告诉我就行了,咋亲自跑一趟?”耀炎一边将耀庭往屋内引一边疑惑。平时耀庭政务繁忙,几乎所有事情都是派人通知耀炎。

        “今天就不坐了,我这一趟就是来给你送个好东西,你肯定喜欢?!?br />
        耀庭说着就从腰牌上镶嵌着收纳晶里召唤出一把银白色长剑。耀炎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把剑就是药者炼制最后拿到拍卖行里卖掉的那把,只不过多了一个镶满彩色宝石的剑鞘。

        “昨天晚上我刚回城,索拓尔拍卖场就派人送来紧急通知,说有一把比纯血晶炼制的灵器还要强悍万分的仙品佩剑拍卖。爷爷一直在忙,没时间陪你。耀辉和夕若都在在边疆守护着上羽帝国,你几乎一个人长大我一直感觉很亏待你,当时我就想把它买回来送给你?!币プ笫治战G?,右手微微用力拔出半截剑刃给耀炎看了一眼。接着将剑归鞘递向耀炎。

        “这柄剑特别锋利且有灵性,平时玩的时候小心点,千万不要靠近剑锋。就算手指没有碰到,但寒气也能伤到手指。这是索拓尔他们在野人山采摘药材的时候从一个山东里发现的,可能是渡劫期渡劫失败的大能生前的佩剑?!币ヒ槐咚底耪獗5睦蠢?,一边抱起耀炎。

        “谢谢爷爷?!闭馐且サ囊环菪囊?,耀炎没有拒绝。更何况以药者的实力,肯定能给耀庭最好的回报。

        “城主,我们该走了?!泵磐夂蜃诺幕の来叽俚?。

        “耀炎啊,爷爷走了,玩的时候注意安全?!币チ僮咔盎共煌V鲆滓环?。

        耀炎送爷爷走出庭院大门道完别之后,灵魂海传出了药者的声音。

        “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爷爷的,你家族的族长早晚是你的,而且离那一天不远了?!币┱哂镏匦某?,没有了之前的那份玩味。

        索拓尔拍卖行这边,雪姬和张鹤一早就起来了。

        “四叔,昨天那事怎么样了?”雪姬早就坐在会议室里等待着张鹤调查的结果。

        “城主府?!闭藕滓唤啪退党隼慈鲎?。

        “那,城主府有谁没有出现在其他地方?”雪姬继续问,话语中透漏出几分急切。

        “耀族所有内门和直系弟子中身高年龄的就一个人,但不可能是他?!闭藕兹粲兴?br />
        “你是说......耀炎?”雪姬沉默片刻,最后还是说出了一个名字。

        “对,族长的孙子——耀炎。虽然他三岁就有了真气,但三年内始终没有突破。昨日更不可能在护卫的杀气中如入无人之境。而且昨日那人的实力你也看到了,真气扫净茶几,一滴水都没留?!闭藕子行┎唤?,分析的同时在雪姬对面坐了下来。

        “可是,黑袍人到底是谁?那把剑一点磨损都没有,甚至血腥气息都探测不到一丝。一定是一把新剑,还没用过的新剑?!毖┘Х浅?隙ǖ乃党鲎约旱南敕?。

        “要么,就是他背后有一个强者,甚至一股势力在帮他?!闭藕姿党隽俗约旱牟孪?。

        “对,极有可能,昨日我听说耀族将三年一度的家族测试更改到两年一度。耀族中支持耀炎的一脉肯定会站出来帮助耀炎,背后隐藏的器师给他炼制了一柄上品灵剑。不过这也不合理,如果是这样,身为耀族族长的耀庭为什么还会出价买回那把剑?这样就白白亏损了一百五十万金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当时的架势不像是故意抬高价格?!毖┘б槐呒偕?,一边推翻自己的猜测。

        “要么就是耀族不知道的势力,要么就是黑袍者路过耀族,还有就是这是黑袍者的障眼法?!闭藕滓苍诟菅┘У纳柘胩岢鲎约旱穆呒?。

        “如果只是路过或者是黑袍者的障眼法,那,我们的线索全断了。只能一个一个试探满足条件的人。但会不会是城外的势力?只是来这里换点零钱出去潇洒潇洒?”雪姬揉了揉皎洁的额头,随后说出了自己的另一个猜想。

        “城门的护卫和我们的护卫都没有看到穿类似黑袍的人,城墙上有轮班守夜的护卫,并没发现有人爬墙走高。后来我又加派人手,确定黑袍人还在城内。现在到处都是我们的人,特别是城主府。只要黑袍人一出现,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闭藕姿底?,从面前的茶几上摸起茶壶,斟了杯茶一饮而尽。

        为了这件事,几乎整个索拓尔拍卖行都一夜没睡。要知道,几乎每个好点的灵器出现都会有人记载。像药者炼制的那柄长剑级别的更是少之又少,哪怕只是被一位识货的修仙者看到了,它的信息也会逐渐传遍整个修仙界。只是这柄灵器来的太突然,又太新了。他就像一个谜,无法让人不对其进行猜测,甚至对它的持有者感到着迷。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结束了两人的谈论。

        “进”张鹤随即应声。

        “张管事,黑袍人出现了?!币桓龌の滥Q娜丝觳阶吡私?。

        “终于出现了?!闭藕子行┘ざ?。

        “他说,他马上来我们拍卖行?!被の烙行┑ú木乃档??

