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爱你眉目如画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甲等

    作者:都给朕退下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28 01:19:4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都市至尊战婿 盛世枭宠:穿越王妃超霸气 一夜贪欢之早安总裁 他从地狱里来 先生你的糖掉了 一夜情深:总裁的秘密甜妻 都市战神殿 农门小辣妻 

        “嗯?”百里婳微噎。

        “他带着一对乐师来的,还说……”百里徽言用怪异的目光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一眼,“苏无咎让他对你说的,昨晚实在抱歉,希望没有吓着你?!?br />
        百里徽言扬起一边的眉毛,“说,你们昨晚发生什么了?”

        场上的比赛还在继续,一时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百里婳对着百里徽言勾了勾手,百里徽言倾着身子支起耳朵,就听百里婳在他耳边压低的气音,一字一顿的说了三个字,“没——什——么?!?br />
        百里徽言顿时知道他被这个丫头戏耍了,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脑门,“行啊你,连三哥都敢糊弄了!”

        “第一局,请七公主上场?!蔽杼ㄉ系奶嘈际榉ň值谝痪直怀橹械娜搜?。

        百里徽言和百里婳皆是一愣,前者挑眉,“你今天的中奖率有点高啊?!?br />
        百里婳不置可否的一笑,“让三哥吃惊的还在后面呢?!彼婕雌鹕硐蛑屑涞奈杼ㄗ呷?。

        主持太监出的题目是,默写《诗经》里的《卷耳》。

        有人因为震惊开始窃窃私语,这首诗篇有不少复杂的生僻字,就算是让他们照着抄也不一定能抄的对,却要默写?而且还要看书法如何,顿时有不少人面露难色,暗暗祈祷抽到自己的题能简单一点。

        台上已经摆放着一椅一桌,桌上放着笔墨纸砚。

        百里婳走过去坐下,顿了顿才提起了笔。

        她握笔的姿势和宋睿如出一辙,带着一股沉静又从容的高深。

        台上的少女低头,默默的书写起来。

        台下看着她的眼光各异,大多数是看笑话的,虽然她在刚才的棋局上让人出乎意料了一把,可是让默写《诗经》里随便抽取的一首诗文,除非她能把整本《诗经》都背下来。

        这样的话,她又怎么可能是人们所传的废柴公主?

        正在大家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台上兀自传来少女清脆简短的声音,“好了?!?br />
        她的话让连站在她身边的太监也吓了一跳,赶忙低头看向桌面,白色的纸张上果然落满了颜筋柳骨、鸾漂凤泊的字迹。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太监不确定的检查了一下纸张,笔墨未干,确实是刚才新写的。他又照着书籍对照,一字不差。

        他将信将疑的将纸递给台下的小太监,小太监小跑着把百里婳所写的字递给了太子。

        百里子骞打开纸张看了一眼,目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面无表情的将纸折了回去,宣布道:“七皇妹默写的《卷耳》字倒是没有错,就是写的字体丑了些,还望日后多加精进?!?br />
        这时倒是没有了嘲笑声,她竟然能默写《诗经》里随意抽选的一首诗,显然并非胸无点墨,至于字体,对于这位七公主显然不能报太大的希望。

        “拿过来朕看看?!鄙砗筝肴淮吹统恋纳ひ?,百里子骞后背一僵,捏着纸张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双手递上。

        手上的纸被人抽走,百里子骞一时不敢抬头,静静的站着。

        “呵?!绷紊系娜诵α艘簧?,“这字哪里丑?”

        也没质问刚才百里子骞为何会说百里婳写的字丑,而是对着太监总管冯贵说:“宣布吧,七公主所写之字,甲等?!?br />
        冯贵弯腰是了一声,上前两步,大声宣布:“七公主所作之字,甲等?!?br />
        场上众人:“?。?!”

        他们没听错吧?

        陛下亲自认定甲等,那得写的多好?

        一时有人好奇这位公主的书法,看她的目光也从轻视变成了震惊和好奇。那道从台上走下来的纤瘦的影子吸引了不少神色各异的目光。

        百里子骞缓缓握住了拳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场上的宫都房,然后沉着目光移开了视线。

        宫鸾的视线一直追随着百里婳直至坐下,才收回视线低头抿了一口茶。

        台上的比赛还在继续,有出色的佼佼者,也有表现平平的平庸之辈。

        而十个人,甲等字的只有三个。

        第四场,画。

        百里婳本来已经做好了再次上台出丑的准备,结果这局竟然没有听到她的名字。

        她暗暗好笑,估计是想让她好好出一出丑的人因为她前两局的表现,以为她的画也做的好,索性不让她上台了。

        画的抽选人里又有楚酒欢,他一上台,其他人基本就只是陪衬了。

        他画的是一副山河图,锦绣山河,高山流水,风光旖旎,气概豪迈。

        就连百里诰也连连称赞。

        画局结束后中场休息的一炷香时间,然后开始最后的演出。

        舞。

        这局只限女子。

        第一位被抽中的是内阁学士的千金邢敏儿,她开头就为大家献上了一支难度极大的舞,惊鸿舞。

        诗云:“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耳时流盼,修据欲溯空,唯愁提不住,飞去逐惊鸿?!?br />
        可见此舞的难度与优美。

