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t彩票平台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gt彩票平台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gt彩票平台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内裤奇缘 正文 肛交的快感

    作者:风景画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16-01-11 16:03:1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一念之间 我不是一只猫 紫诏天音 说服灵魂 都市玉皇令 我在东南亚的日子 重生之大浪淘沙 英雄联盟之巅峰十年 

        佐藤检查简讯的时候,他刚从公司溜班出来,对於在公司混了几十年的他,对工作早已失去了热情,从小养成的客套礼仪早就让他厌烦,所以从老婆跟年轻小伙子跑了之后,他就有了买春的习惯。

        几年前他要买春,第一个想到的是隐私性高的酒店,享受那种在密处偷腥的快感,但数年来的经济不景气,打击的不只是他所在的公司,喜爱的酒店也应声倒闭,不然就是服务态度大不如前,纵使以他的地位,花这些小钱其实不算得什么。

        总之,从一开始偷偷摸摸的进各式各样的情色服务店,到现在可以进电话亭直接挑选女高中生援交,佐藤早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大家都这样做嘛」佐藤这样子想。

        不过今天的这个,似乎又让他燃起了一些偷情的乐趣,「活泼乖巧的女儿,需要爸爸的陪伴?!怪教跎鲜钦庋吹?。

        不知多久以前开始,佐藤开始特别喜欢找女高中生,并且在做爱时要求她们把他当做父亲。他发现这样禁忌的想法,总是让他能够更加兴奋,女儿们也说他在听到「爸爸」的称呼时,下边变得特别大,她们很喜欢那种突然之间被充满的感觉。

        佐藤到了约定的地方,这种事不知道做多少次了,佐藤竟然感觉到心中噗通扑通的跳,难道今天会遇到什么坏事吗唉应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最坏不过就是被单纯的学弟发现,这样也好,让他们了解大人们的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

        「嘟嘟」手机响起,「摸西摸西,是f桑吗」温柔俏丽的声音,看来今天是遇到好货了?!赴“∈?,是,你到了啊」佐藤特意压低声音,期待中带着兴奋。

        「嗯嗯,我在韩国料理店的前面了,有看到我了吗」

        「好好,我立刻就过去?!棺籼儆卸阍诎荡椿跎南肮?。

        只见到一个染了红发、衣着非常简单的女孩子,背着他在讲电话。

        「应该就是她了吧」佐藤心理在想。

        当他充满期待地过去拍她,准备享受一个浪漫夜晚的时候,回头的结果却让他震惊。

        「爱子」、「爸爸」

        「你怎么会在这边」

        佐藤不敢相信,那是他的亲生女儿爱子老婆跑了之后,女儿由他一个人照顾,但忙於工作的他,只是每个月定期汇款,让女儿独自生活,偶尔回到家,爱子也老早就睡了。

        有一次他周末特别回到家中要看看女儿的时候,才发现女儿老早就和同学去海边玩,三天之后才回来,佐藤免不了又大骂一顿。

        「跟别人到处乱跑,一点女孩子的自觉都没有」

        「爸爸没有资格管我」

        爱子跑掉之后,两人的关系落到冰点,有时爱子在家中消失几天,佐藤也完全不理,在他想法里面,事业是永远的第一,所有人包括女儿,都理所当然要配合他。

        「钱才是最重要的啊」佐藤对这个想法从来没有质疑过。

        在车上他始终不能明白,似乎他一直以来的想法背叛了他。

        「你为什么要学人家去援交」

        「要你管」

        「我不是每个月都给你很多钱了吗援交是下贱女孩做的事?!?br />
        「爸爸也一样,没有资格讲我」

        佐藤语塞了,他知道由他说这些话根本就是荒谬。

        「你,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不想你受伤害啊」

        「我到现在每一个客人都对我很好,用不着你来操心?!?br />
        的确,佐藤自己也不曾伤到任何一个女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爱子做这个很危险。