        “你们被发现了?他还说什么?”张鹤有点意外,几乎全城都有他们的人,就算被发现了,也不会被看出了跟踪呀。

        “是,是的,我,我们,他,一出门就发现,了?!被の捞搅酥芎卓谥性鸸值挠锲?,吓得话都有些说不利索??杉绞闭藕锥运腔故茄侠髁艘恍?。

        “好好说话,我又不会吃了你,结巴什么?办事能力这么差,但还这么小,继续说!”张鹤听到护卫话都说不利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他,他还说,再发,发,发现有,有下次,就,就,就”护卫继续结巴着传达药者的话

        “就就就我去你的就”张鹤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一脚将护卫掀翻在地。

        “张鹤!住手!你这样,他更说不出来,你走出去,我来问,一会我叫你了,你再进来?!毖┘г谝部床幌氯チ?,这是张鹤第一次当着她的面打手下。

        按辈分,张鹤虽然是雪姬的四叔,但他们家族都是靠能力说话的。能力越强,越能带领家族走向辉煌,在家族中权利就越大。相反,能力越低,在家族中的地位就越卑微,权利自然更小。周鹤就是因为总是控制不住脾气,才被分配在苏达尔的这个分部拍卖行里。如果不是他二品药师和有一些处理事情的头脑,估计他已经被贬出家族了。

        “哼”周鹤瞪了地上的守卫一眼,转身走出会议室。

        “好了,他走了,你起来告诉我事情的经过?!毖┘Э聪蚴匚?br />
        “昨日我们按照张管事的吩咐,在城主府周围守了一夜。今天上午,黑袍人从城主的孙子耀炎私人院子的后门走了出来。我确定我们当时没有引起注意,所有人动都没动的站岗。然后黑袍人走往拍卖行走来,他拐弯之后我们才跟上的,而且我们都把气息封死了。我们只看了他一眼就被发现了,当时我们三个人瞬间被无形的力道领起来了,然后他说:‘回去告诉你们张管事,我马上就去拍卖行,下一次再让我发现他派人跟踪我,见一个杀一个?!缓蟀盐颐欠畔?,继续往这里走,现在已经快到了?!被の阑故怯行┖笈?,时不时的往门外看去。门没关,他知道张鹤就在门口听着。

        “嗯嗯,好的谢谢你,辛苦了。这些金币你们拿去喝茶?!彼底?,雪姬从项链上镶着的收纳晶中取出一枚金币放在了桌子上。

        “谢谢雪姬姐,还有什么事情吗?”护卫接过金币看向雪姬正要转身离去。

        “你先等一下,四叔进来吧!”雪姬望向门外。

        “事情我都知道了?!闭藕鬃呓棵趴聪蜓┘?br />
        “不是这件事,你不应该动手,先向这位护卫道歉,然后我们再谈其他的”雪姬看了一眼周鹤,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行行行,是我不对,不不该动手?!毖┘О凑兆骞婵墒撬纳纤?,而且他知道,雪姬做事都是三思后行。让他道歉肯定有足够的理由,所以也没多想。

        “不不不,张管事您言重了,您教育的对?!被の烙行┚?。

        “行了,走吧,这没你的事了,来,给你的,去带你们兄弟看看大夫?!彼底?,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金币丢向护卫。

        “谢谢,谢谢,谢谢张管事?!被の澜庸懒思干恢蠖崦哦?。

        “我让你道歉是为了你好,管理需要压迫,没错。但同时需要奖励和亲近,这样你们才能拥有更好的交流,你可以试试,说不定就有很大的收获。现在他们都怕你,以后他们就会躲你,甚至害你?!毖┘Э戳艘谎廴范殴厣狭?。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应该尝试一下??墒窍衷诟迷趺窗??”张鹤点头称是,随后问道。

        “你先去忙吧,让小周把他带到三楼会议室?!毖┘婵谟α艘痪?,她已经想到了对策。

        “老师,咱这样吓唬他不好吧?”耀炎进入拍卖门口,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一路上他一直回想着药者威胁护卫的一幕,还恐吓他们下一次把他们杀了。

        “这叫杀鸡儆猴,让拍卖行那些管事的都收敛点,你还太年轻了?!币┱咄哦排穆舫≈信穆籼ㄉ系囊桓錾唐酚行┳呱?,“耀炎,这块铁有古怪,我们去看一下吧?”

        “知道了老师”耀炎回应着走向二号拍卖场。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