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太宇神罡诀 第二章 供认不讳

    作者:凡尘道子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7-16 09:13:49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他们都说我是妖 紫微斗数之杀破狼 家国行 洪荒之青蛇成道 殇衣 荒天绝仙 太宇神罡诀 鲛灵 

        “啊……”

        王嫂惊叫一声,抱紧怀里的小丫紧闭双眼,不敢再看接下来的一幕。

        王海满心的内疚,眼看着林峰就要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力阻止。

        两名黑衣大汉都是嘴角上翘,一脸玩味的看着林峰,跟本不在乎林峰的死活,显然,类似眼前的场景,这两名大汉已经见过多次。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峰必死无疑的时候。

        林峰的身体陡然直挺挺的站起,以一个违反常理的动做侧身,轻松的躲开了王管家气势凶悍的一掌。

        同时,林峰向前跨出一步,抬起左拳狠砸王管家面门,王管家心中大惊,想要躲避,但根本来不及。

        林峰的速度太快,出拳的线路十分的诡异,跟本无法看清。

        下一刻,林峰的拳头犹如铁锤一般,狠狠砸在王管家满是惊恐神情的脸上。

        嘭的一声闷响,王管家的头颅,根本无法承受林峰全力的重击,直接爆开。

        脑浆与头骨碎块四射飞溅,连吭都没吭一声,无头尸体就瘫软倒地。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所有人,没人相信,刚刚还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转眼就变成了一名武林高手。

        更诡异的是,此时的林峰,双目只剩下了眼白,神色呆滞,犹如一具没有生机的尸体。

        “鬼……鬼啊?!?br />
        一名黑衣大汉首先反应过来,大喊一声转身就跑。

        另一名大汉也被这惨叫声惊醒,一脸见了鬼的神情紧随其后跑出院子,只是片刻功夫,就再也听不到两人的脚步声了。

        “林,林峰,你,你没事吧?”王海结结巴巴问道,他被眼前诡异的一幕惊的不轻。

        不知什么时候,林峰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他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无头尸体,显然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海用足了全身力气,缓慢爬起来,刚要开口说话。

        就听到林峰的喃喃自语声;“我杀人了?”

        见到林峰恢复了神智,王海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开口道;“林小兄弟,没想到你伸手这么好,要不是你在,我们一家就被这王管家给害了?!?br />
        听到王海的话,林峰不得不承认,是自己杀死了王管家。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思考了片刻,说道;

        “王管家这种仗着权势,欺压百姓的人早就该死,王海大哥,大嫂,这里不能住了,跑掉的两人很快就会带着官府的人来?!?br />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蓖鹾R涣衬诰挝实?。

        “王大哥不必担心,他们只知道我的名字,要抓到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br />
        “也只能如此了,丫他娘,赶紧收拾收拾,我们走?!蓖鹾5愕阃?,转身对着王嫂喊道。

        一会儿的功夫,王嫂就收拾好了东西,四人出了院门。

        “林小兄弟,大恩不言谢,保重?!蓖鹾1宰帕址迳钍┮焕裰V氐?。

        “王海大哥,若不是你,我根本活不到现在,你们一家多多保重!”

        林峰抱拳回礼,说完,他转身朝着家的方向快步走去。

        王海一家三人,看着林峰萧瑟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山林里,才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疾步而去。

        时间到了中午,林峰才走进一个小镇,此镇名叫三里铺,大概有四五白户人家。

        林峰一家,在小镇里经营一家小药铺,不说大富大贵,也算吃喝不愁。

        林峰走进一条不宽的街道,拐了两个弯,推门走进一家小院。

        “峰儿回来了,饭刚刚好,来,洗手吃饭了?!?br />
        随着一个甜美的声音消失,一位面带微笑的美妇,手里端着一盘精致的炒菜,从一间屋子内走出。

        美妇大概三十七八岁,发髻高高盘起,上面插有一只木簪。

        身穿灰色粗布衣裙,身财高挑匀称,五官清秀相貌端庄,这位美妇,就是林峰的母亲李雪梅。

        “娘,您进屋来?!绷址宓盗艘痪?,就缓步走进一间屋子。

        美妇发现林峰情绪有些低落,脸上笑容缓缓收敛,快步跟进屋内。

        屋子不大,两三丈见方,摆设很是简单,一张方桌,几把木椅。

        在一张木椅上,端坐着一位四十来岁,身穿黑色长衫的中年人。

        此人面色白皙眉清目秀,下颚留有三寸胡须,看上去,到有几分文人雅士的气质。

        此人正是林峰的父亲林正生

        “峰儿回来了,这几天出去采药,收获怎么样?!绷终址龊肭嵘实?。

        林峰没有回答林正生的问话,等到李雪梅走到近前后,林峰双膝跪地,对着二人重重扣了一头。

        林正生与李雪梅相互对视一眼,都是一脸茫然的神情,不知道林峰为何有如此举动。

        “峰儿,你这是怎么了?”林正生微皱眉沉声问道。

        “是啊,怎么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崩钛┟饭厍械奈实?。

        “爹,娘,孩儿不孝,我……我杀了人?!绷址逵淘チ艘幌?,还是道出实情。

        “???”李雪梅惊呼一声,面色陡然变得惨白。

        “峰儿,你说的是真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绷终泵ξ实?,满脸的不可置信。

        在林正生看来,从小性格乖巧懂事的林峰,怎么也不会干出杀人这种事情。

        林峰深吸一口气,将整件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此时,林正生与李雪梅二人均是面无血色,一脸错愕。