        两人无语了好一段时间,爱子看看这台宾士车,好像真的很高级的样子,爸爸应该是他认识的男人中最有钱的了吧为何自己还要去援交呢她自己也不知道,一开始是同学引诱。

        「爱子反正已经把处女献给学长了,从此以后就可以靠身体赚钱了?!勾舸舻牡谝淮卧?,回来之后面对空洞的房间,爱子忍不住放声大哭:「为什么都没有人陪我我好寂寞啊」

        从此之后,援交就成了一种习惯,一方面挑逗那些噁心的中年男子,对她们来说很有乐趣,又有钱拿,h的话也是很有快感。

        偶尔和男同学们打打闹闹,甚至也会上床,但是对爱子来说反而没啥乐趣:「还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他们反正满脑子都是精虫,陪他们玩玩也不会认真?!?br />
        很自然的,爱子在学校的名声就臭了起来。

        「她谁都可以上?!?br />
        「噁心的女人」

        流言蜚语并不能打击爱子的信心,男生依旧如苍蝇般绕在她的四周。

        「到最后胜利的还不是我,笨蛋」

        虽然有时她也会想要找一个真心的男友,但最后又是被她自己搞砸。

        「你为什么要跟我的好朋友上床」

        「要你管」

        渐渐的,爱子学会了孤立,高三时反而都一个人,连以往援交的朋友都找到了知心男友。

        「我不在乎」爱子还是坚持假装坚强。

        爱子的生活,变成早上在学校独来独往,晚上就不断的找男人睡,有时甚至一毛不收,七十几岁的老爷爷、比她还小的国中生,甚至女同志,都成了她的战利品。

        佐藤接到的那个贴纸,是他昨天早上才放上去的,这只是他十几个不同的贴纸之一。

        「看到这只手机响起,就知道是色情老头来了?!褂涤惺钢皇只陌诱饷聪?。只是她没想到,有一天陌生的父亲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她见面。

        「无所谓,反正还不是一样是色情老头?!拱酉铝司鲂?。

        「我饿了?!拱铀档?。

        「啊是吗那我们去前面那家西餐厅吃饭吧很高级的喔」

        佐藤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要强调它高级,这似乎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了,接到援交的女孩,带他们去吃饭、逛街,然后进旅馆。但似乎又有一点不对,对方不是自己的女儿吗何必要说这些呢

        进了餐厅的两人,很自然的找了一个隐秘的位子坐下。

        「请问两位要点些什么」

        爱子还在被这间西餐厅的高级感到吃惊,这确实是她来过最高级的餐厅。

        「啊我」爱子拿起菜单,竟然全部都是法文,这里不是日本吗她竟然对这些菜单上的菜一无所知。

        「bbb」父亲流利地讲着法文,她竟然一句都听不懂。

        一会儿服务生拿了一瓶红酒来,爱子虽然常跟有钱人吃饭,但是酒还是很不行。

        「怎么啦」佐藤倒了一杯给爱子,似乎假设她是一个喝酒的高手。

        「对方是爸爸耶,应该没有关系吧」爱子心里想。

        「啊,没事?!拱幽闷鹄?,大口的喝了下去。

        「好难喝」这是爱子对名酒的初体验。

        「哈哈哈酒不是这样喝的?!棺籼倌闷鸨?,左右摇晃了一下:「要让空气接触,然后味道才会出来?!棺籼侔驯泳俑?,放在灯下:「你看,是不是变得很好看」

        爱子望着酒杯,黄色的晕光透过红酒,照在爱子的脸上,杯里的酒色红红醇醇,像是一块水晶似的,看得人目眩神迷。

        「好像看起来真的又比较好喝了耶」爱子重新拿起酒杯,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吞了两口。

        「似乎真的变好喝了?!拱铀?。

        佐藤笑了起来,想着他不知道用这招骗过多少女孩子,没想到有一天会用到自己女儿身上。

        接下来的对话就变得轻松多了,爱子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天南地北了起来:「然后他就像是一头牛一样,哞男生真的好笨喔」爱子做出牛的动作。

