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狐狸笔记 第十六章 毁容

    作者:半根油条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7-17 02:44:02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寰宇之证 奇闻世界录 光芒的影子 浴天圣帝 人道称帝 一键升级系统 风雪九天 我真不是天纵奇才 

        “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敢公然表示要和你争角色?!迸峙朔吲慕槐居槔衷又局涝谧郎?。

        “制片方那边怎么说的?”沈安娜面色严峻的问。

        “我去过电话了,他们说女主角的第一选择还是你,只要你没什么问题,他们应该不会考虑别人的?!?br />
        “那样最好,不过你今天最好还是亲自去一趟,这个圈子里什么事都会发生,人们做事不是遵循道德,而是认钱不认人。别让煮熟的鸭子飞到别人的嘴里?!?br />
        “那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胖女人担心的问。

        “没事,我会给你电话的?!?br />
        嘟嘟!

        我在门外摁响了喇叭。胖女人撩开窗帘?!澳歉鲂∷净戳??!?br />
        “是吗?!?br />
        沈安娜和黑衣保镖一起上了车子,她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若无其事。

        “开车!”

        “还有一个人不等了吗?”

        “就我们两个?!?br />
        “哦?!?br />
        车子行驶在人迹罕至的江滨大道,望着远处弥漫着迷雾的江面,不觉心旷神怡。迎面驶来两辆黑色轿车,在前方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我用力摁着喇叭,“混蛋,哪有这样开车的?!蔽掖蜃欧较蚺套急溉乒?,侧面突然又冒出一辆大卡车死死挡住我的去路,我猛的踩下煞车,身体剧烈的前倾。

        “你没事吧?”我回头问沈安娜。她的脸色很难看,好象知道发生什么事一样叫着:“快,快开车!”

        “什么?”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呐,却见卡车上下来十来个搬运工打扮的人团团围住我的车,一个戴着帽子的家伙跑过来用手敲敲我的车窗。

        “沈安娜小姐……”

        “你……你们要干什么?”沈安娜惊恐的叫着。

        “你还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帽子冷笑着掏出一个瓶子和一把小刀,“现在你面临一个选择题。a,把这瓶硫酸牌护肤霜抹在脸上。b,用这把雕刻刀把你美丽的脸再细细雕琢一番。c,我这里有个电话,只要按下这个重拨键就能打到《貂禅与赵云》的制片人那里,而你只要冲里面说声我不想演就可以了?!?br />
        原来是威胁啊。我总算明白了。

        “啊……”我顺着声音回头,只见那个保镖痛苦的捂着流血的脑袋,可怜的家伙,一定是想反抗,人家有那么多人呀,真不会审时度势,果然是肌肉发达头脑简单!

        沈安娜极不情愿的接过电话:“……邓制片吗?我是沈安娜……对,这部戏我不想演了,实在抱歉……不,我只是太累了,想休息两个月……再见……”

        “很好!”帽子要回电话,“现在,我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说话向来不算数的?!?br />
        “什么意思?”

        帽子把后面人递来的橡胶手套戴上:“对不起了,我们也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摁住她!”他缓缓打开盛硫酸的瓶子……

        “卑鄙的家伙!”我突然嚷了起来,“我最最恨不守信用的人了……”啪!我感觉到额头有液体流动,顺流到嘴角,我用舌头舔了舔,稠稠的,好咸!应该不是鼻涕,因为从额头流下,难道是血?我转身,是刚才打晕保镖的那个家伙,手里一根很粗的木棒?;斓?!小人!居然搞背后偷袭,打我脑袋,这样很容易造成脑震荡的。天黑的好快,怎么都到睡觉时间了吗?我好困……扑。

        ***** ***** ***** ***** *****

        学校门口。

        “这东西管用吧?以前的那种没有了吗?”南宫博怀疑的望着手中的小药瓶。

        “当然管用,比以前的效果更好?!倍苑酱幽瞎┦掷锝庸话倏榍?,鬼鬼祟祟的走开了。

        放学铃响过后,小妹满面春风的从学校走了出来。

        “今天穿了裙子呀?!蹦瞎┬ψ哦岳?。

        “不好看吗?”

        “漂亮极了!只是印象中裙子和你的性格不合啊?!薄?br />
        “江暮云,去网吧玩一会吗?我们有四个人,加上你就可以和黄明中学的校队搞上几场比赛了,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一定要给他们点厉害瞧瞧?!?br />
        “没问题!”江暮云笑着说。

        “哎?那不是上次给你递纸条的女孩吗?她怎么和二年级那个大帅哥在一起,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呐?!?br />
        “谁?”