        音乐毕,舞毕。

        舞局,从开头,就被推上了高潮。

        人们还没从第一局回过神来,第二个人已经上场了。

        一身绿色衣裙的少女,一把木剑别在身后,飒然利落。

        显然,她要舞的是剑舞。

        女子很少有人学剑舞,大多以婉约娇柔为美,而剑本来是利器,与女子的温柔细腻不符。

        而这位与众不同的女子,正是之前和紫衣女子说话的少女。

        随着打令,少女的剑舞动起来,动作连绵不断,如长虹游龙,首尾相继,又如行云流水,均匀而有韧性,剑与穗刚柔相济,变化多端,使剑舞生色不少。她的舞姿潇洒英武,形式绚丽多彩,令人赏心悦目。

        百里婳拉了拉百里徽言的袖子,“三哥,我怎么觉得台上的女子老是朝着你看?”

        百里徽言难得的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听到百里婳的话,疑惑,“有吗?”

        百里婳再看回台上时,那女子已经表演完毕,正往台下走。

        紧接着,第三个人上台。

        一直到第九个,就当百里婳以为那些人决定放过她的时候,她的名字被叫响。

        啊啊啊??!她那惊世骇俗的舞??!她并不是很想跳啊啊啊??!

        舞局最后一位上台者,百里婳。

        百里婳上台前先提了一个要求,更换乐师。百里徽言给百里诰解释,说这些都是从百音坊请的乐师,百里诰愣了一下,看着台上的少女眼眸微微变了几分,点头同意。

        从后台换了衣服,一身短衣长裤的女子出现在了台上。

        百里子骞和宫鸾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再次看向台上。

        少女穿上黑色长裤,显得腿又长又直,这样一看,好像也没有多矮。上衣是红色圆领短衣,袖子收紧,让她看起来利落干练。

        她的一头头发解了发髻,改用墨色的丝带高高束起,更加彰显她小巧的脸颊精致不已。

        她站立的时候脚微微分开,两只手背在身后。

        哒哒哒。

        三个短暂的音节过后,律动带有动感的音乐猝然响起,不同于他们所听过的所有音调,富有极强的节奏感和动感,听的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再看台上的人,大开大合的动作总是出其不意,简直和此时的音乐融为一体。所有的动作干脆利落,还有几个动作大胆且妖娆,妩媚且又让人感到她冷傲的禁欲感。

        不过让人遗憾的是,这支舞并不像以往人们所跳那么长,再加上音乐的节奏又快,让人觉得还没才刚融入其中,就结束了。

        这让所有人意犹未尽,回味无穷。

        此舞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就连从未正眼看过她的楚酒欢,此时看台上的人也露出一丝还未退却的入迷。

        离宴国虽然民风开放,可是向这么大胆妖娆的舞蹈从来没有见过。

        百里婳先去后台换回衣服,然后回到了台上。

        这支舞显然引起了百里诰的兴趣,他问:“小七,你刚才跳的是什么舞???”

        百里婳福了一礼,才答:“此舞乃爵士舞。封官加爵的爵,士气的士?!?br />
        原来叫爵士舞,名字听起来还挺好听的。

        百里诰满意的点点头,又问:“是谁教你的?”

        百里婳怔了一下,咬了咬唇,说:“是三……三皇兄请的一位高人。那高人教完儿臣后便离开了?!?br />
        百里诰看向百里徽言,“你给她请的舞师?”

        百里徽言摸了摸鼻子,起身说:“儿臣前年去江南视察的时候救了一这位……女子,后来儿臣回京都后又遇到了她,说非要报答恩情,儿臣问她会什么,她说善舞,正好七妹在找舞师,儿臣便把她推荐给了七妹。就在昨天晚上,她说已经报完了恩,就此离开了?!?br />
        百里诰呵的笑了一声,不置可否,转头看向宫鸾,“皇后说要今天给小七物色一位未来郎君,现在可有中意的?”。

        宫鸾神色微顿,随即缓缓笑了,“七公主才艺出众,不负众望,实属难得?;槭律献匀徊豢汕崾恿?,依臣妾看……”她扫了一眼台下,“在场的公子哥臣妾认得的也不多,也不知家世如何,不如,从长计议吧?!?/div>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