        从四十丈高度掉下山崖不死,又杀了一位武林高手,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这些事情会接连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

        屋子内寂静了很久。

        林正生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缓缓开口;“峰儿,为父不知道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你了杀人,这是事实,走,跟父亲去衙门自首?!?br />
        “不行!你不能带峰儿去自首,虽然峰儿不满十六岁,不至于被判死罪,但峰儿的大半生也只能在大牢里度过了?!崩钛┟芳泵ψ柚沟?。

        “雪梅,你糊涂,你想让他从此以后,过那朝不保夕提心吊胆的逃亡日子?!绷终浅獾?。

        听到此话,李雪梅也没了反驳的言语,她不得不承认,林正生说的都是事实。

        与其让林峰终日惶惶亡命天涯,还不如让他安心坐牢,若是自己想儿子了,还能到大牢里看望。

        想到这里,李雪梅也不再反对,只是轻声呜咽不断擦拭泪水。

        “我听爹的,请爹放心,我这就去自首,不用爹娘陪同?!彼低?,林峰对着二人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出了房间。

        林正生看着林峰出了院门,不禁长叹一声缓缓闭目,此时的林正生面容极为的憔悴,像是片刻的时间就老了几岁。

        李雪梅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再也控制不住焦虑道极点的情绪,大声痛哭起来。

        三里铺衙门内。

        林峰向两名衙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两人将林峰关入牢房,锁好牢门。

        “我们这就去禀告大人,由大人择日开庭审理你的案子?!?br />
        一名衙役放下一句话,就表情淡漠的离去,明显对林峰这种投案自首的事情,见过不止一次。

        牢房不大,还算干净,墙根处有一片床铺大小的草垫。

        林峰坐到草垫上双手抱膝,低着头,猜测着自己未来的牢狱生涯,到底会有多悲惨。

        “小伙子,别想不开?!币桓霾岳?,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林峰抬头,见到对面牢房的铁栏内,盘膝坐着一位老者。

        老者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像是有很久没有洗过澡,头发灰白满脸皱纹,看上去有六七十岁的样子。

        但老者的双眼黑白分明,目光深邃,好像一眼就能看透人心所想,与他邋邋遢遢的外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峰没有回答老头的问话,微微皱眉打量老人一会儿,便低下头继续想自己暗无天日的后半生。

        见到林峰没有回答问题,老人也没有不悦,继续问道;“杀人、抢劫,偷盗?!?br />
        林峰抬起头,看到了老头一脸三个答案,最少任选其一的表情,林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杀人?!?br />
        “嗯,倒是有些胆量?!?br />
        听到林峰回答了问题,老头微微闭上双目,好像在思索着什么重要的问题,再也不理会林峰,林峰也没有在意老头的古怪举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峰的牢房门被打开,一名面无表情的狱卒,将一个大碗放到地上,锁上牢门转身离去。

        林峰看了一眼地上的碗,碗里有一双竹筷,两个手掌大小,玉米面的饼子,还有半碗咸菜。

        “哎,不管怎么样,人也要吃饭?!毙睦锵胱?,林峰端起大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就这样,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几天,林峰除了吃,就是睡,当然了,他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而对面牢房里的老头,和林峰一样的度日,不过,他再也没与林峰说过话,好像当林峰是空气一样,跟本不存在。

        几天时间不言不语,林峰心里已经烦闷到了极点,刚想主动找老头说,话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一名衙役走到关押林峰的牢门前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叫林峰?!?br />
        “是我?!绷址宓阃酚κ?。

        “跟我走吧,今天开庭审理你的案子?!?br />
        衙役头前带路,林峰跟随其后,二人出了牢房,在衙门里拐了几个弯,两人就到了审理案子的正堂。

        堂内正中一把木椅上,坐着一名身穿官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

        正堂两边各站着三名衙役,几人都是面色严肃,目不斜视看向前方。

        “赵大人,犯人林峰带到?!?br />
        带着林峰来的衙役禀告完毕,站到一旁,听后指令。

        赵大人大有深意的扫了林峰一眼,淡漠的开口道;“林峰,你所供诉的犯罪经过,本官已经派人去查证,基本属实?!?br />
        “这是证人的证词,与死者的尸检情况,若无异议,你签字画押?!?br />
        赵大人说话的同时,一名衙役递给林峰一张一尺见方的黄纸。

        接过纸张,林峰大致看了看,上面对王管家尸体的描诉,与事实一样。

        证人的证词,就是那两名黑衣大汉,看到王管家被杀的经过,但对其三人,到王海家抢人的事情只字未提。

        不管怎么说,自己杀人已成事实,也不必再做无畏的辩解,林峰毫不犹豫,拇指沾了些朱砂,在纸张最下方的林峰二字上,按了一个清晰的红手印。

        赵大人看到林峰很痛快就签字画押,点了点头,起身清了清喉咙,高声道;“林峰,既然你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那本官就当堂宣判?!?/div>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