        “就在那?!彼匙磐е赶虻姆较?,江暮云看到了和南宫博在一起的小妹。是那个混蛋,他们怎么会在一起……他心里想着。

        “哦,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你们先去,我过会就赶来?!?br />
        “那快点啊,少了你这个优秀的狙击手可不成?!薄?br />
        “喂!南宫博!”江暮云走到他面前。

        “是你?”南宫博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在我拆穿你之前还是快走吧?!苯涸撇豢推乃?。

        “你……”

        “还不走?”

        “……算你行!”南宫博不甘心的走开了。

        “喂!你在做什么?”一直在一旁莫名其妙的历历叫了起来。

        “算了吧,你玩不过他的,小妹妹?!?br />
        “玩什么?”

        “没什么,我要走了?!苯涸坪芾涞牡敉纷呖?。

        “喂!请你把话说清楚再走?!崩贫簧岬淖妨斯?,“有件事我想说清楚,上次的情书不是我写给你的,是我一个好朋友让我转交给你,但是她忘记写自己名字了?!?br />
        “是这样吗?那就好?!苯涸萍绦咦?。

        “什么叫那就好??这是什么口气,难道说我配不上你吗?”历历生气的说。

        “总之,今天的事是为你好,你怎么想都行,反正我又不喜欢你,何必解释那么多?!?br />
        “谁稀罕你的喜欢,既然不喜欢我,干吗还要破坏别人的幸福!”

        “幸福?”江暮云停下脚步,“丫头,你知道什么叫幸福?身边挽着个帅哥就叫幸福?注视灵魂的冷静战胜不了沉醉外表的冲动,我们都是眼睛的奴隶,困惑于美丽的事物,左右着失常的判断,自以为是的幸福其实是种悲哀的盲目?!?br />
        “哎?”

        “算了,告诉你也无所谓?!苯涸七煅柿艘幌?,“一年前,我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她的样子很清纯,性格也很文静。我暗恋她很久也没有勇气表白,那时南宫博是一年级的新生,因为长的很帅,所以常常是全校女生议论的对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南宫博居然追到了她,他们成了情侣,经??梢钥吹搅饺顺鏊攵缘纳碛?,我很痛苦,但还是决心祝她幸福,可没过多久,他们就分手了,从那以后,我发现她时常在上课是一个人发呆默默流泪。我不愿意看到喜欢的人伤心,也不介意发生过的事,于是决定向她表白。她听了我的表白后当场哭了,她说对不起,说自己不是个好女孩,不值得我那么喜欢。我说没关系,我什么都不介意。她反问,如果她怀孕了呐。我当场怔住,嘴巴象中了魔咒一样说不出话来。一个月后,她就转校了。我想她是为了逃避,逃避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那年的校运会,我和南宫博在篮球决赛里因为一次小的身体接触就扭打在一起,我把对他的鄙视和仇恨都发泄在了拳头上?!?br />
        “你……说的都是真的?”历历惊讶的问。

        “随便你怎么认为?!苯涸萍绦蹩挪?。

        “应该没有骗人?!崩妨松先?,“因为你哭了?!?br />
        “胡说!”

        “真的,你的眼皮没夹住,都淌下来了?!?br />
        “那……那是迎风泪!”

        “现在一丝风都没有?!?br />
        “你烦不烦!”

        “要不要借你手帕呀?”

        “别缠着我!怎么会有你这种蜘蛛精一样的女人!”

        “我是狐狸精?!?br />
        “什么精都好,只要别再烦我!”

        “哭就哭了,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都说会哭的男人是好男人?!?br />
        “再跟着我就要非礼你了!”

        “你不会的?!?br />
        “这么相信我的人品?”

        “是怀疑你的能力?!?br />
        江暮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你看,刚说怀疑你的能力就摔倒,虚的很呐?!毙∶盟直吃诤竺?,弯下腰眨巴着俏皮的眼睛望着地上的江暮云,一头秀发象瀑布一样垂下来……

        ***** ***** ***** *****

        我仿佛在黑暗中听见救护车的声音,当自己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上了。

        我走下床,感觉有点头重脚轻,一照镜子,头上绕着一圈白纱布,活象个行将切腹的日本武士,好难看的打扮!这时从隔壁房间传来嘶心裂肺的声音:“放开我!让我去死!”……

        出什么事了?我决定去看看。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