        「哈哈哈是吗别对他们太严格了啊」

        一股清爽的空气弥漫在他们之间,纵使一旁的人侧目,他们浑然不觉地高声阔谈,像是真的父女一样。

        「我就给他一拳,上司有什么了不起的」

        h小说「好帅喔」

        佐藤看到爱子崇拜的眼神,觉得自己当父亲的尊严又回来了。

        在出门的路上,爱子已经挽着佐藤的手。

        「老师真的好讨厌喔常常都会针对我」

        「喔,是吗那就要像我一样,给他一拳喽」

        「嗯」爱子开开心心的点点头。

        「啊」

        「怎么啦」佐藤问「百货公司还有二十分钟就关门了?!?br />
        「啊啊那么明天再去吧」

        「不行不行,我想去看一个东西,陪我去好不好」说着爱子就死拉着佐藤,向百货公司跑去。

        「就是这个?!棺籼倥艿降氖焙?,已经气喘吁吁,究竟是不年轻了啊连个小女孩都跑不过。

        爱子望着橱柜里的蒂芬妮项炼,闪亮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是价格不斐的珍品。

        爱子睁大了眼睛,她几乎每一天都会来看一次这个项炼。

        「开什么玩笑」每一个男的几乎都这么说。

        爱子当然知道他们不会买给她,谁会为了一个高中女生,花掉将近一般上班族三倍的薪水来买这个呢

        「可是今天不同今天是爸爸啊」爱子这么想着。

        对佐藤来说,他虽然被项炼的价值吓倒,但对他来说,确实只是一笔小钱而已。

        「就当是我欠了她十年的生日礼物吧」

        「小姐,帮我包起来?!?br />
        「你要买给我」爱子虽然知道,但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谢谢爸爸」爱子抱了一个满怀,佐藤竟然害羞的像个小男生一样。

        爱子欢欢喜喜的抱着礼物,在佐藤的前面跳来逃去,在后面的佐藤想着似乎这十几年来的亏欠,在这一夜终於还清了一些。

        两人走到公园,爱子跑到一个暗处的椅子坐下,开始拆起礼物来。

        「喂喂回家再拆吧」重视礼仪的佐藤,感觉似乎被冒犯了。

        爱子没有理他,迅速地把盒子拆开,将项炼取出戴上。

        「爸爸,我漂不漂亮」

        佐藤一下被震住了,他被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所震惊,似乎他从来就没有看过这个女孩。如在吃着无趣的商业午餐时,看到一名充满幸福的、穿着婚纱的少女一样。

        「啊很漂亮」

        「谢谢爸爸」佐藤还来不及反应,爱子就已吻了上来,而且是嘴对嘴的热吻,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期待的吗佐藤想着竟然不知所措了起来。

        「死就死吧」佐藤开始紧紧抱住爱子,像情人一般向爱子索吻,爱子也感到自己身体热了起来,父亲的拥抱几乎让她窒息。

        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伙子,佐藤从嘴唇吻到胸部,名贵的蒂芬妮项炼被佐藤的口水沾湿,更显得光亮动人。

        「啊我们」佐藤的脸还埋在女儿胸前,抬头起来,看着爱子羞红的脸,望着旁边的汽车旅馆。

        佐藤做这种事不知道几百回了,投钱的时候竟然还会发抖,钱一直掉下来;爱子也羞得站到窗口,彷彿这样别人会以为他们来旅馆没干什么。

        两人进了房间,立刻就感受到淫糜的气氛,红心型的大床、偌大的镜子、若隐若现的浴室,似乎都在逼使进去的人做那一件事。

        「啊我先去洗澡」爱子放下包包,外套脱在椅子上,进了浴室。

        佐藤坐在床上,不一会儿,「哗啦哗啦」的沖水声就响了起来。水声让佐藤开始想一些事情,例如在电话中怎么没有认出女儿的声音,明天公司还要处理的事情。

        但是当他望着洗浴中的爱子时,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一个整个身躯都放出可爱气息的妙龄少女,在若隐若现中展露她的身躯,佐藤感到身体的一部份开始充血,他向浴室走了过去

        「爸爸」一如往常,男人走了进来。

        「女儿」一如往常,他看着沾满水滴的玉体。

        两人乾柴烈火地深吻,佐藤用最快的速度褪去了身上所有的束缚。

        两人倒在床上,佐藤想要脱下内裤,「我来脱」女儿贴心的要求着。

        内裤底下的野兽,如看到猎物一般冲了出来,差点打到爱子的头:「爸爸的好大」

        内裤没有脱到最底,爱子就忍不住吸了起来,熟练的技巧让佐藤像处男一样几乎要射了出来。爱子对爸爸的老二亲了又亲,好像蒂芬妮的项炼对她来说已经没有眼前丑恶的阳具来得贵重,爸爸那里的味道其实不重,反而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香气。

        「爱子」佐籐已经从震惊中回复,开始抚着女儿的头,一上一下的让她为自己服务。爱子一边吸着阳具,一边用手搓揉自己的阴户,不用说已经是完全氾滥了。

        就这样,父女两人,在汽车旅馆内发着淫乱的声音:「噗噗噗噗滋滋滋滋」爱子突然快速地揉着阴部,头也快速地上下移动,身体开始乱动。

        「嗯嗯嗯嗯」爱子吐出阳具,瘫软在床下,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佐藤也摊在床上,虽然没有射精,但过份的刺激让他几乎虚脱。

        爱子仍然亲吻着佐藤的脚,寻求任何一点她能得到的。

        「还好吧」佐藤注意到爱子的状况。

        「嗯」爱子勉强自己爬起来,走到她的皮包那边。

        包包里有润滑液和保险套,润滑液应该是用不到了,她把两个东西都拿了出来,保险套撕开,看着父亲的阳具,把塑胶套在上面,一下用嘴把它套进去。

        「啊啊爱子」虽然不想说,但是戴上套子感觉确实是差了很多。爱子似乎也感觉到这点,离开阳具后,她觉得嘴里还有讨厌的塑胶味。

        佐藤误以为爱子已经没有力气了,过去扶着她躺在床上,准备由他来进攻。

        正要把爱子脚扶起,要进去的时候,爱子说:「不要」手往套着套子的阳具伸去,佐藤以为她退缩了,但爱子却把老二的雨衣脱了下来:「想要爸爸

        全部的」

        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了这样的诱惑吧佐藤猛地插了进去,开始大起大落了起来。

        「好痛」爱子心里想??墒撬醯煤寐?,似乎痛楚才能够证明,她彻底的被这个男人征服。

        「爸爸的好大呜呜」

        佐藤也知道,之前的女孩也都有同样的抱怨,他试图轻一点。

        「我好喜欢爸爸快干我」

        想要温柔的想法立刻就崩溃了,男人如野兽般的撕裂他的猎物。爱子双脚夹着爸爸的身体,用力地让爸爸的阳具深入她的体内。

        温暖的阴户包着佐藤的分身,佐藤感到全身的细胞都张开了。他想着,原来这就是女儿的身体啊过了婴儿期之后,他就没有见过爱子全部的样子,原来爱子已经从小婴儿,变成一个可以享受高潮的女人了。爱子的乳头是这样茶色中带点粉红,嘴唇和他有点像,眼睛像他妈妈;腋下毛不多,身上带有一点青草的味道。

        爱子看着身上的父亲,也想着从小憎恨的父亲,原来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斑白的头发,和自己有点像的脸;突出的中年人小腹,手臂上已经出现许多老化的斑点,肉也是松松的有许多皱摺。其实这与许多干过她的中年男子没有很大的区别,但是父亲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古龙水香,是她在家里天天闻道的,这让她安心许多。

        突然之间,温暖的肉洞开始收缩,「啊啊啊啊啊」爱子达到了第二个高潮。

        佐藤知到女孩在高潮后需要休息,便放慢节奏等到女孩的身体不再抽动后拔出,「喔」的一声,爱子很不情愿地面对那种空虚。

        「休息一下吧」佐藤还是没有射出,多年的经验让他可以一战数回。

        「爸爸」

        「嗯怎么啦」

        爱子翻过身来,害羞的她头朝下,向父亲露出她的阴户和肛门:「爱子

        的那边还没有人来过,我想献给爸爸?!?br />
        佐藤嗅到一股变态的气息,女儿要将她后门的第一次献给父亲,原本有点软化的肉棒又再度坚挺了起来。

        说实在,佐藤并不是一个喜欢走后门的人,因为他觉得很髒,可是干女儿肛门的这个意念实在太强烈,让佐藤无法抗拒。

        佐藤将阴户上的淫水引到肛门上来,爱子对献出肛门的想像,还有敏感处传来的快感,让她不自禁地摇着屁股迎接着他。

        「爸爸要来喽」佐藤将龟头放在肛门口,试图挤进去。

        「啊好痛爸爸轻点」

        「喔,喔?!棺籼僦挥邢确牌?,用手指一根一根插入。

        「那边有润滑液」爱子指着桌上,佐藤拿起润滑液,倒在爱子肛门上,冰凉的感觉让爱子抖动了一下。

        佐藤是老手,他知道要让女孩子转移注意力,才能打开哪紧闭的门,所以他把阳具重新插入阴户,并用手指在肛门里按摩。

        「啊爸爸你好厉害,我的两边都被你插」

        佐藤几乎把整瓶润滑液倒尽,手指在肛门内恶作剧地往下戳,接触到薄膜另一边的阳具。

        「啊啊啊」爱子几乎无法思考,他无法想像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一个这么会玩弄女人的人,羞得她只能不断把头埋进枕头,阻止自己发出叫声。

        「啊」佐藤将手指抽出,他看到微开的菊花已经「扑通扑通」的流出透明的润滑液了,知道时机已经成熟。

        「这一次是真的了?!拱酉袷亲葡龇沙狄谎?,被架在空中,望着前面数丈的坠落。

        「啊」插入意外地没有想像中的痛苦,反而因为润滑过度,抽插比起阴户还要顺利。

        「好想便便」是爱子第一个感受。

        「一开始会想便便,后面就会很有快感喔」

        听到这句,爱子就好安心,觉得爸爸带她去哪里都很愿意。

        放松之下,爱子渐渐也开始体会肛交的快感。不同於阴户,肛门对他来说更有充实感,直肠的肉壁轻易地包住整支阴茎,肛门用力的时候也马上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

        佐藤不愧是老手,插入女儿肛门的时候,一只手顺便开始玩弄女儿的阴蒂,另一只手就不时搓揉女儿的乳头,或是放入女儿口中。

        爱子其实并不喜欢她自己下面的味道,但是口中的手指却让他一舔再舔,恨不得整只吃下去。

        佐藤看到回头看他的女儿,口中含着沾满淫水的手指,一面流下口水,感到无比的兴奋。

        「女儿是我的性奴隶?!拐飧鱿敕ㄈ米籼倜土Φ爻椴甯孛?,双手也快速地揉动阴蒂和抓爆女儿的乳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儿达到了第三次高潮,肛门一紧,佐藤也终於无法忍受,将所有的爱情射入女儿的直肠中。

        大战过后,两人都精疲力尽地趴在床上,不一会儿,比较快恢复的佐藤,抱着爱子进了浴室。全身都还很敏感的爱子受到水的沖洗,忍不住又抖动了起来,佐藤将她抱紧,爱子觉得有了依靠,才慢慢平复下来。

        两人在沖洗时只是拥抱,不断探索着对方身体的每一处,好似对方全身都是巧克力一样。阳具和阴户的高潮已经过去,温和的快感和暖暖的感觉绕着他们全身。

        回到床上,两人继续温柔地做爱,这一次两人的嘴唇没有离开过对方,似乎做爱的工具不是私处,而是两人的舌与唇。

        爱子看着床正上方的镜子,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妙龄少女,多么淫糜的画面啊这就是她献出保留了许久、要给她真正爱的人的后门的那个男人。她好爱他,她想。

        佐藤看着他,想着:我真的爱上自己的女儿了吗

        爱子把双手紧紧握着佐藤的双手,闭上眼睛久久吻着父亲,「管他那么多,我应该从来不在乎吧」佐藤也温柔地加以回应。

        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人仍肉连肉的躺在床上,彼此依恋不舍对方的温暖,直到佐藤接到电话,佐藤挂了电话,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走了。

        起身,互相帮对方把衣服穿上,佐藤掏了掏外套,很自然的把一个装满钱的信封给了爱子,爱子也很自然的点了点收进皮包。

        「我们俩是什么关系呢」爱子想?!讣热磺槿酥涞慕煌芄挥媒鹎春饬?,那父女关系又何尝不可呢」爱子这样说服自己。

        两人出门拿车,又恢复了正常父女一样的谈笑。

        「啊啊你等下要去跟同学游泳吗」

        「对啊,我要在今年夏天再瘦三公斤?!?br />
        「营养不良可是不好喔」

        「身材比较重要?!拱幼龀隼瞧さ亩?。

        两人笑成一团,似乎两人心意的相通,比一般父女还要亲暱。

        到了车上,佐藤说:「下周末我带你去游乐场吧」爱子高兴的说:「谢谢爸爸」

        佐藤想,也许这就是我理想中的父女关系吧

        全文完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obisayfasi.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gt彩票平台